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金雁 登录

帕尔乌斯:“红色”007

俄国革命史上有一个传奇的冒险家要么被刻意淹没忽略、要么作为反面人物被打入另册,他就是亚·拉·帕尔乌斯。 帕尔乌斯(...

我如何开始东欧问题研究

我父亲是做苏中党史研究的,我父亲后来在60年代的时候,就是“九评”(1963-1964年,中共九评苏共)的时候,犯了所...

枪炮、理想与金钱:俄国革命中的经费谜团

俄国革命党与金钱 革命是需要花钱的。但是我们以往都知道职业革命家以“革命”为职业,却很少问他们以什么为生?他们从...

蒙古vs罗斯——毁灭还是重生

Q:人常说的罗斯文明起源——基辅罗斯是一种什么类型的国家? A:罗斯的先民既不是航海者,也不是骑马的草原民族,也不...

读不懂的高尔基

手头这本高尔基文集《不合时宜的思想》使我困惑不解。从历史学的角度我对高尔基及他那一代俄国知识分子的“艰难历程”已有所了...

“冰冻”时期

“集体魔法” 1917年的十月革命后,新政权也曾吸引着抱有希望的知识分子,但同时它前所未有的一元化也使知识分子丧失...

俄国的仇犹传统

犹太人自从作为“巴比伦之囚”失去祖国后,在公元4-6世纪开始进入欧洲,由于阿拉伯人的扩张,犹太人加速了离开故土的步伐...

1966——串联琐忆

历史上的今天: “革命大串连的洪流汹涌澎湃...是广大革命师生和红卫兵的革命大熔炉,是学习毛 泽 东思想的最大的最好...

唯成分论年代的经历

1970年我16岁。我们全家“下放”到L县已经五年了。 69年初中毕业以后,因为我们是“黑七类(“地富反坏右”五类再...

“不可用羊奶煮羊羔”

俄国文化保守主义是指以“路标派”为代表的司徒卢威、别尔嘉耶夫、伊兹戈耶夫、布尔加科夫等东正教神学-哲学家创立的思想体...

捷克军团“叛乱”始末

大家知道,一战中对阵的两方是德、奥(及后来的土、保)同盟国与英、法、俄(后来美、意等加入)协约国交战。而奥匈帝国境内...

焦虑的俄罗斯

“焦虑综合症”之一——身份认同焦虑 俄罗斯如今面临几大焦虑,“焦虑综合症”困扰着俄罗斯。 首先是俄罗斯“身份认同”...

“纸牌屋”的建立与垮塌

扳倒“苏联史学之父” 在《无产阶级革命》杂志被点名批判的同时另一个打击目标是“波克罗夫斯基学派”。波克罗夫斯基是1...

历史的裁判权

“拿下史学界” 十月革命后,流亡海外的“白俄侨民”表现出旺盛的创作力和巨大影响,由于流亡者中精英阶层居多,无论是政...

沙皇为什么没有镇压二月革命?

沙俄在1904-1905年输掉了日俄战争十年后,在国内危机四伏的状况下把俄国又投入一场更大的赌博中——第一次世界大战。...

重寻路标:冷战后的东欧知识分子如何继续成为“反对派”?

“后共产主义”时期的东欧俄罗斯思想界,与社会、经济、政治层面的多元状态相似,呈现出一种说不上是兴旺还是萧条的状态。旧...

当受害者与害人者同为一身

俄国的“雅努斯现象” 在俄罗斯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是,往往“受害者与害人者共为一身”,就像希腊神话中的双面人雅努斯一...

每个民族都要正视自己的痼疾

当代俄罗斯怎样落实“政治转型”是我们很关注的题目。两年前我们在俄考察了他们如何处理前体制的政治迫害及其遗留问题,并与...

大国之间的民族

中欧国家的地缘政治(一) 横亘在西欧与俄罗斯之间的近二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居住着几十个民族、近2亿人口、现在有21...

政治和解中的“牵线人”

1980年底,团结工会的会员发展到1000万人,占全国职工的80%,大量基层企业工会成建制加入使得官方工会濒于瓦解。...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