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任剑涛 登录

现代法兰西文明的矛盾性由何造成?

法兰西对现代文明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英格兰文明,如果说英格兰是第一个规范意义上的现代国家,在现代文明创制上对人类做出了...

自由儒学与自由主义儒学

摘 要:在主题化儒学浮上台面的当下,郭萍的《自由儒学的先声》凸出了一个新命题——“自由儒学”。郭著尝试为自由儒学提供一...

群体或阶层:中产的中国问题

中国的中产阶层或中等收入群体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但在中国特定的政治社会传统和环境中,这一群体要发挥出国家权力和社会公众...

帝国重述或万国自述:中国叙述的政治决断

本文为《探索与争鸣》“优秀青年学人支持计划”第二期“重述中国:从过去看见未来”暨施展新著《枢纽》学术研讨会文章。 施...

英格兰文明对现代文明的贡献在于其“原创性”

现代的社会文明跟传统的社会文明最重要的区别是,现代文明是个体文明,现代的道德责任是个体道德责任。很多人说现代人不讲道德,...

任剑涛 梁涛 干春松:现代变局与儒家应对之道

本文由6月30日经济观察报·书评沙龙演讲实录整理而成 任剑涛: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在悬而未决之际:现代国家建构技艺的理论

内容提要:西方政治理论的开创者柏拉图,提出了国家建构的三种方案:最优的哲学王统治、政治家技艺治国、依法治理的国家形态。...

比较文明的理性目的是寻求文明对话

(本文为任剑涛教授在闲谈系列“比较文明的理性目的”活动上的发言) 相较于上一季的“中华文明再出发”, 这一季我...

国家治理的另一种思考:为什么举国体制无法对足球奏效?

众所周知,中国在国家治理中非常推崇举国体制,而举国体制的代表作,恰是超大型项目。超大型项目的运行,具有举世瞩目、举国欢...

开辟儒学的现代转型之路

儒家经学(政治学)、哲学与史学的三个路向,彼此不是排斥的关系,而是一种兼顾关系。在今天中国努力进入第二个轴心时代之际,以...

理解现代国家的起源,必须从中世纪着手

成为经典的理由 先看康托洛维茨书的原有内容,不表刘小枫教授的前言。两书一读,先看原作者的表述,后看中文版的解读,合情合...

政治生态的中国现状与结构优化

如何确认中国当下政治生态的复杂性,发现真正有利于建构现代政治生态的稳定域,在强演替性的现实处境中,优化中国的政治生态结构...

告别受害者心态与“战狼”式爱国:现代中国应该建立怎样的世界政治观?

理性的中国世界观,即在国际交往中,中国不把历史怨恨作为现实行动的理由,也不把现实冲突作为敌视的托词,更不把某种精神的契合...

孤傲的心理正在各个阶层弥漫开来

走向理性:近代以来中国世界观的嬗变 自晚清“中国人睁眼看世界”以还,由西方人开创的现代“世界”突入自居“天下”中心的...

难以贯穿的逻辑——民族国家的理论与实践困局

我们今天建构中国的民族国家形态,不仅在总体上要处置政党国家的政治遗产,而且要处置集体主义的道德遗产。我们既必须化解政党国...

中华文明究竟要为整个人类承担些什么?

自1840年以来,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发生了悲剧性的碰撞。这种碰撞没有把文野之分划得更清楚,反而悲剧性地造成中西和古今之...

任剑涛 刘玉海 朱天元:中国政治学的“失语”

一个国家的兴起,常常伴随着一种国家学说的出世,也必然有一群伟大的头脑为之在观念的丛林中寻觅出一条思想的通途。 在耶拿的...

逆全球化、民主轴心与全球化重构

首先是英国的脱欧,让人对超民族国家建构处在领先位置的欧洲联盟前景颇不看好。接下来的一年,人们预期意大利、法国很可能会脱...

任剑涛 许章润:如何看待汉语语言的更新?

本文转自微信号“闲谈新知”。 语言需要经历一次革命 任剑涛(著名学者、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语言当然是文明文化发...

民族主义在理论上并没有得到好的阐述

本文转自微信号“闲谈新知”。 在民族国家时代,各个国家都靠民族主义强化民族的认同,维系国家的向心运转。无论是在文化认同...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