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李侠 登录

基础研究该基础到什么程度

最近,重视基础研究,并加大基础研究已经形成一种共识。这种思路的理论基础是美国科技政策专家万·布什(Wannevar B...

科学文化变迁中的博弈

科学文化变迁中的博弈  李 侠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摘要:文化变迁是由两种文化遗传因子...

李侠 孙丹阳:基于心理内容的信念修正与认知治疗

基于心理内容的信念修正与认知治疗 李 侠,孙丹阳 (上海交通大学 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上海 200240) 摘...

李侠 李格菲:大数据政策制定中的认知偏差与伦理靶标

大数据政策制定中的认知偏差与伦理靶标 李 侠,李格菲 [摘 要] 要制定出高质...

简析科学 、科学主义与反科学主义

简析科学 、科学主义与反科学主义 李 侠 (复旦大学 哲学系, 上海 200433) 摘 要:文...

荆棘岁月中的中国科技政策制定的推进者 ———读吴明瑜的《科技政策研究三十年》

前些日子,熊卫民教授来电话询问,有一本新出版的书不知你看过没有? 相信你一定会感兴趣的,如果有想法,不妨写一个书评。后...

科学主义: 阅读当代中国的一把钥匙 —— — 评华世平的《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后毛时代中国的两种文化 ( 1978- 1989 ) 》

自上个世纪 80 年代以来, 有关科学主义的争论逐渐引起了国内学界的普遍关注, 这可以被看作是第二次启蒙运动深入发展的...

李侠 邢润川:论科学知识社会学对科学主义的消解

论科学知识社会学对科学主义的消解 李 侠 , 邢润川 ( 山西大学 科技哲学研究中心, 山西 太原 0...

李侠 邢润川:论科学主义的起源与两个案例的研究

论科学主义的起源与两个案例的研究 李  侠 邢润川 (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

绩效主义下,科学界如何安放学术理想

绩效主义下,科学界如何安放学术理想 李侠 2018年10月起五部委相继发文提出“破四唯”(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

为什么需要科学文化

科学文化是自近代科学复兴以来,基于科学实践而逐渐形成的一种新型文化。科学文化之所以能在与各种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的竞...

推开虚掩的暴力之门:谁是栅栏外的敌人

这个世界最为奇妙的事情就是:我们习以为常的事物,往往是我们最为陌生的事物。这是一种由熟悉带来的陌生,那些所谓的熟悉掩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