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金雁 登录

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

谁都知道,俄罗斯文学是世界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高尔基曾说:“没有一个国家像俄国这样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就出现了灿...

涂鸦小记

萌生拿起画笔的念头最初来自课堂,这两年给90后甚至00后上课,与80年代初站上讲台给学生上课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那个...

“好色”的俄罗斯

我有一次上课讲俄罗斯东正教与希腊正教的继承关系时,有学生提问说,老师,俄罗斯是不很是“好色”?我当时一愣,他指着PP...

被树叶掩盖的真相

我们都知道二战前英法张伯伦、达拉第的“绥靖政策”,以牺牲小国利益对恶纵容而助长了法西斯的气焰,加速了战争的爆发,但对战...

帕尔乌斯:“红色”007

俄国革命史上有一个传奇的冒险家要么被刻意淹没忽略、要么作为反面人物被打入另册,他就是亚·拉·帕尔乌斯。 帕尔乌斯(...

我如何开始东欧问题研究

我父亲是做苏中党史研究的,我父亲后来在60年代的时候,就是“九评”(1963-1964年,中共九评苏共)的时候,犯了所...

蒙古vs罗斯——毁灭还是重生

Q:人常说的罗斯文明起源——基辅罗斯是一种什么类型的国家? A:罗斯的先民既不是航海者,也不是骑马的草原民族,也不...

读不懂的高尔基

手头这本高尔基文集《不合时宜的思想》使我困惑不解。从历史学的角度我对高尔基及他那一代俄国知识分子的“艰难历程”已有所了...

“冰冻”时期

“集体魔法” 1917年的十月革命后,新政权也曾吸引着抱有希望的知识分子,但同时它前所未有的一元化也使知识分子丧失...

俄国的仇犹传统

犹太人自从作为“巴比伦之囚”失去祖国后,在公元4-6世纪开始进入欧洲,由于阿拉伯人的扩张,犹太人加速了离开故土的步伐...

1966——串联琐忆

历史上的今天: “革命大串连的洪流汹涌澎湃...是广大革命师生和红卫兵的革命大熔炉,是学习毛 泽 东思想的最大的最好...

唯成分论年代的经历

1970年我16岁。我们全家“下放”到L县已经五年了。 69年初中毕业以后,因为我们是“黑七类(“地富反坏右”五类再...

“不可用羊奶煮羊羔”

俄国文化保守主义是指以“路标派”为代表的司徒卢威、别尔嘉耶夫、伊兹戈耶夫、布尔加科夫等东正教神学-哲学家创立的思想体...

捷克军团“叛乱”始末

大家知道,一战中对阵的两方是德、奥(及后来的土、保)同盟国与英、法、俄(后来美、意等加入)协约国交战。而奥匈帝国境内...

焦虑的俄罗斯

“焦虑综合症”之一——身份认同焦虑 俄罗斯如今面临几大焦虑,“焦虑综合症”困扰着俄罗斯。 首先是俄罗斯“身份认同”...

“纸牌屋”的建立与垮塌

扳倒“苏联史学之父” 在《无产阶级革命》杂志被点名批判的同时另一个打击目标是“波克罗夫斯基学派”。波克罗夫斯基是1...

历史的裁判权

“拿下史学界” 十月革命后,流亡海外的“白俄侨民”表现出旺盛的创作力和巨大影响,由于流亡者中精英阶层居多,无论是政...

沙皇为什么没有镇压二月革命?

沙俄在1904-1905年输掉了日俄战争十年后,在国内危机四伏的状况下把俄国又投入一场更大的赌博中——第一次世界大战。...

重寻路标:冷战后的东欧知识分子如何继续成为“反对派”?

“后共产主义”时期的东欧俄罗斯思想界,与社会、经济、政治层面的多元状态相似,呈现出一种说不上是兴旺还是萧条的状态。旧...

当受害者与害人者同为一身

俄国的“雅努斯现象” 在俄罗斯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是,往往“受害者与害人者共为一身”,就像希腊神话中的双面人雅努斯一...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