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吴冠军 登录

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

习近平同志高度重视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对脱离群众危险始终保持高度警惕。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他强调要“不忘初心,牢记...

人工智能时代的政治哲学思考

人工智能有没有智慧?现在还是个有争议的话题。怎么定义智能?有很厉害的运算能力,很厉害的储存能力,各种大数据分析能力,等等...

民主的价值能改善弱肉强食的国际政治吗:自由主义的新挑战

2002年岁末,被视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的罗尔斯(John Rawls)因心力衰竭与世长辞。在他漫长的治学生涯...

英国脱欧为什么没有第二次公投?

8月21日“望道讲读会2016上海书展学术论坛之读懂时代”发言整理,经发言人审定《反思民主政治:从英国脱欧为什么没有第...

如何阅读齐泽克

本文摘编自《第十一论纲——介入日常生活的学术》。 《暴力》一书中译本差不多杀青之际,曾第一时间写信齐泽克本人...

解读纳什:是疯狂,还是美丽心灵

喃喃低语着、在黑暗中摸索的、归还珍宝的悲怆的同伴们。一种神秘的新奇事物在你们骨髓里唱歌。发展你们正当的怪异吧。 ——雷...

“人民”的悖论:阿甘本问题与“群众路线”

阿甘本从思想史与词源学双重角度,指出了存在于“人民”理念中的吊诡。建立在这一分析上,阿甘本认为尽管人民主权是现代政治之正...

贝淡宁的“缩胸手术”

我们身边这些学者,开口就是“亚洲”、“东亚”,野蛮地把包含普遍主义指向的古典思想变成一种特殊主义的东西。思想所遭受的野蛮...

“群众路线”的政治学

“群众路线”不仅构成了中国道路的核心要素之一,在学理的规范性层面上,它本身也形成了一种系统性的政治学,在从毛泽东到当代西...

这个谜语太黄色

 我们生活在一个后“9·11”时代,它以“恐怖主义”、“自杀式袭击”为关键词。全世界的学人,都在为这个时代连...

请问李银河 性关什么的事?

李银河女士最近为轰动一时的“南京换偶案”作公开辩护,并随后委托人大与政协委员向司法部正式提交“取消聚众淫乱罪”提案。实...

“性的问题”何以重要?——“性自由”之权利论的限度

李银河女士晚近因对轰动一时的“南京换偶案”作公开辩护、并随后委托人大与政协委员向司法部正式提交“取消聚众淫乱罪”提案,而...

政治,与政治理论——以及,萨拜因、施特劳斯在中国

近日,萨拜因的《政治学说史》在国内重译出版(邓正来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在晚近数年大陆学界持续不灭的“施特劳斯...

我们时代的症状:恐怖

“7•7”伦敦遭遇恐怖袭击之后,谁也没料想到就在7月21日,恐怖袭击再次降临伦敦街头:三座地铁站因“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