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李欧梵 登录

理论于我有何“用”?

季进曾经向我提起,想要研究美国的汉学——特别是海外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情况,问我的意见,我颇为犹豫,这有什么好研究的呢?...

一个“闲书呆子”的自白

我是一个爱看闲书的书呆子。 书呆子的定义是:对书看得发痴。不过,我的毛病是,我只对闲书发痴,看正书是没有多大兴趣的。 ...

重读《寻求富强》

王瑶  译 作为班老师以前的学生——一个中国思想史,或许也是这次会议的“变节者”,我觉得自己已不再有资格去...

张爱玲与好莱坞电影

很多学者都曾经讨论过张爱玲电影与好莱坞电影的关系问题,包括我自己。借用陈子善先生的话来说是“永远的张爱玲”,我们研究张...

探索“现代”

一 本文讨论的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有趣的现象,人们对之均有所知,但迄今甚少研究。本世纪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初,上海滩上一...

朱光潜和维柯,人文主义在当代中国的一个悲剧

为了准备这一系列的论讲(《人文今朝》即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我参阅了不少书,其中一本就是萨义德(Edward Sai...

读《延安日记》忆萧军

  第一次听到萧军这个名字,是我在美国念研究院的时候。 一九六三年秋,我迷迷糊糊地转学到哈佛读东亚研究的硕士...

小说的当代命运

在《重构人文学科和素养》中,我举出几位中西大师级的学者,如维柯、萨义德、白璧德和朱光潜,他们这些人都是人文主义者,因为他...

重构人文学科和素养

在全球化的“现代性”影响下,我们的生活和思想模式似乎只有一个“今天”和“现时”,而且(至少在西方)惟“我”独尊,处处以个...

《弦裂》:一个音乐家的流亡故事

战乱和流亡是二十世纪思想和文化史的“主旋律”,然而迄今为止,在这一方面的研究专著并不太多,和中国有关的——无论是外人流亡...

一个“闲书呆子”的自白

我是一个爱看闲书的书呆子。书呆子的定义是:对书看得发痴。不过,我的毛病是,我只对闲书发痴,看正书是没有多大兴趣的。闲书看...

张爱玲的英文问题

读者翘首期待的《雷峰塔》终于出版了,这是张爱玲的一部半自传体的英文小说。从传记文学的角度来看,该书的出版确实是一件大事,...

陈映真和萧斯塔可维奇

陈映真是台湾文坛少有的「知识型」和「信念型」的作家。他的知识领域不限於文学,更注重思想;他的基本信念也不限於政治,而更注...

李欧梵谈经典的阅读和重读

石剑峰采访台湾著名出版人郝明义先生率华语世界的十多位知名作家学者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经典3.0”宣讲团,希冀用名人效应掀起...

当代中国文化的现代性和后现代性

内容提要:本文系作者1999年5月26日在北京大学为文科学生所作的演讲,主要介绍美国学者杰姆逊关于“后现代”文化研究...

李欧梵 季进:现代性的中国面孔

季进:现在关于现代性的论述几乎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话题,到处都可能读到有关的讨论。我知道你很早就开始现代性问题,当年你...

香港,作为上海的“她者”

这一点东方色彩的存在,显然是看在外国朋友的面上。英国人老远的来看看中国,不能不给点中国给他们瞧瞧。但是这里的中国,是西方...

论中国现代小说的继承与变革

白之(Cyril Birch)在其经典名文《中国小说的继承与变革》中,提出了一个十分耐人寻味的问题,即五四小说在中国文学...

深切缅怀王元化先生

刚译完王元化先生的大文《对五四的再认识答客问》,就从上海友人长途电话中听到他逝世的消息,不禁哀伤不已,深悔自己在近年蒙王...

上海的世界主义

在这些外国辖地里边或旁边居住的中国人事实上应算殖民人口,他们是那个带著欧洲殖民体系所有排场的政权治下的“土著”,这个体系...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