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刘梦溪 登录

陈寅恪的“自由”与“哀伤”

我不认为现在已经有了什么“陈寅恪热”,但近年学术界、文化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陈寅恪其人其学,这个特指名词的报刊引用...

陈寅恪的学说为何有力量

在座的是与陈寅恪先生和义宁之学结缘的朋友,也有许多是我的朋友。汪荣祖教授,是我多年的朋友。我还再次看到了陈寅恪先生的三...

国学院应该发挥什么功能?

国学现在越来越“热”了,在教育领域尤其明显:各种各样的启蒙读经班,国学经典昂首阔步进入中小学教材,很多大学也相继开启...

学界精英陨落的一年

  刚刚过去的2014年,是农历甲午年。这一年闰九月。新年过去了,漫长的甲午年还未走完。谁曾想,不久前我们刚...

陈寅恪的学说为何有力量?

在座的很多都是陈寅恪先生以及义宁之学的“有缘”人,也有的是我个人的朋友。汪荣祖教授,是我多年的朋友。我还再次看到了陈寅...

陈寅恪的学问为何有力量

  我们常常感到人文学术是没有什么力量的,内心常常充满了无奈。但读了陈寅恪先生的书之后,对他的学问有一定了解...

“将无同”文化融合是人类未来的大趋势

刘梦溪,1941年生,原籍山东,生于辽宁。196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中国文学专业。后历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学之诤友而士之君子——朱维铮先生其人其学

2012年3月10日下午3时52分,我个人向所欣赏的朱维铮教授不幸逝世。闻讯后打电话给朱夫人张先生,话未出口,已彼此泣下...

马一浮的学术精神和学问态度

在探讨马一浮的学术精神和学问态度之前,我们不妨先讲几个关于马先生学问经历的故事。故事一:1909年,在上海办《民呼》报的...

胡适和梁启超:两个“国学书目”

国学在上个世纪20年代,可以说是一种流行。许多与国学有关的比较大的事件,都发生在20年代。章太炎的上海系列国学讲座,在1...

季羡林先生的精神履痕

正在湖南参加两岸论坛,7月11日上午的开幕式上,坐在我旁边的张颐武教授给我看一条刚收到的信息。看后不禁一阵惊惋,良久闭目...

陈寅恪的“哀伤”与“记忆”

世间凡读寅老之书者,知寅老其人者,无不感受到他内心深处蕴藏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哀伤和苦痛,而且哀伤的意味大于苦痛。按心理学...

有性情的学术

去年年底,具体时间为2008年11月30日,我们中国文化研究所邀集了一次学术聚会,京城学界的老辈硕学和年轻友人多有参加...

国学辨义

今天探讨国学问题,首先须要别择区分厘清国学的这一品格,即把现代国学的取义和古代的“国学”一名,严格地毫不含混地区分开来。...

思想的力量

没想到朱维铮先生也去参加2008年11月杭州的马一浮研讨会。我们对马持论固异,见面交谈却能生出快意。我喜欢他的直言无隐的...

王国维陈寅恪与中国现代学术

我讲的题目是《王国维陈寅恪与中国现代学术》。我想把这个题目的有关背景材料先交代一下。 第一,3年前,即1997年,是王国...

痛悼王元化先生

5月10日,忽得许纪霖兄自旧金山发来的沉痛急函,告知王元化先生于北京时间5月9日22时40分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并云“他...

李零的解读基本符合实际

五月,李零出版了新书<丧家狗:我读〈论语〉>,单就书名来看,说 惊世骇俗 也不为过。果然,此书一出,立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