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任剑涛 登录

告别受害者心态与“战狼”式爱国:现代中国应该建立怎样的世界政治观?

理性的中国世界观,即在国际交往中,中国不把历史怨恨作为现实行动的理由,也不把现实冲突作为敌视的托词,更不把某种精神的契合...

孤傲的心理正在各个阶层弥漫开来

走向理性:近代以来中国世界观的嬗变 自晚清“中国人睁眼看世界”以还,由西方人开创的现代“世界”突入自居“天下”中心的...

难以贯穿的逻辑——民族国家的理论与实践困局

我们今天建构中国的民族国家形态,不仅在总体上要处置政党国家的政治遗产,而且要处置集体主义的道德遗产。我们既必须化解政党国...

中华文明究竟要为整个人类承担些什么?

自1840年以来,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发生了悲剧性的碰撞。这种碰撞没有把文野之分划得更清楚,反而悲剧性地造成中西和古今之...

任剑涛 刘玉海 朱天元:中国政治学的“失语”

一个国家的兴起,常常伴随着一种国家学说的出世,也必然有一群伟大的头脑为之在观念的丛林中寻觅出一条思想的通途。 在耶拿的...

逆全球化、民主轴心与全球化重构

首先是英国的脱欧,让人对超民族国家建构处在领先位置的欧洲联盟前景颇不看好。接下来的一年,人们预期意大利、法国很可能会脱...

任剑涛 许章润:如何看待汉语语言的更新?

本文转自微信号“闲谈新知”。 语言需要经历一次革命 任剑涛(著名学者、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语言当然是文明文化发...

民族主义在理论上并没有得到好的阐述

本文转自微信号“闲谈新知”。 在民族国家时代,各个国家都靠民族主义强化民族的认同,维系国家的向心运转。无论是在文化认同...

吴强 全球化时代的新民族主义浪潮

吴强:谢谢大家在周末的晚上参加这次沙龙,也感谢任教授今天过来捧常去年我和任老师一起主持了新书《民主的阴暗面》的活动,没...

常态、新常态与非常态——2012-2017年中国的政治发展素描

最近几年,中国寻求可持续发展的顽强尝试有目共睹。形式上成为常态的GDP增长膜拜已经受到明显矫正。但以全面深化改革和依法治...

国家复兴的政治学话语

●中国复兴政治学话语的德国特色 ●古今维度下的中国复兴话语 ●中西维度下的中国复兴话语 ●理性确定国家愿景 “国家复兴...

任剑涛 冷成金 常森:思孟传统从来没有深入人们的心灵深处

人文学科的成功不一定能使现世成功 提问:对于文学本身来说,当时的评价和后世的评价有一定的差异性存在。...

在中西之间寻找中华文明的艺术新路

(本文为嘉宾在闲谈系列“中华文明的艺术修养”活动上的部分发言,以下为正文部分。) 中华文明的艺术底蕴 我们今天谈中华...

中华文明一向“拙于政治而长于行政”

(本文为嘉宾在闲谈系列“中华文明的行政智慧”活动上的部分发言。) 中华文明成就了各大文明体系中最辉煌的行政智慧 任剑...

工业、市场与现代国家

只有在工业革命、市场经济与宪政国家的关联机制中,人们才能充分了解现代国家据以成型的复合动力机制。凡是那些处在现代建国情景...

今天的中国怎么处理思想问题?

人们心中都在探问:中华民族未来会走向哪里? 有人提倡回到中国古典传统,尤其是儒家传统。我们不能说这样一种尝试是错误的。...

如何保证中华民族的向心力一直大于离心力?

自古至今,我们中华民族的凝聚力都着重在政治结构上布局,非常有气势,非常有功效,令世界钦佩。但在具体细节上则显得很粗糙:对...

划分文明与野蛮,比划分中西重要一百倍

文章要点:文明的交汇永远比文明寻找自身的特点重要一百倍。中华文明真要有出路,先得对中华文明的现代转型持开放态度,得把...

现代世界知识,中华民族贡献率很低

我们必须坦率而诚恳地承认,近代以来,登顶世界这个问题是离我们中华民族十分遥远的问题。不说登顶世界,直到20世纪80年代...

江平等:依宪执政五人谈

依法治国与保护不同意见 江平 十八届四中全会强调依法治国,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很深刻的命题,就是怎么样依照法律的精神和...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