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罗宗强 登录
罗宗强,(1932年11月—),广东省揭阳县人。1956年9月考入南开大学中文系。1961年毕业后继续在该校攻读研究生,研习中国文学批评史。1964年毕业。1965年初被分配到江西省赣南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1975年初返回母校,从事《南开学报》编辑工作,后转至中文系任教。1986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中国文学批评史专业博士生导师。1991年起,历任南开大学中文系主任、南开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李白学会副会长、中国杜甫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现任中国李白学会、唐代文学学会、中国古代文论学会顾问;《文学遗产》杂志编委。1996至1997年受聘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客座教授;2002、2004年受聘为日本大谷大学客员教授;曾任河北大学、云南大学、广西师范大学兼职教授。现任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首师大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 近三十年来治中国文学思想史、中国士人心态史。主要著作《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获全国高等学校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玄学与魏晋士人心态》获全国高等学校第二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与《魏晋南北朝文学思想史》均被教育部推荐为研究生教材。
……

罗宗强 张毅:罗宗强先生访谈录

编者按:南开大学教授罗宗强先生,广东揭阳人,1931年11月生。1956年考入南开大学中文系,1964年研究生毕业,分...

说“气韵”与“神韵”

“气韵”与“神韵”是我国古代文学艺术评论中两个非常重要的理论范畴。它被广泛地用于不同的文学艺术门类:诗、词、曲、书法、画...

关于士人心态研究

此书于1991年7月出版,由于只印了3000册,11月各地就已买不到。有读者不断来信,要求购买,而出于种种考虑,一直未...

罗宗强 张毅:罗宗强先生访谈录

编者按:南开大学教授罗宗强先生,广东揭阳人,1931年11月生。1956年考入南开大学中文系,1964年研究生毕业,分...

学人的学术家园

一家出版社,能够享誉海内外历百年而不衰,必有它的道理。我想,这和它以学术为生命有关。把服务学术、弘扬我国优秀的文化传统...

我国古代诗歌风格论中的一个问题

我国古代的诗评家们,在评论诗人的艺术风格时,往往使用诸如雄浑、豪放、飘逸、绮丽、纤穠、幽婉、婉约、清新、典雅、古淡之类...

关于《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编选的一点想法

选本因选取的标准不同而面目各异,历来如此。但《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逊(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作为高校中文系的一门基础课...

诗歌史上的双子星座

这是一个老题目。1962年郭沫若同志在纪念杜甫诞生一千二百五十周年会上的开幕词就是这个题目。在开幕词里,他说:“李白和...

社会环境与明代后期士人之心态走向

对于明代后期不同之士人群落,他们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都在想些什么,应该给予如何之评价,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

舍易就难舍热就冷

近十年来,唐代文学的研究有了很大的进展,作为这进展的主要成果,就有傅璇琮先生的《唐代诗人丛考》、《李德裕年谱》、《唐代...

李白诗歌艺术风格散论

我国许多杰出诗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令人一见难忘的艺术风格。李白就是这样一位诗人。 人们对他的艺术风格有过各种各样的评论...

老人不再耳提面命

关于文学史观念的更新与文学史的重构,已经讨论了好一阵子,是是非非,颇有些眼花缭乱。理论上的探讨对于文学史的研究当然有无...

唐代古文运动的得与失

一 唐人提倡古文,是在文必须有益于世用的儒家传统思想指导下,改革文风文体的一种努力。这种改革,经历了一个渐进的很长的发...

读书忆旧

两年前,朱维之先生来找我,让我读一遍他刚刚完成的《中国文艺思潮史稿》。我真是受宠若惊,便满口答应,并且很快便恭恭敬敬认...

寻源、辨体与文体研究的目的

古代论文,极重文体。重文体或从作文说,或从评论说。然所说文体,各有所指,并无一定之规。如张戒《岁寒堂诗话》:“论诗文当...

论明代景泰之后文学思想的转变

论明代文学与文学思想者,以台阁体文学为有明文学思潮之始。其后或接以李东阳,将之视为弘治后期兴起的复古文学思潮之先导;或...

我国古代文体定名的若干问题

文体研究在古代文学和文学思想研究中有着重要的意义。但是无论文学史编写还是教学,文体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并未引起重视。之所...

释《章表》篇“风矩应明”与“骨采宜耀”

刘勰在《文心雕龙•章表》中论章表,有如下的一段话: 原夫章表之为用也,所以对扬王庭,昭明心曲。既其身文,且...

目的、态度、方法

一 前不久读了康保成先生的《90年代景观:“边缘化”的文学与“私人化”的研究》(注:康保成:《90年代景观:“边缘化”...

文学史编写问题随想

好几年以前,《江海学刊》的许总先生写信给我,约我就如何建构文学史的问题写一篇文章。我回信说,对于如何建构文学史,我并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