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张曙光(北师大) 登录

张曙光:天下之辨:谁之天下?何以为公?——中国历史上“天下为公”的观念及其现代效应

今天,要让传统的天下观尤其是“天下为公”的理念发挥积极的合理的作用,就要结合中国历史上的两大矛盾——“舟水”和“夏夷”,...

张曙光:自我与他者,天下与世界

提要:传统的天下虽无“边界”但有“边疆”,也就是有“中心”与“边缘”的区分,并且,我们今天己知,人类能够生活的同一个...

张曙光:价值与文明重建的思想任务(2)

  思考重建价值与文明,应当基于一种什么样的思想方法和理论框架? 如所周知,在近代中国的历史变迁中所形成的“...

张曙光:“中”“西”“马”对话

由于“全球化”与“地方性”的相互转化这一时代大背景和中国自身的文化与体制方面的原因,也出现了更为复杂的矛盾和问题。为了正...

张曙光:中国人的家国情怀与天下意识

  核心提示 中国人一方面有家国情怀,另一方面有天下意识。 我们中国人可以把三教并带相交,体现了我们中国人...

张曙光:“矛盾”的观点与“差异”的观点——以“差异互动”的思想方式看待现代社会

我们生活在其中的当下中国大陆,是一个左冲右突、阴阳失调、新旧杂陈、乍暖还寒、希望与失望并存的社会。假定除了难以割舍的利...

张曙光:何为思想及思想的世界

  人为什么需要并且产生思想 为什么需要并产生思想,并且今天我们特别强调思想的重要性?苏格拉底有一句名言,“...

张曙光:何谓“文化主体性”?

近几年,在中国朝野各方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国学热持续不减的氛围下,许多学者高调提出中国文化主体性,以及中国学术主体性的...

张曙光:命与道:哲学在中国何为(3)

  中国被拖入现代世界历史,如果以鸦片战争为标志,至今已有170余年。回顾这一曲折艰难的历程,我们自然可以事...

张曙光:命与道:哲学在中国何为(2)

  现在要集中说一下“命”与“道”了。 金岳霖先生有一句很著名的话:任何哲学都有自己崇高的范畴,中国哲学最崇...

张曙光:命与道:哲学在中国何为(1)

...

张曙光:读布罗代尔,看近代社会(之三)

布罗代尔的《15—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第三卷的标题为《世界的时间》,这一卷是在前两卷的基础上,论述世...

张曙光:读布罗代尔,看近代社会(之二)

布罗代尔的《15—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第二卷的标题为《形形色色的交换》,重点论述人类的经济活动及历...

张曙光:读布罗代尔,看近代社会(之一)

一 费尔南·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1902年—1985年),是法国年鉴学派第二代的代表人物。他出...

张曙光:梦:一个哲学的思考

以下这篇文章是10年前几位朋友聊天的产物,发表在2004年第1期的《学术研究》上。今天,人人都在说“梦”,说“中国梦”...

张曙光:清明思亲,兼论生死

  清明到了,天阴着,下着小雨。 前天夜里做了个梦,梦中一条裤腿着了火,母亲过来说,那是想回去了,意即我想回...

张曙光:“领导真的没把我当外人”

  我和立群已经17年没见过面了,看到他做青歌赛的评委,知道他在北京,就想与他见一面,叙叙旧,请他吃顿饭。但...

张曙光:全球化:现代性的扩张及其界限

全球化正在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对于这个事实,人们所持的立场和态度却大相径庭。本文认为,全球化其实提供了一个研究现...

张曙光:中国需要三个相互关联的符号

在今天的中国,“马克思”和“孔夫子”无疑是两个最大的符号。官方和许多人希望这两个符号和平共处、各尽其能,共同创建大陆的...

张曙光:从说真话开始走出“危机政治”

我之所以肯定这次三中全会,除了全会公报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将市场经济的作用由“基幢提升为“决定”、对公有经济与非公...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