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杜润生 登录

智慧老人杜润生和他的门生

“农民利益代言人、农村改革参谋长”杜润生 101岁的杜润生如今住在北京医院的病房里,几乎没有了听力和视力,外人的探...

刘伯庸:“一片冰心在玉壶”

在我的文件夹里,至今珍藏着一张当年在九号院用的办公便笺,纸是二十多年前那种微微发黄的普通白纸。就在这张便笺纸上,有杜...

周其仁:他是很少的那种不被权力侵蚀的人

杜润生代表了一个传统,一个伟大又突出的传统。传统这个东西会传下去,是力量所在,这一点我觉得我看得很准。杜润生整个这一套...

周其仁 高渊:分享经济不亚于当年农村改革

很多事情,就是因为真实情况搞不清楚,高层再有勇气也难以拍板,或者拍了也落实不下去,所以要把情况弄清楚,再加上政治智慧和...

赵树凯:听杜润生谈:怎样做政策研究

本文结合作者本人在九号院的工作经历,试图梳理分析杜润生关于政策研究的精神追求、理念理论和方法原则。也许可以说,杜润生是在...

周其仁:杜老风范——一个受教后生的记忆

晚年杜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惟常怀其忧。忧些什么呢?他忧农村改革裹足不前,忧农民无从持续提高收入。他也忧进城留乡的农民权...

赵树凯:杜润生的工作方法可概括为五句话

  11月5日下午,在第六届财新峰会的“改革老人杜润生追思会”专场,杜润生多位亲属和门生故旧和亲人共聚一堂,...

黄小虎:怀念杜老

我们大力反腐,开展各种教育活动,目的只有一个:要让共产党的干部做官先做人,像杜老那样看淡个人的进退荣辱,胸中时刻装着老百...

华生:我们怎样读懂杜润生?

杜老属于真诚的理想主义追求者,早年为了改变黑暗的社会现实而投身革命,一辈子献身于人民特别是农民的解放和福祉,90年代以后...

李涛:我们何以承继杜润生先生的思想遗产

 “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先生于2015年10月9日晨溘然离世,享年102岁。社会舆论广泛追思并予以...

杜润生:中国农村改革过程

杜润生先生在建国之初就担任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秘书长兼国务院农林办公室副主任,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担任中共中央农村政策...

张晓波:杜润生的经济学思想与改革智慧

杜润生是中国农村改革最重要的推动者。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农村改革成功解决了中国的粮食问题,使几亿人脱贫,为随后中国经济的...

张帆:杜老与农村流通体制改革

杜润生先生仙逝,不生怀念,许多往事涌上心头。本文结合农村流通体制改革,对杜老的一些思想做一点学术探讨。 1982年,...

张焕平:送别杜润生:杜老和那些人们

【原编者注】作者系刘苏里夫人。 89年以前,杜老是忙人。那几年的农村改革,每一步都翻天,步步惊心。这些不用我...

马国川:百岁杜润生对中国未来的洞见与思考

2013年7月18日,被誉为“中国农村改革之父”的杜润生迎来了百岁生日。许多人都到北京医院去看望这位百岁人瑞,其中包括...

柳红:杜润生和脚踏实地的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

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时,2008年11月23日,首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奖给杜润生及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简称农发...

马国川:杜润生和中国农民的一个世纪

农民不富,中国不会富;农民受苦,中国就受苦;农民还是古代化,中国就不会现代化 “追溯中国农村改革和发展的历程,无论是在...

周其仁:没有比“杜润生的徒子徒孙”更高傲称号

周其仁说,在杜润生身边的日子,我们年轻人总有的毛舶像打铁淬火一样把杂质磨掉了。” 在北大,周其仁是曾被学生评选的“最受...

程雪阳:杜润生与中国农村改革的未竟事业

2015年的7月到10月,短短的三个月里,万里和杜润生这两位当代中国最著名的农村改革者就先后离开了人世。30年前意气...

文贯中:对杜润生的最好悼念是完成其未竟之愿

只要土地制度和户籍制度没有得到彻底的改革,农民作为一个群体其应有的公民权利未能实现,城乡收入差还在恶化,再加上农村累计高...

张英洪:向农民偿债:权利,还是权利——纪念杜润生先生

享有“中国农村改革之父”盛誉的杜润生老先生以102岁的高龄去世,引起了社会各界自发而真诚的哀悼和纪念。杜老官阶并不高,却...

朱玲:怀念杜老

2015年10月9日晨,获悉杜润生老人去世的消息。尽管意识到,杜老寿过百岁,已得福报。可我乍一听到消息,还是阵阵难过...

高王凌:杜润生是怎样指导我做调研的

噩耗从一早就不断传来,有学生关心他们的太师傅,有江湖上朋友问询追悼会消息,还有约稿的好几家…… 若论起我与杜润生杜老的...

周其仁:信息成本与制度变革——读《杜润生自述:中国农村体制变革重大

1997年周其仁陪同杜润生先生参观朗润园 《杜润生自述:中国农村体制变革重大决策记实》于2005年8月由人民出版社...

徐庆全:我眼中的杜润生

2003年7月18日,为庆贺杜润生老九十寿辰的“农村改革座谈会”在京西宾馆召开。杜老有一个答谢辞,他诙谐幽默的说:“我...

林珊珊、杜强:九号院的年轻人

“九号院的灵魂是杜润生,九号院的色彩是生龙活虎的年轻人”,九号院的开放、包容、平等,在王岐山和他的朋友们身上留下印记...

高王凌:杜润生与农村改革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对我来说还是一个“清史的时代”。整个九十年代,都与杜润生有着密切的关系,包括反思农村变革三十年,“反行...

张木生:智慧老人杜润生引领民主二三事

杜老总说他只是一个“符号”。参来悟去,这个“符号”乃真共产党之谓也,真假不可不察之谓也时间如白驹过隙,2008年7月18...

高昱:杜润生:一个符号的伟大

7月18日上午11点,北京人民大会堂宾馆多功能厅,一场主角缺席的生日宴会在这里举行。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

吴象:农村改革的“总参谋长”杜润生

杜润生,山西太谷人,出生于辛亥革命两年后的1913年。这位中国最资深的农村问题专家、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之一到7月就进100...

徐庆全:“三多三少”杜润生

2003年7月18日,为杜润生90大寿的“农村改革座谈会”在京召开。杜老有一个答谢辞,他诙谐幽默地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

谢志浩:仁者杜润生

2011年1月31日,笔者在题为《传奇梁漱溟》的讲座中,提及梁漱溟在1953年9月18日,说出工人和农民的待遇是“九天”...

伟大的创造——杜润生访谈录

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学的研究领域,到处是意识形态风险,充斥着政治性的论争,而杜润生“从不放弃原则,但更擅长于协调和妥...

蔡晓鹏:9号院往事:杜润生和中央一号文件

杜润生主掌九号院后,将主要工作方向集中于起草中共中央关于农村工作的1号文件。以建立起高屋建瓴、势如破竹的农村改革推进优势...

周其仁:追忆杜润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惟常怀其忧

杜老风范 杜老要是还在,当不会赞成我们为他而哭。十二年前他生日,当着战友、同事、部下和学生,老寿星开口第一句,抑扬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