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赵越胜 登录

正因体会到恐惧,我们才奋起争取光亮

《燃灯者》(增补版) 赵越胜  著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6年4月1日 ...

永恒的困惑——读《六人》

八五年深冬的一个夜晚,我在医院守候刚从死神手中夺回生命的父亲。窗外北风狂嚣,挟裹着死的漆黑,窗内灯光明亮,洋溢着生的...

纯洁的自杀——读《白轮船》

“好了,我们就此分手,你去活,我去死,何者为佳,只有神知道。” 苏格拉底 小孩继续向前走去。走到河边,迈步跨进了水...

走向无压抑文明——读《爱欲与文明》

精神,世上唯一天生的漂泊者,却总期望着家园。它在土地上漫游,寻找通向家园的道路。 偶尔,它仿佛找到了家园,却与旧门庐...

渎神与缺席 ——评张志扬新作《幽僻处可有人行?》

【编者按】本文系学者、作家赵越胜为学者张志扬新作《幽僻处可有人行?》所写评论,该书即将由世纪文景出版。赵越胜现居法国,...

与胡文辉先生书

胡文辉先生足下:蒙友人赐寄大作《作为回忆文本的〈燃灯者〉》(《南方周末》2012.3.22),读毕感慨系之。不才去国多年...

忆宾雁

宾雁,你已离开我们独自远行。时隔多日,我却依然沉默。去年为你八十华诞,苏炜来电话邀我写点什么。我答应了,但坐在桌前,却茫...

带泪的微笑

建英, 我们刚从林茨回到巴黎,听了竞马在林茨歌剧院演唱《微笑的国土》。心情兴奋,感想良多,不敢藏美于私,故静夜援笔,描摹...

好声音,真正的 Bel Canto

每年入夏,法国各地的艺术节便纷纷出台,世界一流的艺术家几乎都要在此登台献艺,一时间吒紫嫣红,精彩纷呈。此刻把海明威对巴黎...

聊与梅花分夜永

(《读书》2010年9期)辅成先生诞于辛亥革命那年,依中国的传统算法,今年是先生的百年诞辰。先生二○○九年五月二十二日驾...

辅成先生

美德都是庄严宏大的。庄严,在实质上与慷慨一致,在形式上与勇敢一致。——托马斯·阿奎那我受教于辅成先生始自一九七五年底。当...

圣殿在静穆中屹立(下)

建英: 还记得我们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研读汉斯利克的《论音乐的美》吗?你颇喜他的形式主义立场,我却坚信作曲家的活动必再现某...

圣殿在静穆中屹立(上)

建英:晓玫在香榭丽舍剧院开音乐会了,这是我们一直期盼的。这些年来,我们眼见她在寂寞中持守自己的音乐理念和演奏风格,欣慰之...

若有人兮山之阿(下)

建英: 春天来了,岸柳微吐鹅黄,晓雾中已见灰鹤戏水。但春温不临笔端,论及顾圣婴的毁灭,常掷笔徘徊。陈寅恪先生以为,笔涉人...

若有人兮山之阿(上)

建英: 今年是肖邦诞辰二百周年,音乐界的“肖邦年”。我会去拉雪兹神父公墓肖邦墓前,为你,当然也为我们这些热爱肖邦的人献上...

骊歌清酒忆旧时

一 那是七二年暮春的五月,街头正弥漫着槐花的清香。我刚从怀柔山中回京轮休,就接到了萍萍的电话,说有个人挺有意思,你来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