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许良英 登录

许良英 安琪:民族主义与反西化的舆论导向

编者按:本文由许平先生授权爱思想网发布,转载须取得授权。 安琪:你对当前的民族主义思潮有何感受? ...

耀邦与知识分子心连心

胡耀邦同志我只在八十年代初见过两次,并无个人交往,但他的几件事使我终生难忘。 读《爱因斯坦文集》 耀邦同志虽然只读...

我所了解的束星北先生

一本《束星北档案》又勾起了我对老师束星北先生的回忆。束先生是我的科学理论启蒙老师,他对牛顿力学独特的启迪性讲法,使我...

幻想 挫折 反思 探索—— 波涛一生的心路历程

人生道路的初阶 我1920年5月3日出生于浙江临海括苍山山麓的一个小村镇。父亲是小地主兼营木炭生意,识字不多,在我...

一部多灾多难书稿的坎坷传奇历程──《爱因斯坦文集》再版校订后记

一、不寻常的开端 1962年8月,我在老家浙江临海农村收到原工作单位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自然辩证法组(组长由中共中央宣...

民主是普世价值辨析──与吴江先生商榷

傅国涌按:此文为许先生新作,寄给了《文汇读书周报》,没有发表,先生托我在网上公开。 许良英先生,生于1920年,中...

从职业革命家到科学史家

腾讯《大师》访谈录第60期 “我就填了做一个当代物理学权威,当时很狂的。” 《大师》:许老,咱们先从您年轻时候在...

从科学史家到民主思想启蒙者

“我就填了做一个当代物理学权威,当时很狂的。” 《大师》:许老,咱们先从您年轻时候在浙大的那段经历讲起,1942年那...

刘绪贻口述自传(上卷)读后感

武汉大学美国史教授、97高龄的刘绪贻先生是我4年前开始结交的新朋友。他说他是从《脊梁》(中国三代自由知识分子评传,200...

致胡绩伟

绩伟同志:6.25信收到很久了,由于忙于别的事,几次想动笔给你写回信,都搁下了,实在感到歉疚。你提的社会民主主义问题,3...

关于“普世价值”的争论

(一)争论从何而来?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南方周末》于5月22日发表题为《汶川震痛,痛出一个新中国》的文章,提出...

许良英 王来棣: 从专制对立面的争论看民主启蒙的艰巨

一、事由最近《炎黄春秋》出现了3篇关于专制的对立面问题的争论。首先是2009年第9期上邵建的文章《民主与专制的百年迷途》...

悼念朱厚泽同志

我是1984年认识朱厚泽同志的。那年8月中共遵义地委党史办在湄潭、遵义召开为期10天的座谈会,讨论浙江大学1940~19...

是爱因斯坦错了还是李约瑟错了?

一 事由2008年第2期《科学文化评论》上席泽宗先生的论文《欧几里得〈几何原本〉的中译及其意义》中开头一节的题目是“爱因...

痛悼恩师陈立先生

当代心理学一代宗师、102岁长寿星陈立先生于今年3月18日仙逝,给我的打击犹如6年前王淦昌先生的噩耗。命运真会折磨人,就...

痛悼挚友、同志李慎之

我们正期待着他把想写的惊世宏文都写出来,他尽心呼唤的民主能在中国大地上成为现实,他却猝然倒下了。慎之,你安息吧!只要我们...

民主需要思想启蒙

编者按:2013年1月28日许良英先生去世,中国思想界又失一健将。2012年3月7日,许良英先生曾接受马国川专访,全文刊...

必须用科学和民主来破除现代迷信

采访时间:2012年3月7日下午 采访地点:北京海淀黄庄受访者:许良英,著名自然科学史家,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

走出伪民主误区

(一)旧说误人《炎黄春秋》2011年第5期施京吾先生《从历史实践看民主与专制的关系》,对我们的《评“专制的对立面”之争》...

爱因斯坦的民主、人权思想对中国的影响

爱因斯坦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为探索科学真理奋斗终生。同时,他又是一位热切关心人类事务、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世界公民,他一生...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