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葛兆光 登录

从历史看中国、亚洲疆域

如今中国,几乎已是欧美各种新理论的试验场,用这些理论讨论现代中国的形成,现代思想的兴起,现代世界中的中国处境,很时髦...

有关中国城市的文化史研究

2009年上海开世博会之前,我所在的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和哈佛大学东亚系曾经合作开了一个会,题目是“都市繁华”,讨论1...

为什么要讲全球史而不是世界史

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复旦大学教授葛兆光。 今天要讲的是全球史,那么,先得谈谈什么是全球史?“什么是全球史”这个话题,...

朝贡、礼仪与衣冠——从乾隆五十五年安南国王热河祝寿及请改易服色说起

引子:在承德的文化比赛 乾隆五十五年也就是1790年,清帝国朝廷上下都在准备庆祝皇帝的八十大寿,庆寿活动从承德避...

道统、系谱与历史 ——关于中国思想史脉络的来源与确立

摘要:古代中国思想史的叙事脉络,大体来自三个不同的“系谱”,它们仿佛考古中的三个“堆积层”,分别是:(一)古代中国的...

读余英时先生《朱熹的历史世界》及相关评论

在哲学史或思想史研究中,朱熹从来都是一个中心人物,钱穆、陈荣捷、狄百瑞等前辈学者之外,刘述先、张立文、金春峰、陈来和...

祭罢炎黄祭女娲?

写在前面的话 在香港遇见北岛和甘琦,他们邀请我先给《今天》编一个“专辑”,然后再由香港中文大学编入“视野丛书”。记...

对中国文化的最大曲解, 是刻意窄化和盲目自大

▍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 大家都知道,从晚清以来,一直到现在,关于中国文化的讨论是非常多的,从林则徐、魏源“睁开...

“戴盆安能见天?”——感叹孔子的当代好运

1 “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这是孔子的自况。谁都知道孔子渊博,他精通六艺,学过音乐,...

地虽近而心渐远——十七世纪中叶以后的中国、朝鲜和日本

壹、前言 今天我要向大家报告的,是一个有关亚洲或者说东亚的历史与文化认同问题。为什么要讲这个题目呢?是因为就这个问题...

画眉深浅入时无——从日本的高考试卷说起

我参加高考,是一九七七年的冬天,离现在已经有二十年了,当年高考的严酷感觉已经渐渐淡了,留在记忆中的,更多的倒是那个时...

从“帝国疆域”到“国家领土”

以往学界用“启蒙”和“救亡”双重主题描述“五四”并无不妥,只是,“启蒙”和“救亡”的次序宜调整为“救亡性的反帝政治运动过...

中国思想史何以独一无二?

近年来中国学术界有一个特殊现象,即在西方学界思想史研究领域普遍渐渐衰落时,在中国,思想史研究却仍然是热门,这不能不说是...

以物观史——读王晴佳著《筷子:饮食与文化》

受欧美学界的影响,物质的文化史研究最近很流行。通过一个小小的“物”来透视大大的“史”,这真是一个小口子进大口子出的好办...

“漫长的十八世纪”与“盛世背后的危机”

本文基于葛兆光教授在2018年11月14日在香港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从全球史看近世中国的兴衰”论坛上的演讲...

几回林下话沧桑——我们所认识的余英时先生

我和余英时先生见面,算是相当晚的。 记得是二〇〇七年的十月,在日本大阪的关西大学。那一年,关西大学授予余先生名誉博...

再谈思想史在当代中国的重要性

今天所谈的话题跟中国思想史有关。 我想了很久,觉得这次的内容,应该把思想史研究的过去、我们现在对思想史的思考,以及当...

“正晌午时说话,谁也没有家”——1977年杨联陞回国记

一九七七年夏天,在哈佛大学已经教了近三十年书的杨联陞(一九一四—一九九零),收拾行李准备回北京探亲。尽管这已经不是他...

听葛兆光讲《春江花月夜》

张若虚(生卒年不详),扬州(今江苏扬州)人,当过兖州兵曹。唐玄宗开元初年与贺知章、包融、张旭合称“吴中四士”,现存诗...

当“暹罗”改名“泰国”

一 一九三九年七月,还在香港养病的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收到外交部来函,询问:“关于暹罗人改称泰施,其来历与中国...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