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野夫 登录

中年身世似逃禅

01 岁暮天寒,一个人郁郁独行,忽然与中年狭路相逢。 彼此冷冷打量一番,各自倒抽一口寒气。也许久厌兵戈,一时英雄气短,...

文革中的底层之恶

外婆吊脚楼里的童年               ...

90年代我的北漂岁月

1995年夏天我出狱后,就把母亲从山里接到武汉来养老。那时一个刚坐过牢出来的人,只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巨变,整个国家...

记忆中的花园

在一本有关占星术的书上,我找到关于我的星座的几句话——每一个巨蟹座的人都有着月亮的疯狂。他知道某个密林的深处,在一片...

隐忍的年代隐忍的爱

一 一辆老旧的大巴士从蜿蜒山路缓慢驶来,停靠在我们今生的河岸。这样的穿越,把我们带入了上一个世纪。那时的河水还很清亮...

人民生活

壹 我真正像人民一样,混迹于大理古城人民路之时,那已经是2006年的10月。 那时的人民路,似乎还很萧索。多数的瓦顶...

钓鱼之术

以竹为竿,以丝为纶,垂以钓饵,这样的钓鱼之术,在中国确是古已有之。《诗》曰:「其钓维何?维鲂及魣?」显然钓者的最初目的...

在路上

法国有一个学者写过一本书,叫做《无所在的故事》。他把人的生活状态分为两种,一种是“有所在”,一种是“无所在”。 什么叫...

申根随想录

  一 一道细流,从法国东北部孚日山脉肇源,西北流经卢森堡之时,俨然已是一条可以行船水运的大河。就是这条一脉...

乱世游击

(一)母亲在世时,曾经跟我说过,她在云南有个堂兄。母亲堂兄的儿子,我们叫作表哥。大姐见过其中的二表哥,经常给我说起:说是...

讲故事的手艺人

一童年时,曾经跟着父亲在一个煤矿,晃荡过不少日子。那时国家正在动乱,煤矿一边批斗我父亲,一边仍然还是在产煤。运煤的矿车像...

《1980年代的爱情》(连载)

我想纪念20世纪--唯一一个美好的年代。那段时光留在每个过来人心底里的,是久禁复苏的浪漫人性和绝美的纯情。我们那时在初初...

江湖——中国民间社会的传承(上)

编者按:著名作家野夫著有《父亲的战争》、《江上的母亲》、《乡关何处》等作品,2012年散文集《乡关何处》荣登2012中国...

每天擦亮的记忆与忏悔

雪漫科隆,我再度来到这个莱茵河边的古老城市。二战后曾经的满目疮痍,早已为今日之和平市井取代。嶙峋的大教堂,晚祷的钟声依旧...

散材毛喻原

一人,究竟要怎样地活过平生,才算不负我材?每每夜黑酒深之际,扪心自问,甚感困惑。纵观前史或转顾周边,总有人殷勤早慧,自来...

废墟上的民主梦——基层政权赈灾重建的追踪观察与忧思

因媒体多言悲情故事,名流好发“含泪”辞章;更有无良文吏在代鬼称谢。然而大地人心的疮痍却依旧醒目;灾区官民的危机和困境,实...

每一代都有渴望正义的梦想

野夫又名土家野夫,本名郑世平,1962年生于湖北恩施。中国自由作家,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论文、剧本等100多...

敢有歌吟动地哀——《血的神话》序四

我与谭合成先生相识有年,彼时,他和我都是流落京城的书商,他湖南我湖北,上古都算楚人。虽然因于朋友的绍介生意而杯酒订交,但...

我对熊召政的继续质疑

一自《是非恩仇二十年》发出以来,除开收到无数声援之外,我还接到了两位朋友的斡旋电话——邀约我和熊召政相聚释疑握手言欢。其...

是非恩仇二十年:熊召政和我必须面对的末日审判

一再过一个月,就是二十年。二十年了,我的孩子已经开始四处求职;而熊召政的儿子则早已移民加拿大——我们看来确实老了,老得都...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