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党史 登录

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向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工作报告

(2017年10月24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

罗伊梅德维杰夫:斯大林与《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

“共产主义的圣经” 世界上一切宗教都建立在自己的“圣书”基础之上,但它们并不是立即具有像《圣经》或者《可兰经》那样的形...

麦克法夸尔:我为什么研究文革

在中国革命历史上,1911年的辛亥革命是20世纪第一次伟大的革命。中国有一个趋向:大家没有认识到革命武装的重要。文化大革...

张永:湘鄂西苏区肃反研究

高度集中统一的严密组织是中共最重要的竞争优势。1930年后中共把工作重心从城市向农村转移,中央在1931年初六届四中全会...

曲青山:关于党史编写中表述使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提法的几个问

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是“文化大革命”的畸形产物,其形成、发展、灭亡有一个历史过程。这两个反革命集团,对我们党、国家和人...

杨宏雨:中共党史研究应如何规范——从“张冠毛戴”谈起

中国有个成语叫“张冠李戴”,意思是把姓张的帽子戴到姓李的头上,比喻认错了对象,弄错了归属。笔者近来因为教学需要,在查阅...

宋学勤:中共党史研究问题意识的三重维度

费弗尔曾说:“提出一个问题,确切地说来,是所有史学研究的开端和终结。没有问题,便没有史学。……在‘科学指导下的研究’这...

金冲及:胡乔木、胡绳怎样编撰中共党史?

  金冲及很少在媒体上露面,这次说是要谈中共党史研究的前辈学者胡乔木、胡绳,才答应接受采访。中共中央文献研究...

郑异凡:《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诞生记

斯大林重视意识形态,不过这意识形态是为他本人树碑立传的意识形态,是制造对他个人崇拜的意识形态,是为树他个人而不惜篡改...

沙健孙: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三件大事

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回顾党走过的光辉历程,我们深切怀念党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怀念他为党的事业所建立的不朽历史功...

二○一二年中共党史研究述评

2012年恰逢党的十八大召开、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和邓小平南方谈话20周年,经过广大党史工作者...

朱佳木:在新形势下坚持唯物史观对中共党史研究的指导

作为党员学者或党领导的研究机构的学者,无论任何时候都应当坚定地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自觉地以唯物史观这一党的指导思想的理...

程中原:破解中共党史上的五大“疑案”

□洛甫接替博古后的职务是不是总书记?□1936年鲁迅致党中央祝贺红军胜利的是“东征贺信”还是“长征贺电”?□邓小平怎样组...

郭道晖:不让党史泯灭

今年是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布30周年,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事业中一份有着重大意义的文件,涉及对“...

程中原:胡乔木对1982年宪法修改的六大贡献

摘要:作为宪法修改委员会秘书长,胡乔木协助主任委员和副主任委员完成了1982年宪法修改任务。他的主要贡献有:一、坚持把“...

杨奎松:“辉煌”莫建沙堆上

从没有想过会读金一南的书,因为我们的专业原本差别很大。他在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任职,从发表的文章看,主要做的是时政评论性质...

李乔:错误就是错误

现在不少文章在谈到解放以后我党所犯的一些“左”倾错误时,已悄悄地把“错误”二字换成“失误”二字了。比如谈到“大跃进”,谈...

李可玉:中共党史研究:迷雾渐开的九十年

从嘉兴南湖的濛濛烟雨中一路走来,到今天中国共产党已走了九十年。而关于中共党史的“研究”可以说从它诞生就开始了。举一个例...

杨奎松:党史研究应有更宽广的思维

官修和民间研究的互相促进 《南风窗》:作为一名历史学者和党史专家,您觉得中共党史研究的魅力在哪里? 杨奎松:生长在中国这...

杨奎松:不能以党史代替国史

《出版商务周报》写在前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的新纪元。神州大地从新民主主义进入社会主义,中国社会发生...

李寅初:“大跃进”究竟“饿”死了多少人?

12011年1月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写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以下简称《党史第二卷》)正式出...

林蕴晖:胡绳龚育之谈编写党史

胡绳,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历史学家;龚育之,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中共党史学家。当今中共党史和国史学界,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素养...

徐进:新《党史》突破了什么

《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在诸如高饶事件、1958年的炮击金门事件等一些问题上有所突破,但总体上还是维持了《关于建国以来...

马长虹:从细节读真切的党史

大而化之的党史似乎谁都能说上几句,但谈到细处,人们则往往语焉不详。然而,历史是由细节串成的,只有知道了细节,才算是知道了...

巩献田:坚决清除泼向中国共产党的这盆污水

近些年来,某些人打着所谓还原“历史真相”的旗号,迎合国际上帝国主义和国内外反动派的需要,杜撰所谓“改写”、“重写”甚至“...

刘建美:中共党史若干事件研究之新看法、新进展

近年来,随着大量史料的发掘和一些档案的解密,学界对中共党史上一些重要事件的研究取得了新的进展,提出了一些新看法。这里就民...

张启华 王全宝:《党史》二卷问世:对文化大革命要彻底否定

《党史》二卷问世:“成就写够,错误写透,评价公正”对于1948年至1978年期间中共所犯的错误,毛泽东是主要领导人,负有...

郭道晖:对“万岁”口号之我见

读了张素华先生的文章(以下简称“张文”),有几点看法,略述如下:一、我所撰《四千老干部……》一文中有关五一口号事,并非是...

张素华:毛泽东没有在“五一口号”中加写“毛主席万岁”

近日阅读《炎黄春秋》2010年第4期郭道晖先生《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草案)〉大讨论...

郭道晖:回应冯虞章的“挑战”

自《炎黄春秋》2010年第4期发表我撰写的《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草案)”大讨...

冯虞章 刘元亮:评郭道晖挑战党的历史问题决议的文章

一段时期来,从一些角落里冒出了一股新的反毛噪音。有海淀一个中学历史教师袁腾飞,在央视百家讲坛上对毛泽东、共产党、社会主义...

郭德宏:王明、博古比较论

在中共历史上,王明和博古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左”倾教条主义的两个代表人物,在抗战初期又同样犯了右倾错误。因此,往往把他...

郭德宏:王明与中共中央的特殊关系

王明作为1931年至1943年期间的中共中央领导人,与中共中央的关系是很特殊的,其地位和作用也是变化很大的。下面分段加以...

郭德宏:评中共历史上的“反党集团”

在中共历史上,曾经有无数人被打成大大小小的“反党集团”。这些人既有非共产党人,但更多的是共产党人;既有一般的干部、党员甚...

杨奎松:新起点上的建国史研究:国史不是党史

写在前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的新纪元。神州大地从新民主主义进入社会主义,中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

韩三洲:让灵魂颤栗的历史实录

2008年年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前副主任李新(1918--2004)的回忆录《流失的岁月》,几经周折,终于在内地一家出...

朱桂英:《革命年代》:真相的摆渡者

优秀的历史学家,总是对历史饱含深情与痴情,有些事不讲完,绝不会就此罢休。高华先生是他们中的一个。已被书写的中国近代史,断...

杨奎松:浅议中共党史研究的特殊性

我对创建中共党史学的提法始终存有疑义。中共党史研究属于历史研究的范畴,应当运用历史学的研究方法,遵循历史学的研究规范,这...

郭道晖: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

30年前,即1980年,在党内举行过一次四千高级干部对《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以下简称“历史决议”...

刘松福:集体领导如何演变为个人独断

1949年10月,中共在毛泽东的领导下,藉武力击败国民党,在中国大陆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取得胜利,无疑与毛通过“延...

杨奎松:共产国际为中共提供财政援助情况之考察

中共自成立之初就不能不依靠共产国际(实际上主要是从苏联)定期提供的经费援助开展活动,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30年代初中共建...

雷一宁:站起来吧!——读何方《党史笔记》的笔记

【在网上看到一个消息,说北京正在对中学语文教材大换血,要把《阿Q正传》、《记念六和珍君》等作品去掉,代之以金庸的武侠小说...

沈志华:提高党史研究水平的关键在于实话实说

(2000年12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共党史研究新世纪展望座谈会发言提纲)在中国的历史研究中,难度最大,危险最大的领域...

李国芳:进城初期中共对国民党员的认识与处理:以石家庄市为例

从二十世纪20年代初至40年代末,作为中国政治舞台上最重要的两大政党,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合作与对抗的过程几乎贯穿了这...

孔庆东:毛泽东与鲁迅眼中的一些革命老干部

7月24日,终于读完了何方的《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香港利文出版社),本来春天就应该读完的,因为出国耽搁了...

史华慈:德性的统治——文化大革命中领袖与党史的宏观透视

(萧延中 译) 孟得斯鸠说:“社会诞生时是共和国的首领在创设制度,此后便是由制度来塑造共和国的首领了。” 可以这样...

韩钢:中共历史研究的若干热点难点问题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些年来中共历史研究的动态。列了二十二个问题,实际上,这些也只是一鳞半爪,远不能反映研究动态的所有方...

韩钢:党史的写法——读《党史札记二集》

这个题目,是从葛兆光先生近著《思想史的写法》套用过来的。葛著讨论的并不是思想史的写作技巧,而是有关中国思想史或哲学史...

罗章龙:党史上的向忠发及其集团

向忠发为恶名昭著的“大人物”之一,此人作恶多端,厮养走卒,出降事敌,毁坏党与革命组织,破坏中国革命,种种罪行,指不胜屈...

韩钢:中共历史研究的若干难点热点问题(下)

“高饶事件”问题 “高饶事件”是中共执政以后党内高层第一次政治斗争,在当时和后来都发生过很大影响。中共中央对此事最...

韩钢:中共历史研究的若干难点热点问题(上)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共历史的研究大大地拓展了,对很多问题的研究比过去要深入得多。有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就是中共历...

王海光:胡耀邦与党内第一次集体反思“文革”的大讨论

1978年4月,在胡耀邦组织领导下,中央党校进行了一嘲三次路线斗争大讨论”。这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党内第一次集体反思...

辛逸:对党史研究客观性与学术性的思考

【摘要】对研究对象的好奇与敬畏,应是学术研究的基本态度和前提。历史学很难定义为一门科学。历史不是流水账而是一种知识,...

丁以德:1949—1950年政府在解决劳资冲突过程中的角色调整

1949年初到1950年上半年,各地出现了大量的劳资冲突。中共在调查情况后,从恢复生产角度出发,调整政策,协调劳资双...

钱钢:“红色词语”的勃兴和流变

“红辞年代”就某一类型语词的孕生方式、传播烈度和对社会发生的影响力而言,1956—1969年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年代。此之前...

张海鹏、龚云: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吗?

近些年学术理论界致力于批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从历史事实和理论逻辑上讲清楚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和表现,对于澄清迷雾,巩固...

二零一五年中共党史研究若干学术进展

回顾二0一五年的党史研究不难发现,本年度的研究在整体上延续以往党史研究回应社会关切、关注社会热点的学术传统。按照抗日战争...

金冲及:如何读懂“官修”党史?

党史然是科学。讲历史首先要有事实根据,你要有一个论点,得拿证据来。我和中宣部的领导同志也说过,宣传跟研究,是有联系、有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