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董桥 登录

扬之水笔下的香事

写学术流水账不难;写带着学术视野的古代清风明月才难,我的朋友扬之水做得到。 春节前几天在新界一个山坡上看到一棵老树又...

怎能不读刘绍铭?

读李欧梵的文章我读的是他清新不羁的识见;读刘绍铭的文章我读的倒是他带点温情的愤世和带点孤僻的学养了。 《吃马铃薯的日...

章可画海棠

章可是章士钊的长子,一九一○年生在英国,一九八六年死在北京,字受之,跟过李大钊学社会学,一九三○年入柏林美术专科学校...

我爱沈从文的字

沈从文一九三六年校注一九三四年初印本《 边城 》觉得很难受,“真像自己在那里守灵”。他说人事就是这样:“自己造囚笼,...

拜月

小时候我在舅父书楼里翻看过好几叠老上海的《 点石斋画报 》,老报纸《 申报 》出版的十日刊,连史纸石印,图画很多,书...

谈谈书的事

喜欢书的人,起初是见到喜欢的书,总要想办法买下来。有些书买了很快就看完,有些书买了看了几页搁下来,从此不想再看下去。...

给女儿的信

绮绮: 你信上说你那儿秋意渐浓,你早晚上课上图书馆都记得被毛衣,也记得多吃蔬菜水果,我很放心。其实,收到你的信就很放...

山爱夕阳时

那几天张传伦住的客栈近在我家对过,午后走过来聊天方便,喝六安,看字画,说文玩。他带了几幅行草给我看,了不得,不输古人...

爱砚说

那年冬天沈茵开车带我到永和镇看几块古砚。天很冷,下着小雨,镇上小饭馆一家一家坐满吃午饭的客人。古砚藏在那排饭馆后面巷...

喜得扬之水小手卷

1996年5月我寄《英华沉浮录》初集给扬之水,她在天一阁一张花笺上写了六行小楷回我。诗笺素雅,书法簪花,文辞典丽,稍...

他们那一代人的风采

[导读]古稀之年的董桥先生精神正好,没有一点退隐江湖的意味,反而多了一份知天命后的潇洒自在,那些在他的现实打拼之余,在深...

《立春前后》自序

1967香港暴动那年我在中环安乐园餐厅结识陈蝶衣。是徐訏的下午茶座,我和徐先生先到,不久来了一对年轻夫妻,起步学做出...

中年是下午茶

一中年最是尴尬。天没亮就睡不着的年龄;只会感慨不会感动的年龄;只有哀愁没有愤怒的年龄。中年是吻女人额头不是吻女人嘴唇的年...

宁静的噪音

(一)羨慕雷颐工作的地方那么充满「历史」。收到他寄来的新书《取静集》先读《自序》。我看书总爱先读序文。序文难写,写得好,...

回答毛泽东“胡适贪恋的是什么”之问

1956年9月,胡适到柏克莱加州大学讲学一个学期,张充和的夫婿傅汉思那时候在加大教中国历史。求胡适写字的人很多,1956...

钱锺书的“随遇而读”

旅居英伦那些年我爱读谈藏书、谈读书甚至谈书的书。谈藏书的书关心典籍的流播和文化的防腐;谈读书的书是书香的传承是学养的...

画里郁风

黄苗子先生写齐白石逸话〈巨匠的光环〉说,一九五一年他和郁风有一天去拜访白石老人,郁风拿出炭条画纸画了一幅老人作画的神...

老院长于右任一瞥

记不清是一九六一还是六二年寒假,我和几个同学在台北衡阳路瞥见一位高大肃穆的老人:铁灰色的旧布长袍,银白色的飘飘美髯,...

突然怀念辜鸿铭

罗家伦写过文章回忆辜鸿铭说,五四运动时期,辜先生在英文报纸《North China Standard》撰文大骂学生野...

敬悼启功先生

去年九月读完启功先生的《口述历史》我零零碎碎翻看清帝子嗣和爱新觉罗家族后裔的一些材料。我想追寻的是启先生和他族里的两...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