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郑力刚 登录

缤纷变易,何可淹留—— 怀念“舅舅”,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研究员刘再立先生

2022-09-18 近四十年前妈妈工作的医院里,有不少妈妈的同事让我怀念。今日已过耳顺之年的自己,读历史忆往事...

我是您最笨的学生——十一年学琴记

2022-07-06 记得有人说过北美华人的家里一楼肯定有一架钢琴,地下室则有一乒乓球台。以我在北美居住三十六年...

痴石情深—— 我读《红楼梦》的历程

古典音乐和中国古典文学是我精神生活中的两大支柱。60年代初出生的我,在文革十年浩劫中读书长大,可以说与这两大文化的真正...

酷暑难当——记我的网球活动和一些球友

在北半球,依照天文季节(astronomical seasons),今年的夏季要到9月21日才结束。然而对普通大众来...

洋洋乎盈耳哉——记巴赫《法国组曲》音乐会

2019年十月末的一堂钢琴课完后老师问我周末有什么安排。当得知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时,她笑着对我说给你一个你肯定会接...

万米随想

2021-06-09 现在回想起来渥太华2021年的春天是很不寻常的。持续的高温让3月21日成为自己2020-2...

我所经历的2020年及对未来期许

郑力刚,1978年就读于湖南大学应用数学系,1982年入清华大学从师秦元勋,蒲福全教授读研究生,1984年就职于清华...

阳光下的享受

越野滑雪一个小时,浑身舒泰,背上的衣服都湿透的我,站在绚丽的阳光下,心情无比愉快地享受着这人间的仙境。零下十三度的气...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纪念敬爱的导师蒲福全教授,师母青长明先生

我是1982年9月来到清华大学的。那年春天我报考中国科学院应用数学研究所副所长秦元勋[2]教授(秦公)的研究生。考试...

夕阳西下的绝唱——我所喜爱的音乐与唱片

上星期三我的一位好朋友突然逝世。这位和我在同一研究所工作的,年龄比我大两岁的同事和我一样是越野滑雪和古典音乐的热爱者...

赏乐饮酒话人生——郑力刚先生访谈记

郑力刚,1978年就读于湖南大学应用数学系,1982年入清华大学从师秦元勋,蒲福全教授读研究生,1984年就职于清华...

非常事乃非常人所作

爱情和家庭在每一个人生中应占有最重要的位置,在笔者能听到的十分有限的杜先生音乐中,特别是其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第一钢琴协奏...

多么寂寞的影,多么骄傲的心[1]——学习贝多芬《升C小调第十四钢琴奏鸣曲》第一乐章有感

钢琴奏鸣曲,如同弦乐四重奏,是贝多芬一生都极其喜爱的音乐形式。从25 岁(1795年)发表钢琴奏鸣曲第一,二,三号(作...

人间能得几回闻 — 巴托克第二小提琴协奏曲

知道巴托克(Béla Bartók)小提琴协奏曲的人也许不多。不要说只是偶尔听听古典音乐的人,就是只听古典音乐,并且...

一名旅加华人科学家的行与思

我觉得要更好地融入世界,最重要的是每一个公民的自立、自尊和自重。套句俗话说这些得“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而且也要意识到...

雪天闭门弹巴赫

下点雪在渥太华真算不上是回事。按常景从十一月下旬到三月中旬,隔三岔五,天上就会有些白的东西落下来。大家对此也习已为常...

和调度以自娱—— 加京锻炼记

一. 题记 这篇文章动笔是2009年年初,当时写到越野滑雪就写不下去了,因为越野滑雪有太多的可写。扔在一边都有九年...

翻山越岭 —— 越野滑雪记

1. 两个季节, 两种滑雪,两种越野滑雪,两种越野溜冰滑雪 于我们热爱越野滑雪的人来说,这个世界只有两个季节——滑雪的...

同学少年都不贱——纪念安连俊同事

(本文由学人Scholar公众号首发) 安连俊是清华大学应用数学系 1977 级(数 7)的学生。学业优秀的他,...

那是一个没有大师的时代——纪念敬爱的萧树铁教授

*2001年笔者拜访萧树铁先生时拍的照片 2015年12月11日中午在外面跑步时,纷繁的思绪在脑海里时隐时现。不知...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