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赵树凯 登录

家庭承包制政策过程再探讨

农业家庭承包制决策过程历时三年,是农村改革最艰难、最关键的阶段。1982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标志政策争执落幕。在确立...

走近1978年高考

我参加了那场高考, 成为1978级学生。 那是一场改变命运的考试。若干年后全班聚会, 有同学感叹,那种改变命运的感觉...

走进九号院

今年,是1978级学生入学四十年,毕业三十六年,很多同年都在作文纪念。大学毕业以来,经历了很多事情。在我看来,已经走过的...

“弱村”禁牧记

编者按:“底层研究”需要调研,承接《底层研究之于中国》一文对研究方法论的提出,作者继以一系列实际案例反映出研究发现的...

一号文件与九号院困境

随着1985年粮食生产锐减,农民收入下降,九号院和农村改革面临着社会上、领导层中的质疑声音。经历一番曲折,1986年出台...

“底层研究”之于中国

编者按:底层研究兴起于上世纪70、80年代的印度史研究,确立了一种批判精英主义、强调“自主的”底层意识的历史观,近年...

九号院里的勤勉学者

编者按:四十年如一日,朝夕不倦。持续之勤勉,是常人难以望其项背的治学品质。四十年如一日,矢志不渝。农民之关怀,是写在...

九号院里的“农研中心”——九号院里的机构改革故事之二

农研中心内部设有三个实体部门:办公室、资料室和联络室,其自身定位是:“通过提供资料,组织调研,组织参加国内国际相关会议,...

九号院里的“农研室”——九号院里的机构改革故事之一

1982年4月国家农委撤销,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和中国农村发展研究中心成立。新机构通常称为“农研室”和“农研中心”,...

农民流动三十年

编者按:2008年,农村改革三十年之际,作者记录了对农民流动的观察和思考。三十年来,政府政策对农民流动问题经过了“不...

当代中国农民身份问题的思考

编者按:《诗经》有言“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中国的农民正在走出旧体制给予他们的身份歧视和限制,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农赵树...

华国锋与九号院的“建立”

这里所谓九号院“建立”,是在国家机关的意义上,即成立了九号院里的中央农村工作机构。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第一...

理解农村治理冲突

进入新世纪十多年来,中国农村的发展形势良好。农民收入快速增长,公共物品供给快速增加,农民生活显著改善。但是,从治理的...

制度安排应当追随农民的脚步

改革的过程是重新作出制度安排的过程。就农村改革而言,首先面临的一个方法论原则问题是:作出制度安排的基本依据是什么?当然...

关于小岗村,你可能不知道的故事

小岗故事考究 作为农村改革的象征,小岗村故事充满魅力。四十年之后,这个故事的里程碑光芒依然那么耀眼。但是...

小岗故事考究

小岗村故事的时间点之所以值得考究,是因为这些时间点展示了一个小村的秘密举动如何演化为一个重大的政治性议题,从而引发覆盖全...

九号院的“前台”岁月

1982年夏天,我刚进九号院,被分配在秘书处。 秘书处里岗位有多种,我在值班室。很难一句话说清楚我的工作内容,尤其对...

胡耀邦与“包产到户”理论突破

胡耀邦在包产到户高层决策过程中贡献巨大,集中表现在两个关键环节。1980年7月,在理论纷争陷入胶着状态时,他最早阐述包产...

“大包干”政策过程:从“一刀切”到“切三刀”

农业大包干的政策过程,是农村改革最艰难、最关键的阶段,历时三年。1982年1月中央一号文件标志着这场政策争执落幕。不同意...

胡耀邦与“包产到户”政策突破

一九七零年代末和八零年代初,农村改革一马当先,核心是包产到户的政策突破。包产到户政策的突破过程主要有两次。在这个不寻常的...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