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黄有光 登录

李光耀功过 “九一开”

新加坡人民对李光耀的哀悼程度,是我以及多数人(包括李光耀的长子李显龙,新加坡现任总理)所想象不到的。人们为了能够有几秒钟...

李光耀、温思敏与新加坡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于3月23日凌晨3点18分逝世。我没有资格与能力盖棺定论,但可以谈一些感想。我出生于马来西亚,于...

对纪念杨小凯的感想

  今年七月七日是杨小凯(中国改革开放后出国成大名的几位学者之一)逝世十周年纪念日。我已经于7月1日在《东方...

去世十周年再忆杨小凯

中国改革开放后出国成大名的几个学者之一杨小凯,患上肺癌数载,终医疗无效,不幸于2004年七月七日早七时(七七)49分...

对中国债务与房价危机论的商榷

  早报言论版吴迪的《亚洲金融危机风云再起》与易宪容的《新兴市场震荡会引爆中国金融危机吗?》两篇文章,都认为...

中日经济战怎么打?

由于钓鱼岛问题,全国反日情绪高涨,论者已经在谈中日经济战。笔者对钓鱼岛问题没有深入的研究,只大约知道它是中国传统领土,但...

丁学良 黄有光等:中国为何“四面皆敌”

主持人许曼:非常感谢大家光临我们深大高级研究中心。中心每年会搞一些高端的学术论坛和讲座,以前主要以讲座为主,我们今天联合...

诚征绝对(绝妙对联)

我在本博客中“十万元诚证绝对(绝妙对联)”一文的征联,于2009年11月底截止。由于应征联没有超越原联,只发出十万元奖金...

寻找增长与快乐的最佳配置

过去20年中,东亚经济奇迹令世界瞩目,各种赞誉性的研究铺天盖地。相比而言,反思和提醒性的研究则比较匮乏,或...

消费不需鼓励, 政策目标是让人快乐

编者按:黄有光并不信神,对他来说,也许唯一的上帝是快乐。对快乐的终极推崇,拉近了经济学与普通人的距离,使经济学回归到本真...

你要多快乐?

为何经济增长没有显著增加快乐?衣食足而知礼义。温饱之后,重视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是否能够增加人们的快乐,是很自然的。怎样的发...

从偏好到快乐:较全面的福祉经济学

今天是我第一次到天则研究所。虽然我认识茅老师已经很久了,但以前还从未到过他所创办的天则经济研究所,所以非常高兴。也很高...

正统经济学的威力、局限与拓展

1. 什么是正统经济学的核心?正统经济学有系统地与严谨地(多用数理方法)分析消费者与生产者在约束条件下极大化的理性行为,...

论杨小凯的贡献

杨小凯患上肺癌数载,终医疗无效,不幸于七月七日早七时七七四十九分离开了世界。我已经写了一篇《我所认识的杨小凯》。本文着重...

快乐、基数效用与人际比较:经济学者反主观概念的偏见

* 本文部份论点,取材自拙作 A Case for Happiness, Cardinalism, and Inte...

泛评《制度经济学三人谈》

不久前在国内听到对《制度经济学三人谈》两种相反的口头评论,就买了一本,抽空读完,并草此评论,以飨读者。 著者(或对谈...

我所认识的杨小凯

杨小凯患上肺癌数载,终医疗无效,不幸于七月七日早七时七七49分离开了世界。 2001年9月诊断为肺癌时,医生说预期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