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胡发云 登录

作协制度是极权国家的一项重要安排

近日,博友说,胡发云、方方该退出作协。我说我近十年前就已经退出三级作协并奉还从未使用过的各类头衔。十五年前已经宣布不再...

战争,一个医生的命运——从父亲的“交代”材料看历史

1991年深秋的一天,父亲过完他的虚岁八十大寿两个多月之后,兀然离开了我们。办完后事,送别了一拨又一拨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

在死亡到来前,写一些真想写的东西

长篇小说《迷冬》出版时,并未被伤筋动骨地修改。在作者胡发云印象里,这是自己众多小说中,首次以完整面貌出版的一部。他在20...

沧桑岁月中的坚守与执著

胡发云生于1949年,一个新旧交替的时刻,从此与新中国一起成长。胡发云少年时爱诗,爱音乐,也爱玩,读到了许多同龄人当年不...

许多莫名禁区中的话题,是可以慢慢“脱敏”的

从2006年的《如焉@sars.come》到2009年的《隐匿者》,胡发云还是一如既往地正面书写着历史与现实的“敏感话题...

老海失踪

1思思打来电话的时侯,老阳与何必正拥着薄被倚在床上看一部美国枪战片的碟子。一段时间以来,他们常以这种方式打发晚上无聊的时...

驼子要当红军

驼子要当红军红军不要驼子因为驼子的背太高容易暴露目标--当代新童谣1 千僖之夜,中欣的姐姐北定,从京城打来电话贺新年。北...

媒鸟5——一个说话人的传记

如今,老齐齐常常兀然就回想起儿时的情景。回想起那条九曲老巷,那座青砖老屋,那堂屋通往后厢房的走道,还有那夏日里,从走道中...

老同学白汉生之死

几年来,一直想写写白汉生。又不知如何落笔。渐渐地,快要将他淡忘掉。老同学们偶尔相见,也不再提起他。不久前的一天,参加一个...

当此时代,文学何为? ——关于“心灵之死”及其它

○李静(以下简称李):我认为您是一位道德作家,在小说中直接表达对潜藏于现实和历史深处的各种道德问题的关注:比如记忆与遗忘...

想爱你到老

与你年轻时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杜拉斯 你离去已经数月,常想对你说点什么,却又无言。大悲无泪,大恸无声。只...

萧瑟之诗

泥泞及随想1成百上千辆卡车在震天的锣鼓声中驶出都市,一边行进,一边消失于一条又一条乡村公路上。我们的那辆卡车最后停在一个...

心性之声

盛夏,写完《死于合唱》,准备外出。行前去附近一条小街,买点零碎物品。走着走着,听得一阵歌声从前面飘来。是一个男声在唱一首...

射日

1金太阳娱乐城近日闹鬼了。一条莲子街的人都在说这件事。周末午夜十二点,正是娱乐城的良辰美景时。热情典雅的交谊舞结束,温柔...

葛麻的1976——1978

如今,新中国的历史,常用三大块时间来表述,一块叫“十七年”,也就是文革前的十七年,1949-1966;一块叫“十年动乱...

乡村婚宴乐手

插队时,正是青春惆怅的岁月。知道这一去,会有许多的寂寞与单调。便带了许多的书,还有一把二胡,一架手风琴。二胡乡亲们大都见...

人的家园 水的家园

洪水一公分一公分地退去了,一场惊心动魄又壮丽辉煌的活剧正在缓缓落下帷幕。汗水与血水,毁灭与生存,团结,牺牲,坚韧,苦难,...

泥泞及随想——《我们曾经年轻》序

1成百上千辆卡车在震天的锣鼓声中驶出都市,一边行进,一边消失于一条又一条乡村公路上。我们的那辆卡车最后停在一个小镇。往前...

明年可有鱼?──世纪末说人心之二

小时侯,读阿凡提的故事,有一则至今记得:一群有钱有闲的混混儿,看中了阿凡提的一群肥羊。他们急匆匆跑到阿凡提家说,你知道吗...

红鲁艺

“红鲁艺”是文革初期一支中学生文艺宣传队的名字。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初,我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大串联之后,乘一艘美国登陆艇从上...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