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庞中英 登录

软实力、比较软实力及其对文化外交的意义

本文转自微信号“ 世界知识期刊”。 软实力(soft power)这一概念,于1990年诞生于美国,提出者是哈佛大学著...

以多边化方式实现“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是中国发起的,已经成为一个国际项目,中国有必要减少“一带一路”的中国单边特性,想方设法多边化“一带一路”...

我亲历的金融危机

2007年8月,我接受了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邀请,从北京前往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到被广泛“评估”为全美“智库”第一的这...

中国一举一动都是国际政治重要信号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亚投行,以及上海合作组织等一系列新诞生的全球性、普遍性机构,都是维护世界秩序的新的全球治理机制...

中国外交的“不”与“有”

“一带一路”的倡议,尤其是“亚投行”建设,凸显了中国外交的转型问题。从中国与外部世界之间关系演变的角度来看,中国外交...

一带一路阻力之一在印度

在印度的学术会议上,我发表了《新的中印关系是可能的吗》,演讲长达20分钟,其中指出,有不少中国人瞧不起印度,如同不少印...

印度推反制计划 “21世纪海上丝路”充满挑战与风险

2015年春节前,笔者应邀到新德里在第17届亚洲安全大会(ASC)上做关于中印关系的主题演讲,了解到印度针对中国的“海上...

为什么安倍政权"一意孤行"?

  中国成语说, 有恃 才能 无恐 。 安倍为什么 一意孤行 ?笔者在这里仅指出如下几条理由,说明安倍 一意...

庞中英 王瑞平:全球治理:中国的战略应对

提要:随着中国在全球治理中作用越来越突出,我们需要开展基于中国视角的全球治理研究,尤其是要制定中国的全球治理战略。该战略...

新型大国关系不专指中美

国内有人认为,新型大国关系专指中美关系,并不适用中国与其他大国的关系。确实,在今年6月“习奥会”上,中国提议,希望中美关...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说易行难

2013年6月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加州一个叫做兰乔米拉(Ranche Mirage)的庄园举行两...

像调控金融一样调控公共外交

中国的公共外交事业在蓬勃发展中,许多团体、公司、个人都“介入”、“涉及”公共外交;关于公共外交的研究机构也雨后春笋般地冒...

未来四年中美关系如何转型?

前不久,在北京参加了一个中美学者“未来五年的中美关系战略对话会”。约定俗成地,中国的一个“政治周期”是十年,美国的一个“...

中国外交的总基调和主旋律

连续性与创新性的结合预示着中国外交在接下来几年的转型十八大报告第十一部分论述了中国外交,报告的其他部分如经济转型、文化建...

挑战性与复杂性:矛盾的美国新亚太战略

接下来的未来4年的美国政府,不管谁在白宫执政,不管谁在国会上立法,美国将更加认定中国是美国的挑战者,但是,面对美国与中国...

全球治理的转型——从世界治理中国到中国治理世界?

下笔本题之前,犹豫再三。中国与全球治理之间的关系,最值得讨论的问题之一正是中国在“全球治理转型”中的作用。“全球治理转型...

中国不是现有国际秩序唯一挑战者

根据“权力转移”观察当前的亚洲地缘政治,真正“不满现状”的权力不是中国,而是韩国和印度。目前,在自身金融危机、经济衰退与...

全球治理成中西冲突新战场

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充满了全球问题,而且全球问题还在继续生成,所以作为管控全球问题的方法,全球治理其实是一场真正的关于世...

中国也需对美“再平衡”

5月初,奥巴马执政下的第四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在北京结束。如同前三次,这次对话后,双方宣布了对话的多项“...

“东亚合作”向何处去?——论东亚地区秩序的困境与中国的战略选择

摘要:在美国战略中心“转向”和世界地区主义榜样力量下降的情况下,“东亚合作”已退化到没有或者缺少地区主义的地步。对于经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