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曹文轩 登录

对四个成语的解读

  (本文为作者2004年9月19日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术交流中心所作的演讲) 各位同学,晚上好! 说老实话...

也读川端康成

与美邂逅一九六九年五月的一天早晨,川端康成悠闲地坐在夏威夷海滨的卡希拉·希尔顿饭店的阳台餐厅里,此时,明媚的阳光正穿过透...

也读普鲁斯特

欧洲大厅他属于从前,属于欧洲,属于法国,属于法国的上流社会。像他这样的作家,在欧洲并不在少数。在我们的感觉里,欧洲的作家...

也读卡尔维诺

天堂里的作家卡尔维诺是我所阅读的作家中最别出心裁的一位作家。在此之前,我以为博尔赫斯、纳博科夫、格拉斯、米兰·昆德拉,都...

面对浅阅读时代——儿童文学应有的观察和体悟

我不是一个十分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家,因为我在写作过程中一般较少考虑我作品的阅读对象是儿童,更少考虑他们是我作品的惟一阅读对...

三个放羊的孩子——三个文学的隐喻

中国的儿童文学乃至中国文学,究竟需要思考一些什么重要问题?在整个世界文学的格局中,我们究竟处在何种位置上?我们究竟采用何...

也读鲁迅

【细瘦的洋烛】《高老夫子》中,鲁迅写道:“不多久,每一个桌角上都点起一枝细瘦的洋烛来,他们四人便入座了。”描写洋烛的颜色...

达夫词典

【达夫词典源来】我们都还记得,一九七六年后的最初几年人们对浪漫主义的厌恶。人们怀念与青睐的是现实主义。这是一件看上去非常...

个性化的阅读

世间有许多读书种子,但他们的读书似乎与他们的精神无补,反而读成呆子,读成迂腐可笑之人。曹聚仁先生说他曾听说过浙江金华有...

人间的延伸——谈动物小说

动物小说之所以能够作为小说的一种样式存在,并且越来越牢固地成为不可替代的一支,是因为这种小说能够给予我们特殊的精神价值...

背景

有那么一个人突然走向了我们,倒也平平常常,并未见有山有水。但有人对这个人的底细却有所了解,说道:“这个人是有背景的。”...

沙漏滴尽时——也谈时间

从古希腊与古中国的大哲们开始,时间问题就一直是哲学的基本问题之一。也一直是令哲学家们感到非常头疼的问题。他们曾无数次想...

为什么要谈契诃夫

选择契诃夫来作为话题,似乎有点不合时宜。因为今日之文学界,全心全意要昵近的是现代形态的文学——那些从事现代形态文学写作的...

樱桃园的凋零——读契诃夫(二)

契诃夫只活了四十四岁,但契诃夫用一杆鹅毛管笔写了那么多的剧本与小说。我百思不解:从前的人为什么那么早就已成材?他们在二十...

樱桃园的凋零——读契诃夫(一)

一九〇四年七月十五日深夜,德国疗养地巴登韦勒。与死亡之神已打了数次交道的契诃夫,躺在柔软舒适的病榻上,听着窗外潮湿的空气...

水边的文字屋

小时候在田野上或在河边玩耍,常常会在一棵大树下,用泥巴、树枝和野草做一座小屋。有时,几个孩子一起做,忙忙碌碌的,很像一...

我弟和他诗

看过茂华不少长长短短的小说,觉得他的小说很有见地,艺术上也很有自己的路数,没有想到他也喜欢写诗,并且写了那么多的诗。我是...

面对微妙——读《围城》

一由于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钱钟书的《围城》在过去各种各样的关于中国现代文学史的著作中,几乎没有被给予位置,甚至被忽略不计...

回到“婴儿状态”——读沈从文

沈从文似乎很可笑。当年胡也频与丁玲吵闹得一塌糊涂,他竟横竖看不出有了个“第三者”(冯雪峰)“插足”,还自以为是,传授秘诀...

一种圣洁的仪式——读《朗读者》

这些年,我一直在向我的学生与朋友大力推荐这本书,在我为他人开出的所有书单中,无一没有这本书的名字。我在许多场合,还解读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