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伍国 登录

中国的文化对外传播需要更多反思

最近几年,关于中国文化“走出去”面临的困境,孔子学院在西方遭遇的挫折,海外文化传播“任重道远”的报道和访谈不断见诸媒...

该如何定义木心——从“受难者”、“幸存者”到“自我救赎者”

读过木心先生的《文学回忆录》和一些散文诗歌作品,可以感觉到木心有很多灵光一现的哲思和妙语,有对文学,艺术的极为独到和...

追忆我的导师任达教授

编者按:任达(DouglasR.Reynolds),1976年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曾任教于美国斯吉德莫学院、日本早稻田大...

回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大学

第一批“20后” 已经出生,第一批“00后”也进入大学了。曾经经历过的大学生活,以及当时的校园文化和氛围也已经沉入还...

板门店纪行

2016年夏天,一大清早,天降大雨,我到达位于首尔市中心的一家酒店,上到某某楼,出示护照和预定登记的记录。这里已经有不...

台北中央研究院访问记

2018年初,我第二次来到位于台北南港的中央研究院。第一次是在2015年年末,来这里参加一个明清研究国际学术会议,这...

重思1900年使馆被围及义和团

“义和团”早已成了一个兼具正负面意义的政治隐喻符号,对有的论者来说,“义和团”似乎证明了中国人天然有排外基因;但是,义和...

美国也在误判中国人

由于教学的需要,笔者比较关注美国学界出版的各类较新的,关于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生活和心态的研究文集。他们笔下的有些人群,比...

美国高校如何处理告密和揭发?

我理解的“告密”,前提是首先假定双方有一定的交流,但就交流的内容又有一种限定在特定范围的默契,比如两人之间私下言谈,或...

美国大学教授为何难以成为“人生导师”?

2015年5月初,临近毕业季的一期《纽约时报》登载了一篇文章,题名《教授的意义是什么?》 。这篇由一名资深英语教授撰...

“四大发明”之争与教师的职责

编者按:本文作者系美国阿勒格尼自由文理学院历史系副教授、中国研究专业负责人伍国。在文中,伍国老师介绍了美国高校中的师...

2019年在四川农村的见闻

我把这些所见所感记录下来,虽然这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实证研究和调研,只是纯粹的带有偶然性的个人观察和谈话,因为我的旅行和...

解读九一八前后的蒋介石张学良电报

1931年8月24日,张学良经在上海任市长的蒋介石密友幕僚张群转给正在南昌的蒋介石一封电报。这封电报首先是以张群的口...

安顺:“淡淡的旧事”

放假了,又翻起读过好几遍的戴明贤先生的回忆散文集《一个人的安顺》(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版),此次重读的感悟却变深...

韧性的生活为了什么

读了萧功秦教授的“人要学会过一种有韧性的生活——观陈果课程有感” 访谈以后,感觉也有一些想法想谈一下。 从某种意义...

冬季到台北看《桃花扇》

冬季的台北,气候对我来说完全是春天,不冷不热,恰到好处。在中研院参加一个明清研究会议,会议代订昆曲《桃花扇...

赴美中国学生的学术融入

留学的目的终究是学习知识和自我提升,与其以“顾客”甚至“金主”的心态苛求和指责美国大学没有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心理协助,不如...

陈仪与鲁迅的交往初探

鲁迅与同时代人的恩恩怨怨一直是一个聚讼纷纭的话题。探讨鲁迅在与形形色色人们交往的过程中接受谁,喜欢谁,厌弃谁,与谁相...

我所了解的美国阿米希人

在美国东北和中西部生活着一种坚守信仰,拒绝现代文明的阿米希(Amish)人。他们来源于瑞士,说瑞士德语和英语,带着...

美国大学的校长和教务长

我没有对全美国的大学校长制度进行过系统研究,但是从一个教员的观察来看,这里的一些运作制度是值得借鉴的。到目前为止,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