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阮炜 登录

作为奇迹的印度

印度虽固有诸多分裂因素,却不乏有利于国家统一、社会整合的先天条件,其中最关键者无疑是,它享有一个适合农耕的巨大陆地板块,...

兴旺发达的犹太人

犹太人曾发动了三次反抗罗马统治的起义却统统失败,按理说一定有为数不少的人战死或被困死、饿死,对民族命运而言是重大挫折,但...

公投是一种什么样的民主形式?

公投是一种什么样的民主形式?公投是否意味着人民在真正的意义上行使主权?既然把议员和行政首脑们抛在一边,直接做出政治决定,...

脱欧不脱欧,“合众国”都渐行渐远

如果英国果真退出欧洲,欧盟在全球的分量势必明显下降,一些心怀不满的成员国或将仿效英国,苏格兰必搞第二次退英公投,甚至威尼...

罗马帝国的禁卫军之祸

罗马帝国没有明确的皇位继承制会产生何种政治后果,围绕皇位的继承,发生许多由禁卫军直接操盘的血腥惨剧。4世纪初,君士坦丁大...

犹太人:“离散”还是“散播”

汉语学界谈到犹太人时,总会使用带有伤感意味的“离散”一词,我们眼前总会立即浮现出一个民族背井离乡、寄人篱下的悲苦画面...

古希腊人的“封建迷信”

今年是新文化运动一百周年,一百年以来,我们一直有这种看法,即古希腊人是一个非常理性的民族,一个为知识而知识的民族,甚...

文明的毒瘤

在创造了辉煌文明的所有古代民族中,四五千年前的古埃及人对来世的执着真可谓无出其右者。汤因比如是说: “埃及人热衷于追求...

中国文明对印度文明的吸纳

如我们所知,中国文明在根性上对其他文化不是封闭的、排斥的,而是开放的。历史上中国文明是包容性的,其包容性之强,大大超...

二战爆发的地缘格局和文明性格原因

“二战”结束至今,已足足七十个年头。期间,虽发生过多次局部战争,但无论从哪方面看其对人类社会的冲击都远远小于二战。须知,...

为什么要推行非普选民主?

民主就只是一人一票、全民大选,就是政党轮替、三权分立、弹劾总统,甚至就是自由地罢工罢课、上街游行、抗议示威吗?当然不...

转基因不是恶魔,我们都是转基因人

热爱科学的西方人中早就有人意识到,当今人类已处在有能力对其自身进行基因改造的门槛,很快就能按自己所愿,通过基因技术选...

苏格拉底因何牺牲?

苏格拉底的名声固然是在其身后由柏拉图一类拥虿构建起来的,但在文明史上,一个伟大哲学家竟被民众法庭判刑处死,毕竟是绝无仅...

也谈古典学在中国的“是是非非”

  为国兄: 我想你会同意,有两个话题主宰了年前华东师大的那次聚会,其中一个是“何为 正宗 的古典学”,这是...

用新思维来迎接“中国秩序”

复兴道路上的中国任重道远,应当继续引进一切行之有效的理念和制度,并持之以恒地改革、创新、精进。当今中国既有一个新的角色要...

当自由遭遇禁忌——对巴黎恐袭等文明冲突事件的思考

既然绝对言论自由是一种虚构,那么很清楚,周刊事件当事各方,其实都是受害者,都是牺牲品,一种虚妄理念的牺牲品。因此,要使未...

2045:当人类获得永生

  人能像神那样青春永驻,长生不老吗? 雷·库兹维尔(Ray Kurzweil)言之凿凿地说:能,就在204...

孔子像立而后废,儒家“花果飘零”了吗?

儒家既然塑造了从古到今每一个中国人,那么包括反传统论者在内的所有中国人,无论乐意与否,都是儒家的传人。故此,只要不否认自...

古希腊文学的东方化革命

希腊文明在其早期阶段即西元前9-6世纪经历了一嘲东方化革命”,即在宗教、哲学、艺术、建筑和科学技术方面接受了东方文明的全...

好国家要有好民主——如何看待近年来福山的思想转变?[1]

政府太过强势,法治和民主问责受到忽视。没有程序和舆论方面有效的监督和问责,法治必受损害。法治不健全或权力不断干预侵犯法制...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