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资中筠 登录

无边落木萧萧下——悼念清华乐友胡亚东

惊闻胡亚东走了!感到莫名的凄然、怅然。 胡亚东是卓有成就的化学家,曾任中科院化学所所长、中国化学学会理事长。毕业于清华...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实业家

中国在超过一个半世纪艰苦探索的现代化道路上,曾经出现过一大批实业家,对民族振兴、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功不可没,却不大进入...

五四新文化运动与今天的争论

年年谈五四,只此一点就说明其在历史上的重要性。对于五四精神有两种侧重点,一是“爱国”运动,一是“新文化”运动。本文要讲...

谈大学“评估”

由于一家大学领导对一位教育部考察组的秘书敬礼有加,并与之合影,惹得网上又热闹一阵,甚至出现“合影门”事件之说。文章做在...

由宋朝汪藻文章想起大学生辩论竞赛

病中闲翻钱基博著《中国文学史》,见宋朝有一汪藻(字彦章),是四六骈文大家。文章上承苏、欧,集宋人四六体之大成,书中称他...

我的音乐故乡是天津

很高兴,这次在天津跟大家见面。承蒙天泽书店邀请,来跟大家讲一讲我在天津的音乐生活。 由于在各个城市到处走,我基本上没有...

一定要“团圆”到皇帝身边吗?

看了一个关于纪晓岚的电视剧。本来,对这类号称历史性的电视剧不必认真对待,因为“戏说”已经成风,明知许多都是胡编乱造。有...

世界与中国都面临转折

现在放眼全球我们这个世界很不太平,这里也发生危机那里也发生暴力,好像硝烟不断,到底应该怎么样去看这个问题呢?或者我们的...

看西南联大驳斥教育部训令反思当下大学

近年来听说过不止一次,有大学生向当局举报老师授课内容之事,有的是公开,有的是“告密”。山东某资深教师因校外群氓鼓噪而遭...

特殊年代的童趣几则

我曾写《钢琴与政治》一文,略述自己几十年来与钢琴分分合合的经历莫不与政治形势有关,说明在那个年代“你不问政治,政治要来...

君王杀人知多少——从“以人为本”角度看历史

我最近一次重读汉史约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心情极度郁闷之时,当时印象特别深的是两汉大臣得善终的不多。看完“热播剧”的《...

国家兴亡,匹夫无责——顾炎武原意

顾炎武的名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长期流传,“天下”被改成了“国家”。这不是顾炎武的本意,而且正好相反,顾炎武的原...

谈谈爱国

大家好。我先抱歉,我知道一席一般都是站着讲的,可是一个人站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扶手,我不太可能,所以我就要求坐着讲,请大家...

诺贝尔文学奖有世界意义吗?

自然科学成果没有民族性,可以有世界性的绝对标准和公认的权威,而文学要定于一尊,难矣哉!诺贝尔文学奖基本是西方中心的产物,...

不该被遗忘的晚清历史人物袁昶

袁昶何许人也,当代人除史学界外,可能知者不多。他是庚子事变时,由于力谏朝廷不可纵容义和团滥杀洋人与外国开衅,而被处死的...

德国法西斯的历史教训与启蒙的重要性

严格说来,法西斯主义源于意大利,德国希特勒应该是“纳粹”,但是现在一般人心目中对“法西斯”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观念,运用比...

为什么周有光一再强调要从世界看中国

首先我要声明,我不敢谬托知己,因为我跟周老认识很晚,是在他一百零六岁的时候。我很荣幸,由于他看了我的书,想见我,通过他...

中文是一种文化底蕴

我之所以被邀请到这里来讲话,可能是因为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中国人应该首先学好中文》。那是2008年,为了迎奥运,媒体...

学校培养趋炎附势的精神是最大失败

“我上学时教育界没有那么势利” 今天和大家一起讨论,因为很多人都觉得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我最近碰到郑也夫先生...

从文化制度看当代中国的启蒙

5月15日,资中筠先生应杭州“通衡论坛”之邀,讲了“从文化制度看当代中国的启蒙”,并同与会者互动。关于这个话题,已发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