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四人帮 登录

张根生:华国锋谈粉碎“四人帮”

1949年3月初,接到冀中区党委的通知:调我南下,立即到石家庄集中。当时中共中央华北局决定,以山西晋中区党委为主,组成...

曲青山:关于党史编写中表述使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提法的几个问

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是“文化大革命”的畸形产物,其形成、发展、灭亡有一个历史过程。这两个反革命集团,对我们党、国家和人...

罗韬:“言事两权分立”与四人帮的覆灭

编者按:近期播出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再现了1976-1984年间的若干重大历史事件。其中“粉碎‘四人帮’...

叶永烈:“四人帮”成员姚文元的后半生如何度过

1981年1月25日上午,庄严的时刻到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开庭,公审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十名主...

王永钦:“四人帮”组阁始末

1973年,中共十大之后,面对即将召开的四届人大,由谁来“组阁”?这是一个关系中国未来命运和前途的大问题。在四届人大召开...

韩钢:有关粉碎“四人帮”的史实和疑点

抓捕“四人帮”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高层权力更替,政治风险极大。笔者猜测,出于谨慎和保密,除了笔记、日记、字条之类的个人资料,...

刘自立:从“七人帮”到“四人帮”——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近读希罗多德《历史》(汉文新译本),所获多多。其书涉及,从人到神,从神谕到命运,从战争到和平,内容甚多,涵义甚大,不可一...

叶永烈:“四人帮集团”的最后时刻

1977年7月中旬,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通过了《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职务的决议》,邓小平重新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

李耐因:知情人披露新史料:审判“四人帮”的前前后后

导语:“四人帮”被判刑,到今年一月,已经整整二十年。它是法制的胜利,是正义战胜了邪恶。对“四人帮”审判一直为大家所瞩目,...

严如平:叶剑英如何从“四人帮”的“读书班”里捞出胡耀邦?

从左倾围剿中解救耀邦1941年延安整风时,叶剑英从重庆回到延安,担任中央军委参谋长,胡耀邦在军委总政治部任组织部长。在整...

韩钢:粉碎“四人帮”细节考证

粉碎“四人帮”已经过去35年。35年来,事情的真相和细节一直为人关注,为人乐道。当年惟妙惟肖的传说,后来变成绘声绘色的戏...

王海光 武力:伟大历史转折的伟大前提——粉碎“四人帮”的历史意义

现在,社会上有一股重新肯定和赞扬“文革”的错误思潮,有些言论公然赞扬江青、张春桥,这是违背党的《历史决议》的。这就不是历...

凌志军 马立诚:四人帮”垮台后中南海依然分裂

本文摘自《呼喊:当今中国的五种声音》,凌志军,马立诚著,人民日报出版社,2011.1 中国曾经怎样批判邓小平20世纪90...

程敏 建军:纪念粉碎“四人帮”35周年座谈综述

1976年10月6日,中共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为纪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2011年10月6日,叶剑英...

《中国改革》:纪念粉碎“四人帮”35周年座谈会发言摘要

35年前的10月6日,党中央毅然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史无前例的大灾难。这是全党、全军和全...

李海文: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前后

华国锋开始找人谈话1976年6月25日毛泽东病危后,华国锋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他知道...

郑酋午:从现在来看抓捕“四人帮”事件

今年10月6日是中国 抓捕“四人帮”三十五周年,官方刻意低调而民间积极评论。中共已故领导人叶剑英、李先念、胡耀邦等一批元...

叶选基:叶帅与粉碎“四人帮”

解决了“四人帮”,结束了旷日持久的“文化大革命”,人民群众自发地走上街头欢庆党的胜利,人民的胜利。我们这一代人亲历这一段...

马立诚:有人想为“四人帮”平反

近几年,北京“乌有之乡书吧”是一个很惹人注目的地方。自2003年9月成立以来,这里举办的讲座、出售的书刊,很有另类特色。...

粉碎“四人帮”——中共党史上的80件大事(63)

1976年3月下旬起,全国许多城市的群众利用清明节祭祖习俗,冲破“四人帮”的阻力,举行悼念周恩来的活动。北京群众自发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