返回上一页 SDR 登录

温铁军:从100美元颠覆苏联看人民币货币化与货币战争

【导读】人民币进国际货币储备篮子SDR两个月了,给国人带来了什么,国人在快乐之余还需要警惕什么?如何从人民利益角度解读...

徐洪才:SDR债券有利于投资者抵御人民币贬值风险

日前,世界银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首期特别提款权(SDR)计价债券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发行规模为5亿SDR(...

李巍:人民币崛起的国际制度基础

【内容提要】 2009年,人民币开启国际化进程,拉开了人民币崛起为一种国际主要货币的序幕,这被认为是21世纪继欧元诞生...

杨娉:人民币加入SDR:战略意义与未来展望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反映了以美元为主的国际货币体系存在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风险。即“特里芬难题”仍然存在,储备...

巴曙松:人民币在货币博弈变局中的新动力

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意味着当前金融市场发展开始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值得我们关注。从SDR权重和IMF份额的改变趋势...

沈明高:后SDR人民币国际化新局

今年人民币加入SDR并成为G3货币是大势所趋,也是全球政治再平衡的结果。IMF需要人民币以强化特别提款权篮子的代表性;...

Vincent Tsui:加入SDR将为中国带来多少外资?

中国货币获得储备货币地位,可能导致近3万亿美元被注入中国的债券和股票市常我们对这笔资金的可能来源进行了仔细的研究。 将...

张军:SDR与人民币的国际化

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进程已经开始,人民币进入SDR的篮子不能不说是一个象征,一个标志,也是一个期待。 SDR其实并不是...

高善文: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宜早不宜晚

提要:人民币加入SDR是人民币国际化、中国经济金融实力上升以及对国际金融影响力上升的标志性事件。人民币加入SDR与汇率...

久华:大国货币之路,人民币准备好了吗?

12月1日凌晨1点,IMF正式宣布人民币将于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货币篮子,权重为10.92%,超过日元、英镑...

李巍:金融“入世”

2015年11月1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个由技术专家领衔的工作组在经过了数个月的评估之后,决定赞成将人民币...

赵晓:从战术上重视人民币进入SDR,从战略上藐视人民币国际化

SDR不是货币,而是英文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的缩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分...

巩胜利: “12·1”的世界性盛世 震撼

【核心提示】:世界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盛世了。11月30日开会表决或12月1日公布,人民币进SDR成第5种国际货币,就...

央行:详解SDR背景审查和汇改问题

人民币加入SDR悬念落定!2015年11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董会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

赵亚赟:人民币加入SDR,会带来经济繁荣吗

人民币一波三折,终于被纳入了SDR。 很多人欣喜若狂,SDR是什么?纸黄金啊,以后咱人民币也成了国际储备货币,即便不能...

乔依德:人民币国际化的下一步

差不多在过去的一年中,关于人民币是否应该、是否能够进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国内外各种争论和猜疑不绝于耳。这些...

邵宇:人民币来了

北京时间2015年11月1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IM...

刘睿 刘鹏:人民币加入SDR是板上钉钉的事吗?

关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待中国加入特别提款权(SDR)的消息,让人脑袋都大了。 据媒体报道,8月4日,IMF...

易宪容:人民币为何要纳入SDR

最近,国际社会对人民币是否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简称SDR)货...

杨晗轶:索罗斯对世界局势的分析

无论政治领域还是金融领域,国际合作都在下降。自从冷战结束后,联合国从未解决过任何重大冲突;2009年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

巩胜利:建议“习奥会”就谈中国入SDR、TPP ......

【核心提示】:2015年,美国与中国、全球唯一超级大国与第二大经济体未来的走向来到历史必须选择的一个 十字路口 。除...

赵庆明:人民币国际化:不必太在意SDR

SDR日渐式微近期关于人民币今年是否纳入特别提款权(SDR)引发广泛了关注,应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SDR曾被寄予厚望...

陈雨露:人民币加入SDR究竟难在哪?

关于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我想谈几点看法。首先,从历史上看,特别提款权SDR本身就是国际...

沈建光:人民币迈向国际储备货币之路

今天我演讲的主题是:人民币迈向国际储备货币之路。我记得2009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讲到人民币国际化,我在201...

孙国峰:资本输出——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选择

2009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以来,人民币主要通过贸易渠道,以进口支付的形式对外输出,同时通过资本项目适度回流,总...

陈振荣:全球流动性发展的复杂趋势及应对策略

近年来,美国退出QE以及欧、英、日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引起了人们对全球流动性的高度关注。如何加强全球流动性管理,维护全...

周小川:今年最大金融改革,底牌被揭开

编辑留言:此文根据IMF网站披露的周小川行长英文讲话稿翻译,文章内容丰富而重要,涉及全球经济、中国经济政策、IMF的作...

朱海斌:人民币与SDR

中国希望推动人民币在2015年加入SDR货币篮子 人民币在国际资本交易中是否“可自由使用”是主要标准 中国计划加快推动...

鲁政委:强势人民币不利“平天下”

虽然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虽然美元已然进入长期升值周期,但人民币仍然保持不可思议的强势。2014年,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

沈建光:SDR开启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之路

■人民币今年加入SDR篮子的可能性超过50%。一旦成功,越来越多的国家或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无疑将提前实现人民币国际...

鲁政委:人民币的SDR“龙门”

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明显加速——与多国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促进人民币在跨境支付结算中的使用,推动境内主体在境外发行...

易纲:SDR改革设想

扩大SDR货币篮子有利于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使国际货币体系更具代表性,有利于促进全球增长、减少不平衡。人民币不急于加入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