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华生 登录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土地制度?

在农业社会中,土地的基础功能是要能维系人的基本生存。由于生产率水平低下、剩余农产品有限,城市化的非农业人口必然不能多,...

中国转型关头的真实挑战

左右中国未来发展的,是经济问题 各位下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来交流,我下面主要讲讲中国的经济。中国这三十多年来,它最大的...

我们怎样读懂杜润生?

杜老属于真诚的理想主义追求者,早年为了改变黑暗的社会现实而投身革命,一辈子献身于人民特别是农民的解放和福祉,90年代以后...

破解土地财政,变征地为分地——东亚地区城市化用地制度的启示

[摘要]土地制度改革是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环节之一,中央也以谨慎稳妥的态度布置了试点。试点的好处是可以摸索经验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土地制度?

在农业社会中,土地的基础功能是要能维系人的基本生存。由于生产率水平低下、剩余农产品有限,城市化的非农业人口必然不能多,...

文贯中 华生 贺雪峰:2014年最精彩的土地改革激辩

12月29日,凤凰财经联合东方出版社和天则经济研究所为大家奉献了一场精彩的土地问题大讨论。本次活动邀请到美国三一学院终...

东亚成功转型源于土地私有?

  城郊农地开发是分歧的核心 我在回答周其仁教授的批评时曾经指出,周教授主张的真农房农地入市,我从改革的方向...

地方小捣鼓难有大用 中国改革要有大思路

  如果要学淡马锡模式,央企的薪酬制度改革就不是今天这个做法。淡马锡模式是在商言商,用人薪酬全部市场化。但现...

莫干山会议的历史作用

  1984年9月3日至10日,全国首届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举行。这时正值农村...

土地涨价归谁?

  上篇说到,周其仁教授主张要让农民能自由对市场做出反应,以“房转地转,帮衬人转”,我是举双手赞成的。我们的...

邓小平“政经双轨制”成就中国也挑战中国

  如果中国改革的此岸彼岸隔着一条河,华生是那种不愿只摇旗呐喊,而是善于低头思考,试图找桥渡河的学者。 从1...

我们怎样纪念杨小凯?

一个人无论有何成功,一定要有谦恭之心。大一点的成功离不开天赋,那是上天所赐。后天自己再有所为,天不假时,仍不免壮志未酬。...

农地农房入市:陷阱与跨越

  上篇说到小产权房是违建,如同走私,只能依法处理,不能合法化。处理的办法除了对若干严重破坏规划的建筑进行拆...

小产权房合法化,会不会天下大乱?

  我在上一篇以“现代社会中的土地开发建筑权问题”为题的文章中,质疑了周其仁教授的批评,很快得到了周教授直率...

论土地制度改革的六大焦点分歧

无论以谁为主体进行城镇化,严格区分公益非公益用地的征收补偿都是不可行的。因此,防止公权力的滥用,得釜底抽薪,硬碰硬地断掉...

与周其仁商榷西方“建筑不自由”与土地规划

  我最近关于土地制度改革的文章看来“得罪”了不少学界的同仁。先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盛洪教授牵头的课题组找上门来...

土地制度改革的三大焦点分歧

中国的土地制度,特别是近年来越演越烈的土地财政制度,存在诸多重大缺陷,亟待全面改革。然而,土地作为外部性极强的特殊资源,...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并不存在

  中等收入陷阱是世界银行继1993年出版的《东亚奇迹》之后,于2007年出版的《东亚复兴——关于经济增长的...

东亚奇迹启示中国复兴

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与我们人均资源状况、文化背景相近的东亚成功现代化的经验,可以为我们提供重要启示。 世界银...

走出土地制度改革的误区

三中全会后土地政策引起普遍关注,但是对其的误读和歧异也不少。要贯彻落实好三中全会的精神,需要走出几个误区,并借鉴其它国...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