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陆铭 登录

建立跨越行政边界的协调机制

本文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陆铭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经济峰会之“发掘城市群需...

澄清一下关于文科生的偏见

最近有一篇文章在网上传播得非常广,这篇文章对于文科生可以说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他讲了一个事,就是说在中国希望能够...

教育与阶层的跃迁

我来解释一下什么叫阶层的跃迁?在学术研究当中,我们有另外一个词叫做“流动性”。它的意思是指,我们如果把一个家庭的父母...

新发展格局下的城市:若干系统性的理论问题

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必须从系统性的观点看待城市化进程和城市发展格局,从而为下一阶段的中国经济发展注入体制性和结构性的活力...

陆铭 钟辉勇:正在“欧洲化”的中国经济

人们常常担心中国经济会“拉美化”,比如出现收入差距持续恶化和社会不稳定,直至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但实际上,是否“拉...

诊断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下的增长与波动

中国经济近二十年的增长与波动不是通常市场经济下的经济周期。与此同时,2003年之后一些区域发展政策虽然发挥了缩小区域间差...

农村孩子教育应是国家战略

近些年来,我和我的同行们不断地呼吁要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推进城市化,让那些自愿进城就业和居住的人能够顺畅地实现他们对美好生...

王丹利 乡土中国的现代化——乡村基层治理中的政府和社会

摘要: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及城市化水平的提高,乡村社会治理结构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在这一过程中应处理好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

知识分子的样子

“和时代一起往前走,如果需要,就站在前面,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激动人心。”在陆铭用彰显理性的灰色调装饰的博客里,这句话尤...

城市化为什么重要?

我有个经济学界的“80后”朋友,姓陈。小陈博士毕业之后留在了北京,原因无非两点:一方面,北京是中国的学术和政策中心,借...

乡村振兴应该“人出来,钱进去”

又一个中国大城市的人口出现了“萎缩”。最新发布的《北京人口蓝皮书: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2018)》显示,2017年...

一亿儿童的教育迫在眉睫

当下中国的问题是,人们只看到周围和眼前那一点点的空间,而对于国家和长远的大局总是漠视。《风中的蒲公英:中国流动儿童生...

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倏忽间,人已中年。想想70一代本土学人的成长,总体上伴随着中国研究的进展。这几乎是必然的,正如我所说过的,学术在本质上...

振兴乡村的根本在城市化

目前,我国粮食生产出现了“高产量、高库存、高进口”的怪象,粮食产量虽然从2003年至今平均每年增产318 亿斤,但20...

城市承载力是个伪命题

在全世界范围内绝大多数国家,城市规划中的人口目标只是个预测数据,而不是“控制目标”,不会采劝将人口数量控制在……”这样...

城市、区域和国家发展

如果中国经济仍然想发挥自己所具有的发展中大国的优势的话,那么就需要科学地认识城市发展和区域经济发展的规律,打破既有体制下...

疏解“低端人口”就能治好“城市病”吗

城市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提升城市人口比重的问题,它还涉及到城市在不同地区间的分布,而这是形成合理的城市体系的问题。城市体...

写给不想做学术的你

这是在毕业时节最想说的话。近些年各地走走,学界朋友聚在一起,谈得最多的还是对学生的感慨,无非是说,现在认真读书的人太少...

常晨 新城:造城运动为何引向债务负担

近十年来新城新区(本文统称“新城”)在全国各地大量开建,特别是在2009年之后,呈现出爆发性增长的态势。然而,大量新城...

供求匹配:讨论中国问题如何走出二元对立

当前中国经济的问题是总量的,但更是结构的。用结构的视角看中国,供给侧改革和需求管理就是不矛盾的,认识到这一点,在献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