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何怀宏 登录

何怀宏 周濂:正义——历史的与现实的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本文整理自2017年8月19日举行的东方历史沙龙(134)何为正义?何为诚...

如何解读特朗普背后的孤立主义倾向?

美国在世界全球化体系里面是重中之重,不得不予以关注。我主要就以下三个方面谈一点自己的看法:第一,全球化的多重含义及反全...

知识分子,以独立为第一义

(作者曾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

康德论改革与服从

一、康德一个尚未引起足够注意的方面 在西方哲学家中,康德一直颇受国人的注目。在这方面,我们可以举出从王国维、范寿康、贺...

公民义务与公民不服从

西方讨论“civil disobedience(公民不服从)”的最热点是在20世纪60末到70年代初的时候,那时,雨果...

“公民不服从”中的法律、道德和宗教

西方传统中的“公民不服从”是一种综合了道德、法律和宗教(或者说精神信仰)三方面的一种行为或运动,至少从实践的角度看是这...

老百姓如何应对恐怖主义?

我们不要让恐慌占据我们的心灵。我们还是应该“该干嘛干嘛”,该出门就出门,该吃饭就吃饭,该看戏就看戏。恐怖分子的一个重要...

学以成人,约以成人

在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与辛亥革命之后发生的新文化运动,试图唤起“吾人最后之觉悟”,即进行思想、文学乃至语言文字之革命,其...

活下去,但是要记住

内容提要:莫言笔下的乡土历史分成三种:一是其亲历的历史;二是亲闻的历史;三是传闻的历史。作者写作的最大优势和最精彩部分...

“失败者”也写史的新时代已来临

我们这里所谈的“历史”自然不是人们实际活动的第一手历史,而是被书写成文的第二手历史。有一句名言“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我们能对罗尔斯的遗产说些什么

如果说第一个原则的要义是保障自由---保障所有人的良心、信仰、言论自由和政治参与的自由;第二个原则的要义则是希望平等和尽...

守卫底线伦理

  对于底线伦理的观点,我在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论著《底线伦理》和《良心论》中有具体讨论。扼要地说,它是一种...

从“尊尊亲亲贤贤”到“自由平等博爱”

以“亲亲”为序的博爱,这样的博爱才能落到实处,也比较符合人性而且可行。过去讲爱远方的人而不爱身边的人,爱未来的人而不爱现...

中国的忧伤

按:5月5日——15日,由高和资本等机构资助,卓伦文化、译艺网策划组织的中法文化交流活动在巴黎举行,五位中国学者、作家...

钱理群 “国家”中的“国民性”

  鲁迅为什么终生关注国民性? 鲁迅在1902年就和许寿裳先生讨论过什么是理性的人性,中国国民性的弱点是什么...

战争的初始本性与理想主义——读薛忆沩战争系列小说《首战告捷》

很难预料到薛忆沩会写出《首战告捷》这样一个系列的战争小说。战争毕竟远离中国许久,即便是离得最近的一场边境战争,也离我们...

寻求极端之间的中道与厚道

  何怀宏,1954年生于江西樟树市,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主要从事伦理学、人生哲学、社会史等领域的研究。...

旁观审判记

(作者附记:本文是应一家报纸“我的三十年”之约,写于2012年初秋,但似乎没有刊出。现在对重庆事件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

国家要像个国家的样子——重温梁启超的宪政思想

“国家要像个国家的样子”,在今天的世界形势下,最终必须是一个宪政的国家、法治的国家、民主共和的国家。国家要持久强大,对外...

新伦理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

中国弃君主行共和已经百年,现在正进入它的第二个百年。抚今追昔,它是有许多方面可以感到骄傲的:在历经战乱和动荡之后,中国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