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伍国 登录

2019年在四川农村的见闻

我把这些所见所感记录下来,虽然这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实证研究和调研,只是纯粹的带有偶然性的个人观察和谈话,因为我的旅行和...

解读九一八前后的蒋介石张学良电报

1931年8月24日,张学良经在上海任市长的蒋介石密友幕僚张群转给正在南昌的蒋介石一封电报。这封电报首先是以张群的口...

安顺:“淡淡的旧事”

放假了,又翻起读过好几遍的戴明贤先生的回忆散文集《一个人的安顺》(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版),此次重读的感悟却变深...

韧性的生活为了什么

读了萧功秦教授的“人要学会过一种有韧性的生活——观陈果课程有感” 访谈以后,感觉也有一些想法想谈一下。 从某种意义...

冬季到台北看《桃花扇》

冬季的台北,气候对我来说完全是春天,不冷不热,恰到好处。在中研院参加一个明清研究会议,会议代订昆曲《桃花扇...

赴美中国学生的学术融入

留学的目的终究是学习知识和自我提升,与其以“顾客”甚至“金主”的心态苛求和指责美国大学没有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心理协助,不如...

陈仪与鲁迅的交往初探

鲁迅与同时代人的恩恩怨怨一直是一个聚讼纷纭的话题。探讨鲁迅在与形形色色人们交往的过程中接受谁,喜欢谁,厌弃谁,与谁相...

我所了解的美国阿米希人

在美国东北和中西部生活着一种坚守信仰,拒绝现代文明的阿米希(Amish)人。他们来源于瑞士,说瑞士德语和英语,带着...

美国大学的校长和教务长

我没有对全美国的大学校长制度进行过系统研究,但是从一个教员的观察来看,这里的一些运作制度是值得借鉴的。到目前为止,在...

美国有没有“素质教育”?

当国内教育届和媒体讨论“素质教育”究竟是指什么,或者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了哪些误解和偏差的时候,我认为有必要澄清一些美国...

我所了解的美国的社会

编者按:在中美关系阴云密布的今天,通过多种渠道、以更为客观的态度了解美国,有助于我们更好处理中美关系。就此话题,近期...

我看美国社会之三:我的历史研究之路

(本文首发于学人Scholar公众号) 编者按:在中美关系阴云密布的今天,通过多种渠道、以更为客观的态度了解美国...

我看美国社会之二:中国到了一个客观研究美国的时候

(本文首发于学人Scholar公众号) 编者按:在中美关系阴云密布的今天,通过多种渠道、以更为客观的态度了解美国...

我看美国社会之一:美国大学生如何看中国?

多数美国人与中国的心理距离总体上仍然非常遥远,乃至抱有极大的误解或敌意,这种敌意及其根源至今尚未被国人深刻认识和研究;而...

社会改造:“五四”的基本价值

学人简介:伍国,现任美国阿勒格尼自由文理学院历史系副教授,中国研究专业负责人。已出版英文专著《郑观应:晚清商人改革家...

反思美国的跨国孤儿领养

和在自己国家的孤儿院长大相比,在一个美国的中产家庭里成长,享有一个正常家庭的温情是一种幸运,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种“幸运”...

美国学者对中国的一些理性的认知

本文讨论问题的前提不是寻找和界定美国学者在政治上“亲华”的人物,也并不夸大这些人的作用,而仅仅是从认知的角度指出和分析美...

正在变得廉价的“感谢”

如今的社会鸡汤横流。每个人只要有机会开口发表感言,总要“感谢” 不离口。论文必得感谢导师;出书要感谢友人,家人,宠物...

特朗普让美国失去了什么?

特朗普政权的所有表现:一系列退群和对抗,代表了美国处于衰退期的综合征及一种特殊的应对。这既是对衰退的应对,也将会是对衰退...

谁选了特朗普?——在美国“铁锈带”的观察

关于特朗普当癣中美关系走向,美国国内社会政治动向的分析已经数不胜数,但是因为我本人在特朗普的铁票仓—所谓的“铁锈带”已经...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