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刘少奇 登录

爱德乐: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

【中译者按】 英国经济学家爱德乐(1909-1994)在文化革命后不久,于1981-82年撰写了一篇评述毛泽东、刘...

胡鹏池:另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

历史会不断地提问:毛泽东什么时候决定要打倒刘少奇? 对此,毛泽东自己早有回答。1970年12月18日他曾明确地告诉斯...

王玉强:刘少奇与新中国成立初期镇压反革命运动

1951年2月7日,刘少奇针对部分地区有镇反招致民主人士批评的顾虑指出:“在城市中的反革命亦应大杀几批,才能压下反革命...

王光美口述历史:追忆与刘少奇恋爱故事

我和少奇同志共同生活近20年。他的一言一行,音容笑貌,至今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我的房间里挂着他在办公室工作的照片。这...

邓力群:七千人大会到“西楼会议”

  少奇同志在中国党和中国革命的历史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所建立的功勋、体现的品德、留下的著作,应该列入我们的...

罗屿:刘少奇冤案中的伪证是如何炮制的?

2012年初,中共文献研究会刘少奇分会副会长、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二部原副主任黄峥的两本著作《刘少奇冤案始末》、《刘少...

方倚戈:刘少奇之死:谁之罪?

史料记载,公元1969年10月12日,一个叫刘卫黄的老人在河南开封去世,没有亲人陪伴,骨瘦如柴,头上蓬乱的白发有一尺...

夏新华 丁峰:刘少奇与苏联宪法的移植

  摘要:  新中国的宪政建设在发端之初就走上了移植外来法的道路,从宪法制定到宪政实践,均受到苏联...

张化:刘少奇的悲剧与悲剧中的刘少奇

“文化大革命”虽然是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却是经中央全会通过的一场政治运动。在其发动阶段,引人注意的是,1966年的五月...

易炼红:让群众路线这条“生命线”焕发更强生命力

  今年是刘少奇同志诞辰115周年。作为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刘少奇同志为民族独立、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所建立...

林小波:“四清”运动中的毛泽东与刘少奇

20世纪60年代,在中国大地上开展了一场以 反修防修反覆辟 为宗旨的政治运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场运动在农村被称...

刘爱琴:父亲刘少奇的最后岁月

1966年6月1日服上发表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2日,又公布了北京的一张大字报。一时浓云聚拢,电闪雷鸣,“文...

刘少奇:论口号的转变

在群众一切争斗中,口号的作用极大。它包括争斗中群众的要求和需要,它使群众的精神特别振作,特别一致,发生强有力的行动。因此...

黄钟:宪法视角下的毛泽东与刘少奇

在八二宪法中确立党在法下原则,是吸取了过去三十多年的历史教训。之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于党在法上,在政制上形成了一种阴阳...

萧象:刘少奇文革命运的悲剧性

刘少奇至迟不晚于1966年5月中旬,也就是中央讨论通过《五·一六通知》之时,就察觉到了毛泽东发动文革整肃自己的权力图谋,...

萧象:刘少奇是什么时候感到自己要挨整的

1970年12月毛泽东在回答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提问“你是什么时候明显地感到必须把刘少奇从政治上搞掉”时,明...

萧象:从分歧走向分裂——毛泽东倒刘之史迹考察

毛泽东打倒刘少奇,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共和国所发生的影响最为深远的重大事件之一。一直以来,围绕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到刘少奇...

吴过:共和国主席一家的沉沦

刘少奇痛苦不堪1966年10月9日至28日,毛泽东在北京召开了中央工作会议,各大区负责人、各省市自治区负责人、中央各部委...

孟昭庚:1949年,刘少奇的天津之行让工商界吃下定心丸

一在1949年3月5日至13日举行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向全党宣布:“从现在起,开始了由城市到乡村并由城市领导乡村...

凌志军:陈永贵的大寨“红色恐怖”:让一岁婴儿恨刘少奇

然而陈永贵是否真的相信这些政治的游戏,还是一个疑问。他和他的大寨这时候已经完全成为政治偶像。但是即使对他持有最强烈的批评...

杨奎松:六十年前“中国道路”夭折始末

刘少奇提出“中国道路”引发非议 1949年11月16日,新中国刚刚宣告诞生一个半月,就举办了一个国际会议,即世界工联亚洲...

储成仿:建国后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分歧与“文化大革命”的发动

从目前见诸书刊的材料看,建国后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分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问题上。根据其时间和程度的不同,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

黄章晋:刘少奇60年代沉浮往事

大跃进之后,刘少奇携王光美从绚丽的国际舞台回到国内,成为政治运动的主角,毛泽东则退居二线。但随着文革的到来,残酷的运动,...

阎秉华:章伯钧拒绝给刘少奇加罪

1967年初,章伯钧被民盟中央机关的“造反派”——“燎原队”囚禁在中院过厅东侧的一间空办公室,不许他出囚室自由活动,吃饭...

黄岭峻:刘少奇与大跃进

摘要:刘少奇积极参与了 大跃进 运动的决策与推动,除了在当时发明 公社 这一用词外,他还曾大力提倡大炼钢铁与供给制。随着...

杨恒均: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国家主席刘少奇在被批斗和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时候,想到了最有一根救命稻草,他用微弱的声音对审讯他的人说,我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

刘源、何家栋: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倒刘少奇

彭真、杨尚昆两位老叔叔都分别问过刘源:“毛主席为什么要搞‘文化大革命’?为什么要打倒你父亲?”。这正是刘源一直想问他们这...

黄家生:对《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一文的批评

《炎黄春秋》编辑部:贵刊2009年第11期署名顾英奇的《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一文,读后令人震惊。难以按捺,我们不得不将...

顾英奇: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

我从1953年11月调到中办警卫局保健处从事中央领导的保健工作,1957年撤销警卫局保健处,改为北京医院中南海保健组。但...

罗平汉:文革前毛泽东与刘少奇产生分歧始末

本书简介:作者对“大跃进”运动后中国面临的严重经济困难、中苏两党的冲突与摩擦、作为“文革”预演的“四清”运动在中共高层产...

阎长贵:对刘少奇的大批判是怎样发动的

文化大革命制造了无数冤案。冤狱遍国中。刘少奇被打倒并迫害致死是最大的冤案。说它“最大”,一方面因为刘少奇是开国元勋、在...

王友琴:刘少奇和文革暴力

刘少奇,1898年生,1966年文革开始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最高权力圈子中的第二号人物,1966...

姚力文 刘建平:新民主主义的命运和刘少奇的失败

一、同一个“新民主主义”,潜在的倾向性分歧新民主主义是中国革命胜利的旗帜。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建国思想,“新民主主义”...

胡锦涛:在纪念刘少奇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同志们,朋友们: 今天,我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在这里隆重集会,纪念敬爱的刘少奇同志诞辰110周年,深切缅怀他为民族独...

高华:毛泽东与1937年的刘、洛之争

1937年春,担任中共北方局书记的刘少奇两次上书洛甫,就l927年后中共的一系列重大政策问题系统地提出了自己不同于中共中...

叶铭葆:刘少奇谈政法工作和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

1962年初中央召开的七千人大会以后,各地各部门开始纠正1958年以来的“左”的错误。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央政法小组着手起...

叶铭葆:刘少奇对“闹事”问题上几种错误观点的批判

从新中国成立到1956年,我国逐步完成了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到1956年底的时候,剥削阶级作为...

单世联:安源三人行:一幅油画与一段历史

内容提要:本文以安源罢工为线索,简要评述李立三与毛泽东、刘少奇的个人渊源与政治关系,兼及工人运动在不同革命时期的不同地位...

王海光:刘少奇与四清运动

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以后,在全国城乡发动了一场普遍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当时中央具体指导“四清”运动的主要领导人刘少奇,既对它...

刘亚洲:“二把手”刘少奇

〖此文被访者是一位在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工作长达四十年之久的老同志〗 断代史不断。通史不通。史学家多半是第二流文学家,第三流...

申林:论毛泽东、刘少奇在57整风运动方式上的认识分歧

[摘要] 为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毛泽东和刘少奇都同意进行整风。但两人在整风方式上却存在着分歧:毛泽东主张全社会参与整...

刘少奇、王光美与群众运动:以四清为例(三)

注: ①曾昭宣:“刘少奇1961年湖南农村调查的重要意义”,原载《刘少奇和他的事业--研究选粹》,中央文献出版社,199...

刘少奇、王光美与群众运动:以四清为例(二)

刘少奇与毛泽东:两种群众观和两种群众运动方法 十九世纪末,法国社会学家加布里埃尔.塔尔德提出了“公众”与“人群”这一对二...

刘少奇、王光美与群众运动:以四清为例

在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历史中,群众运动对新中国具有特殊的意义。一段时间里,中国人把群众运动当成实现国家建设与社会变革的...

刘少奇:肃清关门主义与冒险主义

立三路线在各种基本的重要问题上被克服过来了。但立三路线之中的一个问题,至今还残留在党内,还没有被完全克服过来,那就是实际...

刘少奇:苏区阶级工会的会员成份

“建立阶级工会”这一口号,在各苏区都提出来了。但是执行这一口号,首先就要确定加入阶级工会的会员成份,必需是工会的组成分子...

刘少奇:怎样进行群众工作──给群众工作的同志们一封信

我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但是只有先锋队,是不能战斗的。必需组织无数千万的革命群众,在党的领导和指挥之下,才能战胜我们强有...

刘少奇:工人阶级在革命中的地位与职工运动方针

(一) 一年来,中国职工运动有极大之发展,尤其在“五卅”运动中,更有长足之进步。工人阶级在国民革命运动中,能领导一切民众...

刘少奇的两封检查

向南海卫东革命造反队的检查 刘少奇 (1967年4月14日) 南海卫东革命造反队的同志们: 你们一九六七年四月六日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