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胡泳 登录

媒体是社会的连接组织

克莱·舍基说,媒体是社会的连接组织(connective tissue)。 以前媒体可以被分为公共媒体(如一小组专业...

“互联网+”:褪去流行的外衣之后

互联网首先是一种高速增长的基础设施,是所有试图凭借其有所作为的力量必须仰赖的基矗“互联网+”与经济增长的勾连,不仅仅...

戊戌变法与明治维新何以迥异(之二)

让我们比较一下中日两国维新力量与守旧力量的对比。日本明治维新时,以幕府为中心的守旧势力已经十分脆弱,幕府统治摇摇欲坠。...

戊戌变法与明治维新何以迥异(之一)

谈到日本的明治维新,人们往往会联想到中国的戊戌变法。这两次维新有著惊人的相似之处。它们的历史背景相近、时间相隔不远,先...

后真相与政治的未来

造成后真相时代来临的原因众多,如技术与媒体的演进、经济与社会的不确定性、以及后现代主义和相对主义的全面兴起,但事实的土崩...

高质量新闻的命运

在数字时代,调查性新闻不需要变成一种牺牲品。实际上,创造性地思考如何进行传递的新闻机构,有办法比任何时候都能传递更多的...

自动化到来后,新闻人的价值何在?

8月22日,网易新闻“闻学社沙龙”以《人工智能将如何重塑新闻业》为主题,邀请了来自北大、中大、路透社、新华社等机构的专...

制造业与互联网要互相融合

如何重新定义传统制造业 最近提硬件复兴或者是硬件革命,或者还有很多其他的同义词,比如说新工业革命,甚至是物联网,都牵...

界限的消失:活在时代的夹缝里

儿童与成人界限的消失;男人与女人界限的消失;英雄与凡人的融合;工作与休闲的模糊化——我们都是越界人,活在时代更替的夹缝...

切勿同青少年的生活方式作战

风头正劲的手游《王者荣耀》似乎卷进了舆论漩涡。 这事倒不意外。游戏在中国是有原罪的。有原罪而兼走红,简直是大逆不道。 ...

解读互联网时代的悖论

管理哲学家查尔斯·汉迪以“组织与个人的关系”“未来工作形态”的新观念而闻名于世。他把世界上的问题分为两种:一种是“收敛...

走进众声喧哗时代:中国互联网20年

我们了解了更多,但我们因此更加不解。我们不停地说话,却丧失了倾听的能力。我们打破权威,但同时对要紧的事物失去了敬畏之心...

互联网与“观念市场”

【内容提要】 在有关表达自由以及媒介责任的论述中,一直存在所谓“观念市潮(marketplace of ideas)的...

慎议

自 1950 年代开始,西方主流政治理论认为,政治活动是工具性的,本身不具有价值, 政治行为是私人的事务而不是公共事务...

互联网的“宪章时刻”

互联网的“宪章时刻”存在三个凸显的主题:自由与控制的关系,数字信任的建立,以及如何填平数字鸿沟与提高网络素养。这将决定...

中国企业家:一个不成熟和暧昧的阶层

——在“晚清转型期的政商关系”主题沙龙上的发言 时间:2015年8月9日下午3:00-5:00 地点:北京希...

胡泳 张耀升:2014:中国与世界互联网的交汇

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有可能改写世界互联网版图 中国互联网生态在2014年有着显著的改变,这个改变像是一场蜕变。若从2...

尤文奎 电视的未来

摘要:传统电视行业,包括电视台、电视内容商、电视运营商等,被网络视频颠覆的命运似乎不可避免。电视的未来建立在基于开放...

有关“微信十条”的十条

1、什么是资质,什么是内容 中国有关互联网信息,或特别地,有关互联网新闻信息的管理规定,基本不脱两个主要限制:一是资...

互联网不需要反垄断

360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一案,人称中国互联网反垄断第一案。被视为中国互联网业垄断者的腾讯,其遭际与世纪之交的微软...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