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立法法 登录

王建学:授权地方改革试点决定应遵循比例原则

摘要: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授权地方改革试点决定应当遵循比例原则,防止对法治的常规性造成颠覆性例...

苗连营:立法法重心的位移:从权限划分到立法监督

【内容提要】 立法权限划分和立法监督机制是立法法中有着密切联系的两项重要内容。新修改的立法法试图通过对立法权限作出划分...

徐向华:国家治理现代化视角下的《立法法》修改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以下简称《立法法》)已施行14年有余。作为一部设定、规范立法体制和制度的重要法律,《立法法》...

郑毅:对新《立法法》地方立法权改革的冷思考

摘要:  2015年对《立法法》的修改,在相当程度上回应了目前地方法制建设的诸多需求,但也存在不尽人意之处...

范忠信:中国违宪审查与立法冲突解决机制

【摘要】我国的违宪审查制度,存在着许多缺陷。主要缺陷是没有违宪诉讼制度,没有对立法的正式违宪审查程序,审查权分散,以及...

田飞龙:法治国家进程中的政党法制建构

“打造制度之笼”的政治决断实际上全面吹响了建立以党章为核心的党内法规体系的制度化建设的号角。我们需要一个制度之笼,来把党...

朱景文:《立法法》:管立法的法

立法者必须注意“沉默的大多数”,他们没有通过媒体表达自己的意见的优势,但确确实实与立法的内容紧密相关。因此立法者不...

支振锋:立法资源不足的中国人大

《立法法》修正案通过了,包括税收法定和部分“法律”制定权回归人大等被赋予重大法治意义的修订,能否成为现实却还要看人大的...

叶竹盛:地方立法权扩张:谨防好事变坏事

立法法十五年来首次大修。修订之后,全国所有设区的城市都将拥有地方立法权,这意味着原来仅限于少数较大城市的立法权,将扩张...

钟丽娟:打造中国立法升级版

立法是国家的重要政治活动。立法法是规范立法的法,重要性仅次于宪法。我国《立法法》出台于2000年,15年来,《立法法》为...

支振锋:《立法法》修改如何才能破除权力任性

2015年3月15日约9:20分,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全体会议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

李敏:关于《立法法》新规“暂停法律适用条文”的理解和适用

2012年8月31日《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初次审议稿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立法权限”一节中增加一条规定,即“全国人...

林彦:法律询问答复制度的去留

作为一种特殊形式的法律解释,法律询问答复不但没能实现《立法法》制度创新的意图,反而在实践中面临诸多尴尬的制度瓶颈。全国人...

孙宪忠:立法法修正案(草案)修改建议

目前的“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在原法律94条的基础上提出很大幅度的修改,不但条文增加到105条,而且实质的制度比如对国务...

孟立联:立法法修改的意义

2015年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头一年。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起步之年修改立法法,看似一项简单的立法行动,但却包含了一系...

秦前红:立法法修改表征立法新常态

本年度全国人大例会专门将立法法修改纳入大会议程,并辟出专门时间供代表审议,此乃立法法颁行十五年来从来没有之事。过去即便...

刘松山:修改立法法的若干建议

  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五年立法规划和2014年立法计划,修改立法法已被纳入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法...

张春生 林彦:《立法法》修改前瞻

《交大法学》 张会长您好!感谢您接受访谈。我们《交大法学》计划在2014年第三期编辑一期有关《立法法》修改的特集。我们...

田飞龙:法治的时代精神

从宪法条文到时代精神再到生活传统,“法治”经由执政党的二次决断、国家的常规实践与民间社会的维权推进,将成为保护和扩展改革...

程雪阳:改革如何合法进行 ——写在立法法修改之际

  当下中国正处在一个大变革时代。中共新一届的领导人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去年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

王锴:《立法法》修改着力解决的根本问题

  2014年8月2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修正案(草案)》,这是该...

马岭:我国《立法法》对委员长会议职权的规定

摘 要:我国《立法法》赋予委员长会议有法律草案的提出权、对法律草案的决定提交权、对各专门委员会意见的协调权、公布法律草案...

周旺生:论立法法与它的历史环境

内容提要:立法法的有效实施卒赖人们的理解和接纳。然而立法法出台前后,人们对它的回应,褒贬迥异,驳杂纷纾这里有人们观察法律...

王建学:省级人大常委会法规审查要求权的规范建构

摘要:  立法法第99条第1款过于宏观和概括,需要基于宪法文本并使用比较解释方法进行价值溯源和内涵填充,以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