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乌坎事件 登录

张春贵:新媒体对群体性事件的影响及应对

(本文刊于《社会体制改革:理论与实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7月)【论文摘要】当代中国社会利益群体多元分化,利益...

党国英:是什么困扰着乌坎的民主步伐

乌坎村的民主政治为何这么艰难?民主只是支配公共事务的原则,一旦进入经营性领域,民主政治就不堪承载。土地产权理清了,乌坎村...

袁绍明:落实民主是摆脱执政危机的必由之路——对“乌坎事件”的反思

文章剖析了乌坎事件,指出我党出现执政危机的根本原因还是党和政府没有保护好群众利益、没有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没有做到公开透明...

李君如:民主政治扎实推进的10年——从乌坎事件看基层民主的迈进

2011年9月,广东省汕尾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的村民们来到陆丰市政府,反映土地侵占、村委换届选举不公等问题。后来,事态进一...

储成仿:乌坎事件的一个不容忽略的教训

每当一个社会政治事件发生过后,留给世人的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就是,思考这一社会政治事件带来的惨痛教训,其目的就是为我们后...

李君如:民主政治十年进程三大看点

从乌坎事件看基层民主的推进2011年9月21日,广东省汕尾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的上千名村民,喊着口号,拉着横幅,游行至陆丰...

刘建锋:乌坎密码

广东省陆丰市东海镇的万人大村乌坎村,在2011年9月21日和11月21日两次爆发数千人参与的上访游行,要求惩处以村支书薛...

张千帆:乌坎的启示

来到乌坎,见到好样的乌坎人,我心情很激动。今天路况不熟、交通不畅,从早上七点一刻出门,晚上七点三刻才到这里,本来准备...

沈士光:削弱村民自治的两种权力

有人说“乌坎事件”是一件坏事情,它引起了国内外的严重关注,损害了我国基层政府的形象;有人说“乌坎事件”是件好事情,它终于...

于建嵘:解决农村土地纠纷关键在于确权到民

随着国家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对土地的征用也变成一个普遍的现象。征地制度的改革,已经写入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之中,而对农村土...

戴维·皮林:中国不会推广乌坎经验

乌坎村的选举就好像公共汽车。眼巴巴等半天,最后一下子来三辆。上周,这个敢于抗争的广东渔村在喜庆的气氛中举行了投票,推...

方绍伟:“乌坎事件”的本质是什么?

广东省陆丰市乌坎村,原来隶属我的家乡汕头市,后改归汕尾市管辖。在近日发表的“土地为什么不能私有化?---中国地权的政...

祝华新:一周舆情:在民众心头填平“沟壑”铺设“绿道”

三亚:舆论应对不当的“次生灾害” 春节长假最后一天,海南三亚市猝不及防卷入一场网络舆论风暴。1月28日,网友罗迪在...

“乌坎转机”的时代意义和国家样本意义

【编者按】随着广东省委工作组的进驻,因土地纠纷引发的乌坎事件迎来转机。在过去三十年中国发展过程中“一手硬一手软”的手...

单仁平:外媒拔高乌坎选举很蹊跷

一些西方媒体提出乌坎的选举是否会在中国其他地方“点燃进一步的民主化”。这就更有意思了。如果所有村庄都这样公平地选举村...

王占阳:“乌坎转机”是我国村民自治建设的新曙光

乌坎事件的合理解决令人欣慰、令人振奋,更让人看到了中国宪政民主事业的新曙光,特别是看到了村民自治建设的新曙光。 一...

张海洋:“乌坎转型”对中国民族关系创新的启示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强调“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中国共产党始终是中华文化的传承者、弘扬者、倡导者、发...

仝志辉:乌坎事件中的道义政治

在对中国农民抗争的学术研究中,流行的是“维权模式”,认为农民是因为发生了合法利益受侵害,被迫或主动抗争,进一步地,有...

陶东风:乌坎事件与中国特色的维权

1、政治诉求和经济诉求的合一乌坎事件的最大特点之一,是村民的政治诉求(不承认非民选的村干部和村委会)和经济诉求(合理的土...

韦大林:从乌坎出发——中国第三次农村包围城市

中国是一个农业国,也是一个农民的国家,农村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农民的身份定位(“子民”、“臣民”还是“公民” )及其经济...

刘远举:乌坎模式——工具理性及逆淘汰

官方同意释放被捕村民,交还薛锦波遗体以及承认村民理事会的合法性,是乌坎事件向着缓和方向发展的转折点。虽然乌坎村民理事会本...

陈行之:乌坎的一大步,中国的一小步

1读者可能以为我把标题写错了,按照美国航天员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那句话的句式--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我应当...

赵俊臣:乌坎模式的意义:真正把农户土地产权还给农户

广东汕尾市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村民抗争事件震惊了国内外。事件起因是由于乌坎村村委会干部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村内土地卖给...

杜导斌:广东对乌坎事件的处理给全国提供了一个良好先例

见诸媒体的乌坎村民维权事件处理结果,可谓树立了一个利益均衡兼顾的先例。村民欣喜庆贺,广东省委受到舆论好评——国内赢得网民...

晨风:“维稳”的困境——牵一发而动全身

“乌坎事件”或许很快会画上一个句号。但是它将毫无疑问地在共和国的“共和”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事件的解决其实并没有“创新”...

李银河:从乌坎事件看维稳与民主

关注乌坎事件。我认为这是一个基层民主建设的标志性事件。看到裴宜理关于造反与革命的分析,觉得有些道理。每年数万起的群聚事件...

张媛:抛开对峙思维和普世价值:乌坎,一切才刚刚开始

乌坎为何敏感?不因其是群体性事件——每年因维权而起的群体性事件高达十万余起;不因其有警民对峙、流血冲突——意外事故总是...

朱智勇:乌坎:冲突背后的路径选择

乌坎事件正在徐徐落幕,但是那只是一个故事的结束。乌坎折射的中国现实矛盾与解决路径却凸显在时代的舞台上,乌坎事件只不过是又...

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12·18乌坎讲话实录

同志们:大家好!今天陆丰召开这么一个见面会,要我来跟大家见个面,讲一讲乌坎到底发生什么事。汕尾市委、市政府也包括上一级是...

笑蜀:乌坎是中国必须闯过去的一个坎

为民间维权、民间抗争脱罪,让民间维权、民间抗争常态化,并相应调整整个利益博弈机制,已经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关键,是必须要闯的...

张铁:“乌坎转机”提示我们什么

社会管理得好不好,不在于是否存在矛盾冲突,而在于能否很好地容纳和化解矛盾冲突。在法治这个核心原则之下,如何公正利益分配?...

原野:乌坎事件的起因、经过、现状以及特点

一、 事件起因乌坎村村委会将一块集体土地卖给开发商,几年来在当地居民不知情的情况下3200亩土地陆续被政府贩卖,卖地款项...

吴丽玮:乌坎村土地纠纷与宗族之争

无法忍受政府的拖延态度,乌坎村村民选择在两个月后第二次集体上访,这与他们近20年的长久忍耐形成鲜明对比。20年间,村民始...

广东省委副书记谈群体事件:要为底层民众着想

广东省群众工作经验交流会昨召开 省委副书记、省社工委主任朱明国指出群众利益无小事设身处地为底层群众着想 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