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葛兆光 登录

不今之学——读《陈寅恪集·书信集》

大概是在1996年初的时候,台北的王汎森兄寄来一封厚厚的信,打开一看,原来是陆续发表在《联合报》上的《傅斯年来往书信...

“倭国是中华世界的一部分”?——读冈田英弘《日本史的诞生》

早餐后去东京大学,偌大的校园里空无一人,显得很寂寥,但各处的杜鹃花却开得热闹。从龙冈门进去,经医学院、图书馆到安田讲堂...

日本学者眼中的琉球史——读纸屋敦之《东亚中的琉球与萨摩》

琉球是东亚海域史上一个值得关注的焦点。从明到清,琉球既是中国为中心册封体系中的一国,又是和日本保持着密切关系的一国。...

中国思想史能回答哪些问题

中国的思想史研究仍是热门,这是一个既反常又合道的事情。近年来中国学术界有一个特殊现象,即在西方学界思想史研究领域普遍...

網野善彦的“日本观”:读《何为日本》

2020年的前八个月,我在东京。此前已经到日本多次,总是想抓紧时间查找研究资料,所以忙着看书和写作,无暇四处参访。这...

杜树海《边境上的中国》序

在有关边疆、族群的历史研究领域,似乎中古和北方总是占据学者的大部分注意力,这并不奇怪。从现代学术史上看,自从被王国维...

跳出三界:思想史还可以做什么?

这次思想史论坛在筹备时,就确定讨论“跨界”这个主题,主要是希望不同领域的学者在思想史这个平台上可以互相交流。大家都觉得...

葛兆光 张帆:为现代人留下唐宋以来有关福建的历史记忆——《八闽文库》总序

一 在传统中国的文化史上,福建算是后来居上的区域。 经历了东晋、中唐、南宋几次大移民潮,浙、闽之间的仙霞岭,早已不...

不要只问我从哪里来

犹记得以前一句相当流行的话,“工人阶级无祖国”,但只要听到《国际歌》就能够找到祖国,这让我想起苏东坡的“吾心安处是故乡...

在历史、政治与国家之间的民族史 ——读吉开将人《苗族史の近代》有感

危机当头,学术不能置身事外 九一八事变(1931)与伪满洲国(1932)建立之后,整个中国都在风雨飘摇之中。1934...

想象异域悲情:朝鲜使臣关于季文兰的两百年遐想

引子:江南女子季文兰的题诗 康熙二十二年(1683),来自关外的满人打败明王朝建立大清帝国,已经整整四十年了。不仅原来...

叠加与凝固 ——重思中国文化史的重心与主轴

【导读】当前,世界性的经济、政治、文化冲突正不断加剧。在此背景下,我们面对的一个难题仍然是:如何定义自己,讲好自...

何为“暗默知”?向根底里反思——读羽田正《全球化与世界史》

葛兆光,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及历史系特聘资深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东亚与中国的宗教、思想和文化史。著有《中国思想史》《增订...

非青非红

来源 |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 下面的故事,是真实的经历,不是编小说 四十多年前,我所在的贵州小县城凯里周围,...

“王权”与“神佛”:日本思想史的两极

末木文美士新著《日本思想史》认为:日本的“王权”与“神佛”,可以作为日本思想史的两极,并且可以由此观察“文化世界”与“生...

我、思想史以及中国

访谈人:闵丙禧(Byounghee Min) 受访人:葛兆光(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及历史系特聘资深教授) 闵丙禧(以下...

什么是中国的文化?

引子:从“古代”走到“现代”的中国 生活在现代中国的人,当然要了解现代中国的事情,不过,要了解现代中国,可能还是要...

当思想史“化身万千”

先报告复旦大学思想史高端论坛的缘起。在2007年之前,我的主要兴趣是中国思想史,在2007年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建立之后...

葛兆光 白谦慎:思想史视角下的图像研究与艺术史的独特经验

2019年9月21日,作为“文研三周年”系列学术活动之一,由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主办的跨学科对话“思想史与艺术...

中国文化典型的五个特点

什么才是“中国的”文化,我把“中国的”这三个字加了引号,因为我主要讨论的是,究竟什么才能算中国的文化。 一、为什么要...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