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田飞龙 登录

中国宪制秩序变迁及其新时代愿景

2018 年修宪推动“党的领导”总纲化、监察法治体系化及人类命运共同体宪法化,结构性地提升了中国宪法的理想性层次及制度理...

选举安全与香港民主的新秩序

2021年,在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的基础上,香港“由乱返治”的法治工程又增添了新的主题,即“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下的选...

制度变迁视角下的中美新冷战、西方缺失与世界秩序重构

〔摘要〕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经受民主规范检验和民意问责,其败选具有象征性意义,但并不表明特...

选举修法,香港民主如何是好?

2021年两会议程中,香港议题再次成为世界性焦点,香港选举制度变革成为各界分析评估香港民主走向的核心指标。中央决心按照...

爱国者治港:香港民主的新生

香港回归以来,政改在本地等同于普选,这也是“民主回归论”的内核。普选民主构成一条单调的抗争性线索。这一线索拒绝理解“一...

2021:香港政经新秩序的四重亮光

「一国两制」在港澳台三地,花开三朵,风情别异,各有制度细节与进程差异,其中香港故事最为惊心动魄。2021,BNO法律...

黎智英保释案与香港司法的“节制转向”

 昨天黎智英保释案在2月9日颁布终审判决,终审法院一致裁决律政司上诉得直,并确认香港法院对《国安法》条文无...

BNO法律变质之争的源起与终局

BNO已成为历史陈迹,是大英帝国“殖民遗产”与“殖民情分”的谢幕礼。新时代,新香港,新身份,新起点,我们期待“BNO乱局...

“勤王”动员令是一场美国民主的911

国会骚乱与民主911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冲突事件不是普通的民主抗争,而是一次“民变”,一次以特朗普主义为名的...

2021:振奋于不安的年代

在不安的年代里,中国以和为贵,以发展为务,以自身文明的天下尺度为规范,以全球化的理性精神为引导,以民族复兴的长期事业为依...

民主失范、DQ升级与香港政治的再造

2020年11月11日,“双十一”全民剁手,享受电商与山寨产品的年度狂欢。这是市场经济进入信息化时代的一种特定现象。...

特朗普主义、拜登时代与中美关系的回调预期

美国2020总统大选,举世瞩目,一波三折。因选情胶着及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的全面挽救措施,导致选战从投票箱转向“法...

疫情防控、责任辩论与全球秩序反思

编者按:11月28日,2020年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年会暨“国家治理的全球视野”学术论坛于清华大学法律图书馆顺利举办...

文明双峰之间的好奇与穿梭

秦时明月汉时关,秦汉边塞雄风与王朝政治建构相得益彰,是中华文明进娶综合与奠基的历史高峰。条条大路通罗马,地中海大帝国的...

民法典、权利时代与规范调适

民法典、权利时代与规范调适         田飞龙   &nbs...

香港国安法的制度保护逻辑

中央为香港直接制定一部「国安法」,与《基本法》23条立法并行不悖,这种出其不意而又坚定有力的中央管治行为,完全出乎香...

美国《台北法案》中文全译本

中国立足民族复兴对国家统一(台湾问题)的必然要求,以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为长期指导方针,但绝不放弃使用武力以及坚定反分裂国...

多重风险治理大考中的民族复兴之路

目前呈现出的治理危机是长久潜伏积累之内外张力和矛盾的汇聚爆发,我们应当有充分的战略定力、制度自信和改革意志应对危机,在多...

多重风险治理大考中的民族复兴之路

新时代的民族复兴之路必然是充满风险与挑战的,目前呈现出的治理危机是长久潜伏积累之内外张力和矛盾的汇聚爆发,我们应当有...

传染病是全球化特定风险

中国是经济全球化最活跃的经济体和关键节点,来往中国的商旅人士络绎不绝,他们本身也是“病毒”的关键传播者,甚至有“超级传播...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