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萧三匝 登录

一个知识分子的转型

这个时代最刺激的事情莫过于,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为很多原本不可能实现的事提供了可能性。比如,一个互联网+智库的模式已随...

搁置道统又如何

一 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市场经济在中国的逐步发展,中国思想界发生了明显的分裂,出现了左右两大思想派系对垒的局面。新...

完全赞成儒家,或完全反对,都傻!

因为可以理解的原因,我最近刊发了与新儒家陈明的长篇对话。效果大大超出我的预料,赞成者有之,反对者更多,好像对儒家思想,...

文化不是主体,个人才是

近来我发了几篇与儒家有关的文章,不想引起了群内粉丝的激烈争吵。很显然,在对待儒家的态度上,人们是很难达成一致意见的。在...

我们还是把互联网思维看小了

在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你想完全屏蔽掉“互联网思维”这个词已经不可能了。商界中人,几乎人人都在谈互联网思维,就连那个骄傲...

知识分子到民间去

很多人拉我进各种知识分子微信交流群,我原本是很愿意进去学习的,但最近对很多群里的发言深感厌恶。 为什么?因为这些群里以...

我们有必要为李途纯站台吗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无罪释放不久,我们决定去采访他。 他还在狱中的时候,就不断通过律师向外界放话:他是冤枉的。长沙市政府...

萧三匝 徐友渔:张岱年写求饶信内幕

萧三匝:你在社科院工作这么多年,心情舒畅吗? 徐友渔:我现在已经退休了,不存在这些问题了。退休之前,我在社科院是学术上...

汪国真:天堂里需不需要鸡汤

4月26日凌晨2:10,汪国真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用离开来昭示自己其实还存在。事实上,他离开文化江湖已经多年了。 学者冉...

中国文艺复兴不能缺这三种人

——致刘军宁先生的公开信 (刘)军宁先生: 大作《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写在即将到来的新人文运动前夜》200...

民国悍妇

民国初年,知识分子鼓吹个性解放、男女平等,非但才子如此,才女也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刚从三从四德走过来的女子,一旦...

激辩杨恒均

萧三匝按: 我的大多数粉丝都知道,为了加强与粉丝的交流,我建了一个微信群“绕树三匝”。 建群之初,我就讲明了群内讨论规...

我认识的一个台湾犬儒

那是2008年的事了,现在想起来,我扑哧一声笑了。 那时节大陆新儒家还不蓬勃,但台湾新儒家已然在往这边跑,似乎很雀跃的...

我与仇和的一点关联

当年,《南方周末》就是我心中的《新青年》埃 可惜,两次应聘《南周》,两次落榜。 说说第二次应聘的事。 那是好多年前,具...

我为什么退了一堆群

我当年迷信学者,殊不知很多学者是自命的。 我是在某个座谈会上认识朱熙的。这兄弟的名字就有圣贤气象。朱熙说话中气十足,常...

辜鸿铭是如何为慈禧辩护的

辜鸿铭不轻易夸人,即便是对他将近20年的上司张之洞,他也并不完全认可。但他也不是瞧不起任何人,他就曾多次赞美慈禧太后。...

阎步克——短期内,巨变几无可能

(阎步克,1954年11月20日生,辽宁省沈阳市人,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系学术委员会主席,教育部长江学者...

我所认识的那个白面周濂

正式结交之前,我和周濂彼此早就听说过对方。我跟他约过专栏,他忙,没时间。我托人送他一本《左右为难——中国当代思潮访谈...

16年前被女生告发的刘军宁说了什么

(刘军宁,当代中国较早研究自由主义的独立学者,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政治学,为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

想起了李泽厚悲怆无尽

又到岁末,窗外大雾,心情压抑。忽然间想起了远在美国的李泽厚先生,不禁悲从中来。先生85岁了,不知此刻,他在想些什么。我...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