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白志强 登录
白志强,自由作家、剧作家。1954年12月生于西安。中学时入伍当文艺兵。1979年转业至西安铁一局文工团任专业剧作家。1981年参加西安电影制片厂编剧培训班。1981年9月被单位选送铁道部党校专职学习哲学专业。1981-1987年在北京学习进修,得哲学专业和戏剧文学专业双本科文凭。1987年从北京学习毕业回西安后,考入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系专职学习,1989年毕业。1991年,因单位解散,成为自由作家、剧作家。从1980年开始创作话剧,先后创造了方言乡村喜剧《娶媳妇》、《山灵》等,其中《山灵》获国家文化部奖。从1983年开始创作电视剧、电影,先后创作了电视剧《纪委干事备忘录》、《老旦是一棵树》、《古堡情事》、《大漠孽缘》、《大隧道》、《女囚》(合作,任总编剧)、《红粉家事》、《古镇、大河》、《拯救少年犯》(合作,任策划、编剧)、《月儿弯弯》、《背后》(合作,任编剧)、《拒绝成熟》(合作,任编剧)、《烟灰缸》(合作,任策划、编剧)、《出路》、《雾柳镇》等;电影《祝你平安》、《父亲》等。从八十年代开始发表小说、散文及随笔、报告文学作品一百多万字。有中篇小说被选载在《新华文摘》、《小说选刊》《高中语文教学》等权威刊物。也曾有小说在全国三十多家大报发表连载。小说及随笔创作获国家级奖三次,省市级奖项十余次。现为国家级及省市级的众多文学艺术团体常务理事、理事、会员、委员等。
……

无家可归

1 哑巴儿从美国回来了,奔丧。他爸得了癌,没几天活头了。 哥几个立即过去看望。 先去了肿瘤医院,看到他爸住在一...

《人民的名义》观感点滴

这部剧下载后成为我天天追剧的经历。用了约七八天时间。因为得等待更新,如果全下载完成,可能用的时间更短些。...

乡村及官场全经历了“扭曲”

一直在休息养病,眼疾。 但听了女儿看此电影的感慨,她说在电影院观众笑翻了。 我也想笑一回。 便看了此片。 我在看片...

眼睛病相

视力下降。感觉到眼睛出了问题。尤其是右眼。于是买眼药水。使用了消炎类明目类眼药水三年多。右眼视力仍是下降到了模糊程度...

陈忠实老师走了!

他一生倔强坚忍如牛如驴如马,如秦岭野山深处的一头野豹子。读红楼梦,觉得过了这几百年,中国没一个作家能超过这位前辈大家;读...

清明时节碎片

每年的清明节,只要我在北京。一定要去一个地方。 此处是一位大哥的墓地。 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 但是我一定要来。...

恶-隐藏在平庸及残暴中

近日来的新闻头条不想看,但它总闪过眼帘。 一对新人结婚,是娱乐圈儿的。它成为各报的头条新闻甚至是深度报导的选题。包括...

左中右——假丑恶

旅途中。来南方办事。 住在好友的阔大办公室中装修洁净的卧室。 外面有电脑。 一直在思考,学界及国情下的群体左中右纷争...

为一位基层女法官哀悼

昨天,一位远在西安的法官小友,很晚了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得写一下这件事儿吧?问了,才知道发生在京城昌平区的一位女法官被...

三十年河东

1 刘煌死的时候快过年了。 他在剧院家属院后院的一个旮旯角里有个狗窝,他搂着一条狗,穿着破棉袄烂裤子,一头乱发,一脸...

随心所欲过年

因持续了三年写作一部剧本。在剧本卡住的时候便创作小说。之后续上剧本再写。 到了今年真得太累。 于是大步流星般过完了腊...

对新加坡得吼一声:不行!

太累。出国度假休闲。一家人出国游玩。 第一站是新加坡。 这个小国家给我的印象不佳。 不能抽烟。要罚款。酒店内也不得抽...

100元的道德

这事儿就发生在昨天晚上散步时。 外面贼冷。无风。我坚持了几十年散步。除了雨雪天在楼道里散步,大风天在地下停车场散步。...

把小帅哥打包上市

去年腊月里,影视圈大鳄郝总约了饭局。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海鲜馆。 去了,发现只有我俩? 小包间,郝总一脸坏笑,说哥,今...

意识流?穆斯林!

电脑突然间崩溃。无法工作了? 于是纠结。烦躁。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十分。冬季的寒夜看不见星光月亮,窗外雾霾浓郁压抑。才...

故乡?——故乡记忆之一

来北京定居后,总被人问,你老家在哪儿? 老家是故乡么? 我这样回答了近十年之久,突然觉得我的一生——压根没有故乡?而...

短篇小说:怪人建国

1 建国1949年生人。建国是个怪人。建国出生之后,母亲大出血身亡。他跟随姥姥姥爷长大。 父亲娶了继母,他和父亲这...

短篇小说:祝福

那之后,女人见了人便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我有啥办法,他死了么。 女人逢人便说,邻居和单位的人,全觉得她疯了...

山村让狗日了

1 小村子坐落在秦岭山脉北麓的边缘地带。 小村子的村名叫个十八眼泉村。据说在民国年间这里有十八眼泉水。但是现在泉水...

新闻事件

爸爸 天底下的爸爸对女儿最痴情。无论是穷爸爸富爸爸全如此。 艳艳对此体会最深切。 她爸爸在她面前永远是个慈祥的傻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