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许章润 登录

立法非同治学

通常所谓“立法者”,至少含括世俗与超越两重含义。阁下就学上痒,有志未来成为“立法者”,可谓心胸辽阔,志向宏博,未曾辜...

保守一徹,自信作

此次访日,专程驱车静冈,观摩参议员竞眩整个下午,跟随一位参议员扫街拜票的车队,其行随行,其止即止。非他,目睹其过程,...

阅读法学经典的五重进境

我从没受过史学训练,研究领域亦非法律史,更不是中国法制史。所以,来给研修中国法制史和西方法律史的同学们讲授这方面的专...

两个表述,一点心意

晚近百多年间,中国文明遭受西洋强势文明的侵凌,不仅原有的典章文物悉数惨遭涂炭,而且,全民汉语水准的普遍下降,接受高等教育...

华人与狗,还是华人与狗

1899年,清祚光绪二十五年,内藤湖南33岁,正当豪壮。九月五日放舟神户,逆浪西行,五天后,初秋薄暮,在山东芝罘即今之...

东方的英国,以及爱国

据说,曾几何时,日本自认为“东方的英国”。明治初年,福泽谕吉以英国绅士为典范,创设庆应大学,以作育“独立自尊”之才。此...

茶酸,尿酸,心理酸

看完《大卫·休谟传》,始知哲人曾经两度谋求教职,居然名落孙山,而平庸之辈榜上有名,春风得意。一是1744年夏,母校爱丁...

那些不嫌脏的人

鲁萨洛夫是个虚构的人物,出现在索尔仁尼琴的《癌症楼》里。小说,讲故事,陈年旧账发生在半个多世纪前的异国他乡。可一卷读毕...

我拒绝与这个时代和解

曾几何时,年龄与学生相仿。有的同学齿德稍长,社会阅历更多。在师生分际的有限礼仪之下,彼此实际分享的是兄弟情谊,张口喊...

“双元革命”与现代世界体系

作为枢纽文明的中华文明体与政治体的现代成长,已然并必将进一步深刻影响这一世界体系进程。鉴于现代文明已呈老相,而赓续延绵,...

心智与心性

经年磨砺,总会发现,抛开善恶,人性其实包含二柄,一为心智,一为心性。它们总绾分疏,同源异流,象殊理同,体用不二,在此冥...

经典:文本及其解读

我从没受过史学训练,研究领域亦非法律史,更不是中国法制史。所以,来给研修中国法制史和西方法律史的同学们讲授这方面的专题...

任剑涛 如何看待汉语语言的更新?

本文转自微信号“闲谈新知”。 语言需要经历一次革命 任剑涛(著名学者、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语言当然是文明文化发...

谵妄、绞刑架与“人为的辩证法”

一种邪恶居然纵横半个地球,将多半数人类裹挟进残酷的试炼,让他们几代人饱受摧残和奴役,在战战兢兢中任随生命流逝。可它同样是...

违千夫之诺诺,做一士之谔谔

许章润:江平老师、各位前辈、各位同仁,1970年前后应当是中国近代学术与思想一个辉煌灿烂的高峰期,但实际情形是,那是一...

防止中国滑入“普京式治理模式”

未来十年依旧是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最要紧的是必须阻止中国滑入“普京式治理模式”这一陷阱。其以有限的选举政治与常态宪政为...

“现代中国”究竟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现代进程起于洋务运动,至今已然超愈一个半世纪,跨越清末、民国与人民共和国三大时段。考其承续,发现虽阶段有别,却内...

天数

十一月间,单位安排体检。年已半百,多年不曾掺和此事。老伴催促,反复晓谕“健全灵魂、野蛮体魄”云云。不胜其烦,于是走进了...

中国是孤独成长的大国,谁是真正的敌人?

当今华夏,虽说经济总量世界老二,但政治修明、文化建设以及一般人民之行止出处的文明修养,有待提升。因而,远人不服,也是意...

论“家国天下”

在可见的将来,人生在世,独立苍茫,总不外起居于家国天下,其祸福,其沉浮,此在而又超越,是我们无法逃避的栖息安居,一切人等...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