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伍国 登录

我所了解的美国的社会

编者按:在中美关系阴云密布的今天,通过多种渠道、以更为客观的态度了解美国,有助于我们更好处理中美关系。就此话题,近期...

我看美国社会之三:我的历史研究之路

(本文首发于学人Scholar公众号) 编者按:在中美关系阴云密布的今天,通过多种渠道、以更为客观的态度了解美国...

我看美国社会之二:中国到了一个客观研究美国的时候

(本文首发于学人Scholar公众号) 编者按:在中美关系阴云密布的今天,通过多种渠道、以更为客观的态度了解美国...

我看美国社会之一:美国大学生如何看中国?

多数美国人与中国的心理距离总体上仍然非常遥远,乃至抱有极大的误解或敌意,这种敌意及其根源至今尚未被国人深刻认识和研究;而...

社会改造:“五四”的基本价值

学人简介:伍国,现任美国阿勒格尼自由文理学院历史系副教授,中国研究专业负责人。已出版英文专著《郑观应:晚清商人改革家...

反思美国的跨国孤儿领养

和在自己国家的孤儿院长大相比,在一个美国的中产家庭里成长,享有一个正常家庭的温情是一种幸运,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种“幸运”...

美国学者对中国的一些理性的认知

本文讨论问题的前提不是寻找和界定美国学者在政治上“亲华”的人物,也并不夸大这些人的作用,而仅仅是从认知的角度指出和分析美...

正在变得廉价的“感谢”

如今的社会鸡汤横流。每个人只要有机会开口发表感言,总要“感谢” 不离口。论文必得感谢导师;出书要感谢友人,家人,宠物...

特朗普让美国失去了什么?

特朗普政权的所有表现:一系列退群和对抗,代表了美国处于衰退期的综合征及一种特殊的应对。这既是对衰退的应对,也将会是对衰退...

谁选了特朗普?——在美国“铁锈带”的观察

关于特朗普当癣中美关系走向,美国国内社会政治动向的分析已经数不胜数,但是因为我本人在特朗普的铁票仓—所谓的“铁锈带”已经...

中国人到了一个客观研究美国社会的时候

仅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有多少美国的人类学家已经对中国的边疆和民族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取得了多少成果,而多少中国人类学家和社...

美国小学生的科学教育

美国的公立小学一般从三年级以后,就有了科学(science)课。相对于讲授历史和社会知识的社会科(social st...

美国高等教育面临“读书无用”危机

  伍国,美国阿勒根尼自由文理学院(Allegheny  College)历史系副教授。 近期的...

美国文化中的纳粹情结

特朗普上任以来直到近期的一系列事件说明,美国社会的撕裂已经不可避免。支持移民权利,宽容非法移民,主张非裔美国人,穆斯...

“寒门”出了“贵子”又怎样?

从某个时候起,“寒门难出贵子”,“阶层固化”,“向上流动堵塞” 成为一个时髦话题。有的人把这个论调搬到美国,提出美国的名...

民国学人看晚清:读《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政局》

《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政局》为了解民国学人如何看晚清提供了一个极好例证。本书立论可以说是公允持平的,绝非1949年以后某些...

钱钟书对陈寅恪“以诗证史”的批评

胡晓明先生在《陈寅恪与钱钟书:一个隐含的诗学范式之争》一文中曾指出钱钟书和陈寅恪代表两种不同的研究范式。简而言之,陈...

教科书中的晚清和民国思潮

事实上,民国初年小学的建立和发展不仅在数量上远不能和传统私墅抗衡,但对于新式学堂和教科书在当时的实际影响有所存疑,并不意...

“老留”——迷失在中美之间的一代

  最近,在美国的一些中文网站上,兴起了一阵“老留”针对“小留”的讨伐。老留,严格意义上说,是指2000年大...

中国文化在美国受“追捧”吗?

随着中国国力的日益强大,对外影响也日益增强。在 《纽约时报》上,可以说没有一天没有与中国有关的新闻,就连北京发生一次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