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邵燕祥 登录

当代旧体诗,你一定要从他读起

一 好多人都问我为什么不写新诗写旧体诗,其实五四新诗、白话诗我还是在写着,但是写得不好,赶不上我们的年轻新进...

我也曾是政治童工

采访嘉宾:邵燕祥,诗人、作家。1958年初被错划为右派,1979年1月改正。 主要著作有: 诗集:《到远方去》《在远方...

肃反时期的爱情

办公室里的恋爱她叫谢文秀。一九五三年她十九岁,从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提前毕业,分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张家口集训一段,等...

想起了吴祥子

吴祥子是谁?也是老舍笔下的人物。但不是那个“拉洋车”的憨厚的骆驼祥子,偏是个在《茶馆》那个时代老北京胡同里穿着警服的小混...

打油诗人说“打油”

牛津大学出版社要印我的诗稿抄本,遂从2002年后未曾入集的旧体诗草中挑选若干,用毛笔抄写交卷。在这儿是带着这个丑媳妇面见...

我的人生是失败的人生

华威西里塔楼的公寓里,墙壁重新粉刷过,书柜里的书都差参不齐,素雅的窗帘窸窸窣窣。“每次同他分手,我都从他的笑容中得到一种...

这个时代不但忌讳“启蒙”,还忌讳很多词

资先生的书跟很多书不一样,很多出版社是找了名人对书或者作者做出评价,还有的书是为了简单的促销,而我们今天的会不是促销的会...

呈厚泽病榻(诗二首)

地震灾连沙暴天,清明谷雨倒春寒。早年抱负成遗恨,同样遭逢亦夙缘。一入病房如禁锢,顷闻呼吸已艰难。何时历史出三峡,执手...

用记忆留下时代的证词

按︰这是邵燕祥先生为倪艮山先生回忆录《沉思集》所作的序。倪艮山,男,蒙古族,1925年生,1957年在国家经委被打成“右...

也忆金隄

六十一二年前,1947年冬,一个中学生给一家报纸的文艺周刊投稿,随后在1948年最初的三个月里,他在这个副刊上发表了四次...

牢头狱霸的前世今生

所谓“躲猫猫”事件的真相,如大家所料到的,终于经有关方面证实了。在云南晋宁县看守所蹊跷死亡的李荞明,是在负责看守的警方...

李慎之的“服罪”与“不服罪”——读李慎之的私人卷宗

李慎之先生离开我们五年了。对人的纪念,莫过于了解他的生平和思想。有幸读到他自己保存的部分卷宗,主要是他在1957年及其后...

世无“才盗”与“才偷”

开年以来,闹剧连连,单是围绕造假新闻、造假照片、造假录像,就有好几件事。我没有听或看广播电视新闻的习惯,因为每天周而复始...

深秋,在月坛北街

假如我“冷个侗说一句:“在月坛北街开了个拉德方斯门”,没人能听懂,——月坛北街在北京,拉德方斯在巴黎*—是不是全身麻...

1958—2008:为三面红旗的死难者一哭

二○○八年到来了。 半世纪前的这个年头,一九五八及其后的几年里,一片锣鼓喧天、红旗招展,掩盖着绝望中的疲劳、饥饿、死...

朱元璋删《孟子》,删了哪些话?

关于朱元璋删《孟子》,并且不让他陪祀孔庙的事,我最早是从高旅先生的文史随笔中读到的,但一直不得其详。约略知道删去的有...

感事(山西黑窑场)

山西黑窑场事,触目惊心,引人深思,夜不能寐,成此。 谁云多难便兴邦?邑有流亡叹小康。 遍野尽哀高玉宝,岂因一个世仁...

毛泽东走在所有人的前面

时为一九五七年初,我还如在梦里。一月间,我几乎没有动笔写甚麽东西,但报刊上发表了去年秋冬我种下的两株「毒草」。一是王...

我与诗与政治——诗与政治关系的一段个案

这个三角关系中的“我”,就是实在的我,1949年前少年时代迷上了写诗,1949年后写诗成了大半生的业余活动。起初几乎...

二OO七——新年试笔

大雪纷飞中迎来2007年。 整整五十年前,1957年《中国青年报》的新年社论,是当时的团中央书记胡耀邦出的点子:从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