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葛兆光 登录

大胆想像终究还得小心求证:关于文史研究的学术规范

中国文史学界的规范和底线崩溃了吗? 近年来,学术界的想像和杜撰很泛滥,我先说一些匪夷所思的故事。若干年前,我打开...

陈寅恪世家

清华大学王国维纪念碑周围松柏蔽日,走到这里就感到一种宁静。因为在清华园教书的缘故,每每路过,总在这里转上一圈。碑文,是...

想象天下帝国

引言:“一榻之外皆他人家也”:宋代的国际环境、历史记忆与自我想象 从8世纪中叶的“安史之乱”(755)到11世纪初...

古代中国还有多少奥秘?

当关于古代中国的历史学在公众视野中逐渐从中心移向边缘的时候,关于古代中国的历史学研究却在经历着一些不平常的变化。二十年...

在复旦大学2018届学生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同学们,老师们: 今天,很荣幸在2018年复旦大学毕业典礼上,作为老师代表致辞。这个毕业典礼之后,你们要离开学校,作为...

从学术书评到研究综述

说明:我在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博士生 思想史著作选读 这门课的最后,讲了一次有关书评与综述的写法。现在这份讲课记录,就是...

“知交半零落”——痛悼赵昌平

越来越害怕听到这样的消息,却越来越多听到这样的消息。 前天刚刚从海外回来,今天听到昌平突然去世,实在是太震惊,也多少有...

清代学术史与思想史的再认识①

引言:清代学术和思想研究的意义在哪里? 思想史和学术史研究,似乎以清代最有吸引力,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 第一,它是...

古代中国关于白天与夜晚观念的思想史分析

几十年以前,杨联升先生用英文写了一篇“Schedules of work andrest in Imperial Ch...

“中国”意识在宋代的凸显——关于近世民族主义思想的一个远源

一、“中国论”与“正统论”:中国意识的真正凸显 在思想史上,北宋时期有两篇文献相当引人瞩目。一篇是石介的《中国论》,...

什么时代中国要讨论“何为中国”?

“何为中国”这一话题,在历史上有三个时代成为焦点,分别是北宋、20世纪上半叶以及当下。不过,这三个时代虽然都关注“何为中...

名实之间——有关“汉化”、“殖民”与“帝国”的争论

在历史上谈论汉族中国的文化,常常会涉及三个相当棘手的概念。首先,是争论不已的所谓“汉化”;其次,说到“汉化”又涉及一个意...

大清帝国也是“殖民主义”吗?

最近二三十年裏,由於全球史成為歷史學界的一大潮流,相當多的歐美歷史學家,提出了一個對中國史相當有挑戰性的說法:即東方的...

葛兆光 朱天元:徘徊在建构神话与记录史实之间的历史学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在一个宗教信仰淡薄的国度里,书写记忆、重塑历史的叙事,无疑与权力和大众的信仰紧紧相连。因此,在中国...

中国(大陆)宗教史研究的百年回顾

引言 要在较短的篇幅里说明现代的中国宗教史研究的大体情况实在很困难,因为可以称之为现代的学术性的中国宗教史研究,如果...

异想天开——近年来大陆新儒学的政治诉求

大陆新儒家开始与自由主义、社会主义鼎足而三,各自为未来中国设计路径。作为一个“入世”的流派,我可以理解他们不甘心蛰居传统...

经典诠释:在旧含义与新价值之间

这些年来,拿“经典”说事儿成了社会一大风气,傍“传统”造势也造就了很多风云人物……学经典当然是为了温习文化记忆,接续历...

葛兆光 :国家与历史之间

引言:小问题引出大话题 古代中国道教是否影响过日本神道教?古代中国道教文化是否影响过古代日本的天皇称号?中国道教与日...

杨联陞日记里的学术八卦

读读前辈大学者日记,不仅学术史或许可以重写,没准儿还能偷师学艺,从书目、方法和兴趣上学到很多东西。 读杨联陞日记,当...

悼念陆谷孙先生

陆谷孙先生去世,让我陷入哀伤的心情中。我到上海已经整整十年,十年里,新交的朋友不多,能深谈的朋友更少,可是,章培恒先生...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