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许小年 登录

实体经济才是中国经济最大的泡沫

今天让我来讲创新和互联网,我想还是从宏观经济谈起。为什么在这时候提创新的问题?因为中国经济走到了今天,不靠创新,已经走...

都是斯密的孩子

1976年弗里德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记者问他谁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不假思索地答道:“约翰•...

奥地利学派的当代意义

近日,“2016年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年会”在北京举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出席年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感谢兴元、寿...

产业政策只是玩概念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到这里跟大家做一个关于中国制造交流。最近我也考察了一些制造业的企业,在下面做一些调研,今天...

创新并不意味着你必须用那些当今最前沿的技术。

我记得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制定什么经济增长目标,改革开放前十几年,我们都不知道什么叫宏观经济政策。我有幸在出...

宏观经济没什么戏,微观经济大有希望

总的来说,宏观经济没什么戏,但是微观层面大有希望。 为什么是L型增长? 我先说一下L型增长的由来。今年的5月份,人民...

中国经济学界不缺理论不缺数据,缺常识

在多年的研究和教学中我感觉到,目前经济学界不缺理论也不缺数据,缺的是常识;政策制定部门也不缺建议和谋士,缺的同样是常识...

中国奇迹为何突然失灵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含义是清理过剩产能、过多库存和银行坏账“三座大山”。这“三座大山”不清理,就无法轻装前进。清理了“三...

改革难在触动政府利益 危机会不断出现

中国发展模式确实到了迫切需要变革的地步。 但在实践中,往往需要遭遇较大危机,才是终止传统发展模式的时机。否则,我们还会...

以为互联网可以改写金融规律的都失败了

核心观点 互联网确实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但是互联网没有改写经济规律,互联网也没有颠覆现有的经济秩序。要想在一个行业中...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国需向德国和日本学习

现在很多企业家会关注这些问题:中国是不是已经进入中等收入陷阱?如何摆脱或者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这到底是个什么概念?进入中...

中国模式失灵了吗?——从经济表现看改革的历史

改革开放以来其实有两种“中国模式”,即前一阶段所采劝亚当斯密”模式和在后一阶段采取的“凯恩斯模式”。在这一认识框架下,让...

不能恐慌性崇拜互联网

公众对于互联网的态度,我看到的是从冷淡的漠视转到今天恐慌性的崇拜,一开始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就是一种新的沟通工具而已,...

为什么要强调供给侧?

关于供给侧的领导讲话刚一落音,“媒体经济学家”(笔者也很荣幸地被朋友归入此类)便以特有的中国速度接二连三地推出雄文,“...

供给侧的源头——“萨伊定律”

关于供给侧的领导讲话刚一落音,“媒体经济学家”(笔者也很荣幸地被朋友归入此类)便以特有的中国速度接二连三地推出雄文,“...

A股只是中国经济的小问题,最大的泡沫在实体经济

今天让我来讲创新和互联网,我想还是从宏观经济谈起。为什么在这时候提创新的问题?因为中国经济走到了今天,不靠创新,已经走...

经济困难形势要持续5年 最坏时间仍未到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叫“面对现实,回归常识”,主要是我对宏观经济的一些判断和感觉,以及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企业应该如何去应...

马勇、刘军宁等:大宪章、宪法与宪政

【原编者按】800年前的1215年6月15日,英王约翰在武装贵族的兵谏之下签署了《大宪章》(Magna Carta)。...

新起点,创新与互联网

2015年7月26日,许小年教授应邀在Jeep-中欧戈十回归日上以“新起点,创新与互联网”为主题做了一场精彩的演讲。许...

中国经济增长不是谜

2008年金融危机不是市场失灵,而是政府失灵 财知道:现在流行这么一个判断,认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把西方经济学给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