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普选 登录

何帆:富国陷阱:发达国家为什么会撤掉梯子?

发达国家说的和做的为什么不一样? 自由贸易是好的,产权保护很重要,只有民主制度才能促进经济增长。这些理念已经变得几乎...

包刚升:普选权与英国民主化的完成

1832年选举改革之前,英国大致上是一种融合了立宪主义、法治传统、议会主权、代议制度、责任政府和政党政治的政治模式,但...

曹凯:从党内普选与分权到宪政民主——对中国渐进式民主化进程的思考

人们越来越关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这不仅是适应当今世界潮流的驱使,同时也是在目前国内各种矛盾、各种问题——如腐败、低效、...

孙成 邹平学:如何审视“831决定”的若干法律问题

【内容提要】 香港社会对“8•31决定”提出了诸多质疑,这与法制冲突中两地磨合的大环境以及香港政改争拗的小...

程雪阳:解决香港政改争议要回归基本法

在过去的数年间,围绕香港特首选举和“爱国爱港”问题,大陆与香港产生了许多争论,而且变得越来越棘手。中央政府认为“爱国爱...

林垚:从比较宪法角度勘破“实质提名权”迷思

一 在关於香港2017年特首普选的问题上,港府一直以“政改应在《基本法》框架下进行”为说辞,拒绝采纳民间提出的“...

黑白自在:香港普选黄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香港立法会今天以28票对8票否决了特区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这意味着,香港2017年特首普选彻底泡汤了,而且没人知道政改...

王光亚:把握机遇,勇于担当,做出推动香港民主发展的正确抉择

各位议员,上午好! 应行政长官梁振英先生和特区政府的邀请,今天,我和李飞、晓明主任来到深圳,与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一起,...

莫纪宏:香港特色普选对民主政治实践有新贡献

日前,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正式发表了《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公众咨询报告及方案》,2017年行政长官普寻五步曲”已经进入最为关键...

田飞龙:政改方案助推香港民主“普选之窗”

不排除因政改方案导致的香港温和理性之政治精英向中间线的聚集而出现“第三势力”的可能性。这一政治生态演变既是政改方案下的常...

阮炜:为什么要推行非普选民主?

民主就只是一人一票、全民大选,就是政党轮替、三权分立、弹劾总统,甚至就是自由地罢工罢课、上街游行、抗议示威吗?当然不...

田飞龙:循序渐进仍是香港政改主调

港独,还是忠诚,是对香港反对派政治上的生死考验。而香港政改之“循序渐进”的具体取向与节奏将直接取决于反对派的自我重建与更...

柯华庆:我们能不能搞普选制?

摘要:民主能力是民主权利的基石,发展中国家应该将主要精力放在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上,培育民众的民主能力,逐步扩展民众的...

闵良臣:那些孩子怕是永远都忘不了了

这几天见外面乱糟糟的,北国“寻衅滋事”不断,南国更是风云变幻,一边看着,一边苦笑,这可是那些孩子一生都不会忘记,或说...

杨恒均:百年中华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虽然各方对普选程序还...

刘山鹰:再谈香港普选“择一任命”

我在7月10日《联合早报》发表了《香港普选另一思路》,提出中央政府拥有“择一任命权”的主张。以此既容纳香港泛民派“公民...

刘山鹰:香港普选另一思路

  香港的普选问题现在陷入风潮之中,有70多万港人投票要求直接普选香港行政长官,并有继续要求港人 占中 的倡...

龚刃韧:香港特首普选的:国际比较:问题

  2014年7月9日,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香港政改必须遵循基本法》中有这样两段话:...

丁礼庭:析《一国两制在港实践》白皮书

析《一国两制在港实践》白皮书 在香港民众为2017年的全民普选争论和博弈的关键时刻,中国政府发表了《一国二制在港实践...

丁礼庭:再论香港2017全民普选

再论香港2017全民普选 前言: 我曾经于今年3月12届二会之际写过《也谈香港2017全民普逊的文章,主要观点是:掌...

丁礼庭:也谈香港2017全民普选

也谈香港2017全民普选 ——香港“一国两制”的贯彻关系到台海和平统一     在十八大和12届...

阮炜:不走形式普选的基层民主

  近年来,谈民主的人很多,也进行各式各样的民主设计,希冀用民主来解决中国一切问题,但民主的精髓不在说而在做...

李晓惠:香港普选保留功能组别的法理依据与可行模式研究

  摘要:  香港立法会实行普选后应否保留功能组别,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意见极为分歧。从理论层面讲清香...

郝建臻:港澳政治生态比较研究

摘要:  政治生态是一个地方政治生活现状、政治发展环境和政治发展趋势的统称。由于港澳两地思想意识、历史传统、...

刘乃强:中央是否真想落实香港真普选?

  在政改问题之上,反对派的基本立论点是中央并非真的要在香港落实普眩因此,香港不会有普选,即便有,也只会是 ...

陈弘毅:探讨特首普选的折衷方案,尽可能寻求最大共识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先生最近访港,在11月22日发表了重要讲话,重申及进一步阐释乔晓阳...

陈弘毅:香港特首普选问题的法律和政治考虑

最近,关于香港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讨论愈趋热烈,本文将就这个问题的若干法律和政治方面的考虑,提出笔者的愚见,...

闵良臣:应该告诉人民真相

提要:普选是什么,就是公开透明,就是公平公正。更重要的是,用托克维尔的话说,真正意义上的普选,“它什么也不破坏,就改变了...

王英津:“双普选”对香港政治发展的影响与应对

内容摘要:“双普驯是指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和立法会普眩行政长官普选可能带来行政长官候选人提名制度的改变、罢免行政长官...

吕一民:公民的加冕礼——近代法国是如何实现普选的

[内容简要]:选票箱面前的平等,是民主首要的条件,平等最基本的形式,权利最无可争辩的基矗此后普遍选举是整个政治制度不可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