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李泽厚 登录

关于八十年代

1 我在北大读书是在1950年到1954年,标准的四年。那四年,学校里运动不断。如果用现在的学分和学时制的标准,我根本...

举孟旗行荀学

塑建“情理结构”即是树立人性,它主要是“知、情、意”,三者又各有其知、情、意的方面,且三者相互渗透。认识以知为主,审美以...

伦理学补注

中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社会变迁,农村人口大规模地进入城市,自由买卖劳动力和契约原则使个体从家庭、家族、乡里在物质和精神上都...

张明扬:李泽厚再谈思想与学问

“思想家淡出,学问家凸显”曾是李泽厚1993年对中国文化界的时代断语,当时引发了一场广泛的大讨论。时至今日,李泽厚认为这...

儒学是宗教还是哲学?

何力先生说,企业家不仅仅关心赚钱,还关心文化、道德、社会发展、国家前途、人类命运这样一些大问题。这是好事。我以前就有个...

李泽厚 刘再复:审美判断和艺术感觉

摘要:刘再复最近完成了专著《李泽厚美学概论》,这一谈话系专著的一部分。谈话的要点是说明审美判断是情感、理解、想象等诸多因...

《美学散步》序

    八十二岁高龄的宗白华老先生的美学结集由我来作序,实在是惶恐之至:藐予...

谁对康德思想影响最大?

  纪念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1724年4月22日-1804年2月12日)逝世201周年。 节选自《批判哲学...

刘再复 个人主义在中国的沉浮

刘再复(以下简称刘):我们在中国具体的语境中讲主体性, 自然更多地强调个体主体性,这就不能不涉及个人,涉及到在中国非常...

从“情本体”反思政治哲学

  编者按 李泽厚先生在2014年出版新书《回应桑德尔及其他》,该书是他阅读桑德尔的《公正》及《钱不能买什么...

李泽厚、杨国荣:伦理、道德与哲学——关于伦理学问题的对话

要点一 李泽厚:伦理与道德的区分是非常重要的。 杨国荣:与其区分伦理与道德,还不如注重道德所蕴含的几重关系。 要点二 ...

李泽厚 干春松:未来中国政治之走向

现在中国需要的是中国式的自由主义,而不是西方式的自由主义;需要的是社会理想,而不是理想社会;需要的是理性主义,而不是情感...

回应桑德尔及其他

原编者按:李泽厚先生近期在美国完成一本对话体新著,书名即《回应桑德尔及其他》。 桑德尔是谁?他是美国政治哲学家,社群主...

再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

  问:你还在写作吗?还有什么新著问世? 答:虽然还有一些东西想写,但身体不行,写不成了。我这一辈子是纯粹单...

形式层与原始积淀

本书不是艺术社会学或学术史哲学,不准备具体讨论艺术起源诸问题。但对艺术起源和艺术本性的一个有关问题———“究竟艺术在先...

经改比政改难,难在阻力更大

  李泽厚今年83岁了。 这两年,身居美国的他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同语反复意义不大,我只谈最重要的问题。”...

青年毛泽东

  不管你是爱是恨,是赞扬还是批判,毛泽东比任何其他人物在中国现代留下了远为庞大的身影。这身影覆盖了、主宰了...

小步走,慢慢来

中国现在需要的不是理想社会,而是社会理想李泽厚82岁了。80岁那一年,他用两句话总结自己的心境:惜彼春华,仓惶避豺虎;抚...

给美国学生讲中国哲学

刘:李先生,你在美国大学里教了那么多年书,讲的又是中国学问,这里该有很多有趣的事吧?美国学生最爱听你讲什么?李:在美国大...

李泽厚、童世骏对话录

李泽厚(以下简称李):你是很早就研究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我看过你写的文章。你是搞外国学问的。童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