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李南央 登录

向新一代新闻人致敬

李大同: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的总编,老三届,曾经的“黑帮”子弟,在内蒙草原生活了11年,没有上过大学。1979年进...

应借覆车追往事

1959年9月,身为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兼毛泽东秘书的父亲李锐,从庐山下来后,成了“彭黄张周反党集团分子”,被开除党籍,...

原汁原味的史料——《父母昨日书》序

第一次看到父母之间的通信,是一九七九年。那年的元月四日,我的父亲李锐在被贬逐整整廿年后,回到水利电力部复职。不久以后...

李锐 温故而知新

一、“代沟” 李锐信1939.11.26–30. 维维,D.昨天发的航空收到了吧?这是我现在急于要问的。 ……维维,...

小学的食堂

紧步大跃进脚后跟儿的是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但是“三年困难时期”也是官方允许的说法。当老百姓明白“灾害”的真正原因...

彭伯伯和彭妈妈

彭伯伯叫彭福臣,我管他的老伴儿叫彭妈妈,我妈妈那一辈儿叫她彭嫂子,没人叫过她的大名,好像家里也没人知道她的大名。 打...

只见过一面的朋友——给丁聪先生鞠躬

今天——5月30日,接到陈四益大哥发来的短文,知道丁聪先生去世了,说丁夫人在丁先生去世前十天告诉他:怀念丁先生的,读...

五十年前的美国人权大游行

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美国黑人女导演艾娃·杜瓦奈执导的电影《萨尔玛》获最佳影片提名和最佳原创歌曲奖。这部电影记述...

从《灰姑娘的故事》说起

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李南央。挺惭愧的,我的学历也就是个初中生的学历,今天能来过把当老师的瘾,感到非常荣幸。谢谢在座的...

在美国看西洋景

“帝国制度轮回十余次而基本结构不改,根本的原因,是不能形成冲出农业文明的力量。因此既不能解决人口与资源关系的长期性问...

在美国遇到的老板

我是1991年6月到的美国,工作到2014年1月退休,在美国三个国家实验室(相当于中国的中科院研究所)工作过。悌忠老...

沪上遗痕 金桥晚霜——格珍给我讲的故事

引言: 2007年5月的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那个长周末,我们在家请了一些朋友吃烤肉,聚会上陈棣大哥讲了他们家结交了近二...

老爹都是一样情

中国人安土重迁,美国人则把家搁在汽车轮子上,将买房、卖房不当回事。这不,我们搬进现在这个家的第八个年头上,右手边刚刚...

女理发师

几年前的一天,和先生一起去给汽车换机油,修车店说要等一个小时候,我们只好上街消耗掉这段时间。 美国的街没逛头,不像国...

公公——回忆我的奶奶

今年十月回国,一天和父亲在一起聊天,我问他:“你这一生有什么让你感到十分遗憾的事情吗?”父亲沉吟着没有回答。我说:“...

青春的音乐——女儿和她的音乐老师们

北京入夏特有的雷雨在大厅外瓢泼,天地间一片昏暗。我担心今天的北京音乐厅可能要出现一半的空位了。没想到,大厅刚刚开始放...

访欧片羽

我在1987年年初经考试得到一次到设在瑞士日内瓦的欧洲核能研究中心(CERN)做访问学者的机会。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国门...

献给“三线”的青春

极小的群体 也许我孤陋寡闻,老三届中有一个极小的群体的经历似乎从未见诸于文学作品——分配到三线工厂的六六届毕业生。...

东郊那所小学

我两岁半进幼儿园,每两个星期回家一次,想家一直是我的一个大问题。我想蔡阿姨做的饭,我想九号楼前雨后飞着许多蜻蜓的花园...

童年琐忆

吐出来的食品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地不知道小时候为什么会那么馋。一直到进了工厂,有人给我提意见,还是说我嘴太馋。大概...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