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金克木 登录

诗作为传达信息中介

古诗形态学研究设想之一 作为人类社会精神生活一部分的艺术,作为艺术一部分的文学,作为文学一部分的诗, 是不是可以...

文通葛郎玛

《马氏文通》出版于一八九八年,到今年整整一百岁了。 这是第一部汉语语法书,几乎是一直受到批评,说是套用欧洲“葛郎玛”...

文艺的地域学研究设想

孤陋寡闻,略抒一见,只当闲谈。 我觉得我们的文艺研究习惯于历史的线性探索,作家作品的点的研究;讲背景也是着重 点和线...

三谈比较文化

我国有一大笔文化遗产现在还没有整理,这就是那些从古代印度传来的佛教文献。大略 可以说有下列几项,都不包括中国人自己...

《梵佛探》自序

现在将我发表过的研究或论及古代印度文化的24篇文章结 成一集出版,以便读者参阅。这些多是“草创”之作,不足人“方家 ...

《天竺诗文》序

这本译诗集名为《印度古诗逊,先要说明两点:一是“驯的范 围,二是“古”的范围。 所谓“驯,并不是在印度古诗中选出最好...

《梵语文学史》前言

本书是1960年写出的讲义,1963年作了一些修改和补充,曾 于1964年印出,作为高等学校文科教材,现在出版,我已...

生命

生命是一粒白点儿, 在悠悠碧落里, 神秘地展成云片了。 生命是在湖的烟波里, 在飘摇的小艇中。 生命是低气压的太息,...

雨雪

我喜欢下雨下雪, 因为雨雪是你的名字。 我喜欢雨和雨中的小花伞, 我们可以把脸在伞下藏着; 我可以仔细比比雨丝和你...

逃犯的剃刀

公元十四世纪前期,大约是一三二八年,从法国的一所监狱中逃出了一个囚犯。那时正 是欧洲的中世纪,在历史书中多年被称为黑...

评徐梵澄译《五十奥义书》

世界上古文化中头等重要的典籍之一的《奥义书》译成汉文出版,而且有五十种之多,这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尤其重要的意义是,...

两个月亮

传说大半个世纪以前有一对夫妇,男的是科学家,女的是文学家。有天晚上两人一同散步。正值秋高气爽,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女的...

谈谈汉译佛教文献

大约30多年前,我住在印度的佛教圣地鹿野苑的招待香客的“法舍”里。那地方是乡下,有两座佛教庙宇,一座耆那教庙宇,一所...

从鉴真东渡传梵本谈起

鉴真和尚现在是中日友好中的著名古人了。我想从有关他的一件事谈起,谈一些与他无 关的话;并不是想凑热闹或押冷门,只是读...

怎样读汉译佛典——略介鸠摩罗什兼谈文体

中国佛教典籍的丰富在全世界当可算第一。我曾就其中的汉译文献部分写过两篇文章略 作说明。①但汉译佛典数量庞大,一般人不...

佛学谈原

我的有关佛学的几篇文章合起来可以取名“佛学谈原”。 “谈”指的是文体多半是谈话,不是讲义,也不是学位...

公孙龙,名家,立体思维

公孙龙说了一句“白马非马”,名垂千古。 他虽然小有名气,可是冷落了两千几百年,直到二十世纪初期严复才好像是发现了,原...

“古文新选”随想

闲来遐想,《古文观止》的流行大概截止了。那是元明清四书义八股文时代古文读物中的畅销书。古文是对“时文”即八股而言,继...

纪念欧阳竟无大师

欧阳竟无(渐)居士是佛学大师,也可称儒学大师,生于一八七一年,今年是他一百二十岁的周年“祭”了。我想起他来是因为偶然...

奇人不奇——记于道泉教授

中央民族学院于道泉教授是一位奇人。这几乎是公认的。他究竟奇在何处?稍微想想,我觉得也并不奇。 他是藏文专家,最先译出...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