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金观涛 登录

反思“人工智能革命”

柯洁和AlphaGo的对决,再次掀起人工智能的讨论。伴随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互联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互相融合进而有可能...

二十年的思考与求索

我心中的马克思:对思想解放的渴望 罗曼·罗兰曾把人生比喻成那浩浩荡荡奔流着的大江,人内心世界和自我意识的觉醒一开始往...

现代民族国家与契约社会

本文首发于《中国法律评论》2017年第2期思想栏目 关于现代社会形成的分析,可以从实然和应然两个层次来展开。所谓实然层...

中国人可以告别革命吗?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是与全社会面临道德危机和不可遏制的腐败联系在一起的。革命人生观作为一种新道德,是中国社会现代转型特有现象...

《实践论》与马列主义儒家化

1942年,中国共产党开始了著名的延安整风,用「实事求是」反对「本本主义」。从此,中国共产党人改变了对马列书本和原典的...

科学与现代性——再论自然哲学和科学的观念

原载于《科学文化评论》第6卷 第5期(2009):50-68 两千年来一向无害的一个准则,一个道德的老生常谈,...

“自然哲学”和科学的观念:从《继承与叛逆:现代科学为何出现于西方》谈起

原载于《科学文化评论》第6卷 第4期(2009) 多么巨大的存在之链啊!它从上帝那里开始,自然,以太,人类,天使,...

传统社会的现代转型

结构提要: 现代化成为全人类不可回避的命运--为什么必须区别学习过程和起源过程--学习的前提:人不能引进道德上错误的...

金观涛 樊洪业 刘青峰:文化背景与科学技术结构的演变

在历史上长达千余年的时期内,中国科学技术曾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并对整个人类文明作出了许多有决定性影响的贡献;但在近三、四百...

奇异悖论——证伪主义可以被证伪吗?

原载于《自然辩证法通讯 》第十一卷 总60期     1989第2期     ...

金观涛 刘青峰:为什么中国古代哲学家没有发现三段论?

原载于《自然辩证法研究》第18卷1期    一九八六年一月 一、三段论是由一般推知个别吗? 一...

通向主观真实之路——洛佩斯的绘画

绘画和雕塑艺术一直在两个极端之间徘徊:把握物理学意义上的人和理解他的梦。——洛佩斯 一、被扩充了的直接经验 192...

金观涛 刘青峰:探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统一的方法论

原载于《哲学研究》1985年第2期 方法无处不在。它制约着人们提出和解决问题的角度。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有统一的方法吗...

金观涛 刘青峰:试论中国式的自由主义──胡适实验主义和戴震哲学的比较

  本文为我们接受蒋经国国际学术交流基金会资助的研究课题“中国近代自由主义起源与发展之观念史研究──从乾嘉到...

金观涛 刘青峰:皇权的放大——宦官与外戚干政

  本文摘自金观涛、刘青峰:《兴盛与危机:论中国社会超稳定结构》,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标题为编者所拟。 ...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本文摘自金观涛:《探索现代社会的起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 结构提要: 马克思主义的三大来...

金观涛 刘青峰:反右运动与延安整风

  本文导读: 很多人不理解延安整风对统一党的意识形态的奇妙功能,也很难明白共产党在战争年代为甚么要花如此长...

永不放弃的追问——写在《极权主义的起源》成书60年

*本文原载於《思想》第12期《族群平等与言论自由》。 无论我们能从以往历史中学得多少,都不能使我们预...

金观涛 刘青峰:毛泽东思想与当代“圣王”

在中国共产党发展史上,有两个关键时刻,一个是1935年遵义会议,毛泽东获得共产党实际上的最高权力:另一个是1942年延安...

否定文革——八十年代的二次启蒙

经济观察报:你原来是北京大学化学系的学生,是什么机缘使得你的兴趣转移到了人文社会科学?金观涛:机缘就是文化大革命。一场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