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冯象 登录

“新天新地”是否可能、何以可能?

《以赛亚书》的译注, 初稿成于二〇一二年夏, 一四年又从头至尾修订一遍。原先的计划, 是要等先知书全部译出再同读者见面...

跟生活的危险原貌隔开

《以赛亚书》的译注,初稿成于二零一二年夏,一四年又从头至尾修订一遍。原先的计划,是要等先知书全部译出再同读者见面的。先...

宪法宣誓和共产主义信仰

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决定》规定:自201...

法学三十年,重新出发

文革落幕,法学重生,不知不觉已逾“而立”。三十年于人生、于学术积累与变革,不算短了。今天我们来回顾和展望,我首先想到两...

正义的蒙眼布

欧洲的肖像纹章之学(iconologia),过去念中世纪文学时钻研过一阵子。最近重新查阅一次,却是因为耶鲁法学院校友会...

宪法宣誓,人民监督

【摘要】共产党有没有“上帝”呢?有的,那“上帝”就是共和国的一切权力的主人,宪法宣誓的聆听者,中国人民(《宪法》第2条...

“使耻辱更加耻辱”

【原编者按】2015年12月26日,《北大法律评论》主题年会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凯原楼303会议室召开。来自北京大学、清华...

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为何失败?

2015年是思想史家冯契先生诞辰百年和逝世二十周年。5月8日,清华大学法学院冯象教授在华东师范大学主持了题为《论真诚信...

法律人不该忘记读的两本书

读书人一辈子谈得最多的是书。不但课上课下讨论,而且时有远方不相识的读者和学子来鸿。后者说完感想,每每还请求推荐书目。那...

对话法学如何重新出发

法权的教义是徒劳的伪业。首先,它只是一个工具性的教学体系,本身并不能支撑信仰,成为道德生活的律令。其次,在中国它纯属虚构...

错扮“公民”

一 国庆节,校园静了,正好写东西。忽接友人短信:下雨啦,出来遛个弯?人艺上演《公民》,“大导”林兆华讲溥仪的故事,争...

“鲁迅的梦今天实现了”——读高音《舞台上的新中国》

  高音常请我看戏,那是她的专业。舞台上下的活儿,从编剧舞美到念唱做打,她熟极了;好的丑的,谁跟谁学,都能说...

国歌赋予自由——工人齐唱国歌给中国式宪政的启迪

  2013年5月22日,清华大学教授冯象在华东政法大学做主题为“国歌赋予自由”的讲座,本文原稿为今年六月提...

《摩西五经》修订版缀言

《摩西五经》初版是二零零五年春节过后脱稿的,一晃七年过去。其间于俗务之余译注了《智慧书》与《新约》,攒得些经验体会;“回...

哪怕摩西再世

宽侄:谢谢发来照片,让我们重温欢聚的时光。回国一趟,同事见面,都说晒黑了。“黑”是恭维,仿佛我在百慕大群岛度假来着。我们...

向"思想史上的失踪者"致敬----答陈佳勇

冯象先生的新著《政法笔记》今年一月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最近上海青年作家陈佳勇先生就此采访了冯先生,以下是采访全文:现在...

为什么“法律与人文”

一“法律与人文”是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我起个头,简单讨论一下为什么法律教育和法学需要人文这个问题吧。文史哲作为一般的文化...

致《北大法律评论》编辑部(二)

编辑同学:六卷一、二期收到,谢谢惠赠。今天有空,快快看了一遍。专辑内容(转型社会司法过程和死刑存废问题)十分好。论文、评...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尊崇地纪念

这部小说遗稿,我本是无资格作序的。作者董易先生是先父的挚友,抗战期间曾在昆明西南联大一块儿求学,做地下工作。一九四一年一...

西洋人养cow吃beef?

《万象》去年十二期林行止先生《道在屎溺》一文谈委婉语,极佳,可惜有一处疵瑕。林先生提及“英语世界”吃牛肉不说“牛肉”而另...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