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陈瑞华 登录

论国家监察权的性质

【摘要】 监察机关对全体公职人员行使监察权,这是我国监督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是通过预防和惩治腐败来对公职人员实施的专门...

企业合规制度的三个维度

摘要:建立一种有效的合规计划,已经成为西方企业进行内部治理的重要方式。我们可以将合规管理与业务管理、财务管理视为当代...

刑事对物之诉的初步研究

对刑事案件中涉案财物的追缴,既涉及实体法上对涉案财物范围的界定,也涉及诉讼法上如何维护正当法律程序。目前我国无论是刑...

行政不法事实与犯罪事实的层次性理论

内容摘要:我国刑法确立了大量以行政违法为前提的罪名。司法机关要认定这类犯罪事实,就应同时确认行为人构成行政不法事实和...

协商和妥协的艺术

通常而言,刑事辩护是一种对抗的艺术。从第一审程序的角度来看,所谓刑事辩护,其实是一种通过推翻或者削弱公诉机关指控的罪...

法院为何不敢做无罪判决

15年前的2000年夏天,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出版了一本针砭大陆刑事司法制度弊端的专著——《看得见的正义》,书名...

论监察委员会的调查权

摘要:在监察体制改革完成后,我国《监察法》确立了一种集党纪调查权、政纪调查权与刑事调查权于一身的单轨调查体制。这种体...

刑诉法——一部民权法,而非治民法

为了惩治和控制犯罪,我们需要颁布法律吗?答案是否定的。 刑事诉讼法之所以要制定、颁布和实施,最主要的目的是要保护每个国...

公安体制改革的基本课题

在司法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对公安体制改革应当重新加以全盘考虑。应当将公安机关的去地方化、去行政化、权力合理配置、特殊行...

真正成熟的司法改革需要有更为充分的理论准备

(此文节选自《司法体制改革导论》的序言。此文的题目是该序言中的一句话,编者觉得这句话能概括该序言的主要内容和思想,因此...

实物证据的鉴真问题

【中文摘要】中国新颁行的刑事证据规定确立了实物证据的鉴真制度。根据所要鉴别的实物证据的不同,鉴真有两个相对独立的含义:...

辩护律师如何运用证据规则

非常荣幸能够在“司法改革大讲堂”的第一堂课就刑事辩护中的证据运用问题与大家进行讨论。这一期司法改革大讲堂共有九位老...

“体检式刑事法律服务”的兴起

近年来,随着公司企业面临越来越大的法律风险,一种新型的律师刑事业务勃然兴起。尤其是在商业贿赂、偷税、污染环境、侵犯知识...

司法行政机关的职能定位

摘要:司法行政体制改革被纳入整体司法改革的框架之中,这是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而在实质性第推进司法行政体制改革,首先需要...

公安何以滥用权力

看着手头这一系列涉及少数公安人员滥用权力的案例材料,心情格外沉重:本来应当是“人民忠诚卫士”的司法警察,何以变成公民基...

当监察法与刑诉法关系遭遇困境

目前,在监察法草案的讨论中,如何处理监察法与刑诉法的关系,已经成为一个非常重要也十分棘手的问题。 按照草案的设计,监...

司法行政体制改革的初步思考

我国司法行政机关属于一种兼掌宏观司法行政事务与政府法律事务的行政机关。未来指导司法行政体制改革的基本原则有以下四个方面:...

检察机关法律职能的重新定位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全面推行,我国的政权组织形式将发生一些重大的变化,原来的人民代表大会领导下的“一府两院制度”将被...

看守所制度的基本缺陷与改革思路

未决羁押权与侦查权的冲突 根据我国现行看守所管理制度,看守所负有协助侦查部门侦查破案的使命,还负有“深挖余罪”和“扩...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若干争议问题

一、引言 法学界过去曾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一些基本问题进行过讨论。但随着这一制度的深入推进,一些新的理论问题又逐渐浮现...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