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金雁 登录

插队的日子

青黄不接“借粮”难 1971年我插队到陇西靠近岷县南部二阴山区的菜子公社。插队的第一年我们吃的是供应粮,和原来没有插...

那些年的穿衣囧事

一 在上世纪70年代之前的短缺经济时代,居民穿戴用度的纺织品供应极其贫乏,棉花制品是最主要的来源,供小于求的局面一直...

“民粹派倾向”之争

“以恶达到善”是不会受到谴责的 “用非法手段获取资金”原本是哥萨克的手法,以至于现在俄语俚语中仍把偷窃和抢劫叫做“干...

东欧没有“剧变”,人民从未留恋

剧变后的东欧总体来说并不太富裕,民众满意度也不尽相同,但是却有一些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比如在物质达到一定水平以后,鼓励人...

我们早就该关门了——苏俄的“政治自由”问题

警惕“一个在共产主义基础上的革新了的皇帝专制” 从马克思主义传入俄国、俄国社会民主党诞生之日起,就把“争取政治自由”...

哥萨克与犹太人的血海深仇

哥萨克的特点之一:哥萨克历来具有打家劫舍的“绿林思想”和“有奶便是娘”的“傍大户”风格。 在河滩地段打劫过往商船是他们...

破解红色文豪高尔基政治立场转变之谜

苏联时期的城市,第一条主干道叫列宁大街,第二条通常就叫高尔基大街。高尔基这位苏俄文学的泰斗,一生曾有过多次“自我否定...

破解红色文豪高尔基政治立场转变之谜

苏联时期的城市,第一条主干道叫列宁大街,第二条通常就叫高尔基大街。高尔基这位苏俄文学的泰斗,一生曾有过多次“自我否定...

跟着姥姥学生活

我不敢说姥姥对我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持家过日子”来说,姥姥无疑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位老师,“有您这碗酒...

秦晖 入欧十年:波兰人怎样看世界

2014年是波兰正式加入欧盟十周年,与巨变二十五周年一样也是这年的“大日子”。如果说巨变意味着波兰脱离了苏联控制的东...

波兰与俄罗斯的乌克兰纠葛

  历史上是有波兰与俄罗斯长期争夺乌克兰的问题,但如今俄罗斯或者说普京仍然是老思维,波兰或者欧盟却已经变了。...

金雁 秦晖:20世纪初俄国的歧路

正是这种互相看不起,导致了1905年宪政机会的丧失和此后俄国的无穷灾难!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反思当年事,索翁与其苛责...

从斯托雷平到普京

  “战败引起革命”和“革命导致战败” 如前所述,斯托雷平的政治“反动”和经济改革都引起了社会不满和反弹,乃...

谁断送了沙俄的改革?

  索尔仁尼琴:俄国转轨的一面镜子 列宁曾说,列夫·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其实我们可以说,索尔仁...

走向公民社会:转轨时期的东欧民间组织

东欧转轨前后,与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相伴的公民社会发育是当时社会变革的一个重要表现。各种形式的非政府组织(NGO)、...

世纪之交的东欧左派

世纪之交的数年里,东欧左派的分化、重组仍不断出现新景观。一些情况是剧变后第一个十年所未见过的。 一新斯大林主义的兴起...

俄国民粹主义的缘起

经典民粹主义仍然以俄国民粹主义为代表,它不能不成为我们重新认识民粹主义的门径。要想了解俄国民粹主义,首先要了解俄国的...

俄国为什么能够发生革命?

  长期以来围绕“俄国为什么能够发生革命”这个老话题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争论。俄国革命当然不是一夜成熟的,它是一...

俄国知识分子的真实形象

  狐狸”与“刺猬”的“社会主义” 19世纪后半叶,这些“叛逆的神甫子弟”终于形成俄国革命知识分子左翼,他们...

谁葬送了南斯拉夫

  4月5日,荷兰海牙地区检察机关公布最终报告,确认3月11日在海牙联合国监狱去世的前南联盟总统斯洛博丹·米...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