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刘道玉 登录

有必要就疫情进行一场全国的启蒙

今年年初,在武汉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是非常悲壮的,它不仅迅速流行到全国,而且已经传播到世界大多数国家,引起了世界各国的...

他创造了奇迹——沉痛悼念刘绪贻先生仙逝

先生要长我整整20岁,我们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前后交往有55年的历史,在珞珈山上共同度过了65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师生可谓是...

刘绪贻 立学以读书为本

  去岁寒冬,本应是万物休眠的季节。但是,两位耄耋之年的学者,却仍然在忧国忧民的思考着中国当前诸多的社会问题...

刘绪贻 对“国学热”的反思

王郢: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兴起了一股 国学热 ,学术界对此争论也很大,你们二位对此有何看法? 刘绪贻:现在...

中国高等教育需要“启蒙性改革”

虽饱受疾病困扰,刘道玉依然笔耕不辍,痛陈当代高等教育的种种弊端,竭力倡导创造性教育的新模式。他认为,只有在高校施行创造性...

中国为什么出不了比尔·盖茨

美国微软公司的创始人比尔·盖茨堪称真正的传奇式人物。他于1973年考进了著名的哈佛大学商学院法律预科,1975年辍学离开...

扩招——教育的“大跃进”

一个国家应当有若干所高水平的大学,但是这些大学都不是靠规划搞出来的,或是由领导人发出号召而形成的,而是需要经过长期的学术...

中国大学校庆何以如此之滥

自上世纪90年代始,随着大学合并、改名、升格和扩招之风狂飙,又掀起了一股大学校庆热潮。翻开报纸,一个又一个大学校庆公告,...

办几所象牙塔式大学又何妨

近十年,我国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舆论可谓不小,先后召开过多次中外大学校长论坛,发表的文章不计其数,甚至出版了多部专著。究竟...

给清华大学的公开信

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组织委员会:您们好!清华大学即将迎来百年华诞的喜庆,我借此机会谨向你们并通过你们,向清华大学的师生员工表...

中国高教在转型中迷失方向

在改革开放方针的指引下,我国经济逐步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随后,我国高等教育从上世纪90年代初,也开始进入转型期,这...

读书到苦方觉甜

我在自传《一个大学校长的自白》中,以“读书到苦方觉甜”的专章,叙述了我从私塾到大学再到留苏研究生的学习生活。我并不是苦行...

问责高官与引咎辞职

官在中国是一个特殊的称谓,在古代被称为官的人,都是为皇帝服务的大臣们,即所谓的“官,吏事君也”。在新时代,按照《现代汉语...

办几所象牙塔式大学又何妨

近十年,我国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舆论可谓不小,先后召开过多次中外大学校长论坛,发表的文章不计其数,甚至出版了多部专著。究竟...

八问“国家中长期教育规划纲要” 

最近公开征求意见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是从2008年8月开始制订的,无论持续时间之...

巨星早陨落──怀念杨小凯院士

中国快报2月27日消息/杨小凯教授原是武汉大学的讲师,1983年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师从着名国际贸易顶尖...

说真话难,听真话更难

说真话的虽然不多,但还是大有人在;然而听真话特别是刺耳的批评意见的官员却鲜有。久而久之,人们的积极性受到挫伤,说真话...

大学校长遴选机制改革刻不容缓——兼谈“空降”校长做法的弊端

直属大学是指国家教育部直接管辖的72所大学,既然是直辖的,那么这些大学的领导干部的任免与管理,当然也就是教育部的专利权。...

彻底整顿高等教育十意见书

中国高等教育出了问题。什么问题?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先生说:“大学的问题七天七夜也谈不完。”依我看,中国大学的问题可以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