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江晓原 登录

方益昉《当代生命科学中的政治纠缠》序

十年前,上海交大的林志新院长带着方益昉到我在浩然高科技大厦的办公室来,林院长介绍说小方是美籍华人,想以留学生的身份跟我...

江晓原 穆蕴秋:Nature:从科普期刊到学术神话

当人们将Nature杂志奉为“世界顶级科学期刊”时,通常举出的唯一理由就是她的高影响因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影响因子...

外国人提出“四大发明”,基本就是个修辞手法

学者在做科普的时候,难免会碰到这种情况:有些话讲了很多遍,却一直不见什么效果。就比如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江晓原,曾就中...

必须正视人工智能的威胁

本文为江晓原在“人工智能与未来社会:趋势、风险与挑战”学术研讨会上的主题发言。 斯蒂芬·霍金、比尔·盖茨和伊陇马斯克...

日本第一诺贝尔奖得主的科学观——汤川秀树的《现代科学与人类》

□江晓原■刘兵 □1949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给了日本人汤川秀树。他是一个完全“土生土长”、靠日本自己的大学教育培养出...

再来一个和身体有关的罗生门——读《怀孕文化史》

□江晓原■刘兵 □记得一年前我们在这个专栏中谈过栗山茂久的著作《身体的语言——古希腊医学和中医之比较》,其中将中西方对...

皇帝的新衣上有一幅云图

前几天在一张小报上,见到一个显然不属“影评人士”的作者的文章,说他看了《云图》不知所云,实在看不下去,而他周围的人颇有...

保守的浪漫

载2013年3月29日《中国科学报》 吴益超 曾经是上海天文台最年轻的研究员,如今是上海交大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院长...

《太空漫游》四部曲:一个旧传统的绝响

2008年阿瑟·克拉克(Sir Arthur Charles Clarke,1917.12.16.~2008.3.19...

《上帝的迷思》:一轮科学原教旨主义新攻势

□江晓原■刘兵 □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被称为“目前全世界最著名的无神论者”,他因《自私的基...

《大设计》:科学之神的晚年站队

□江晓原■刘兵 □以前霍金是接受上帝存在的,例如他在《时间简史》中曾说:“如果我们发现一个完全理论,它将会是人类理性的...

科学已经告别纯真年代

牛顿和爱因斯坦的时代,可以称之为“科学的纯真年代”,那个年代的科学,很少有利益的影子。虽然当代同样不乏“不爱财”的科学...

未来的物理学课程会不会包括打坐?

□江晓原■刘兵 □一个美军前越战特种兵军官,退役后居然变成心灵导师,还成了心灵指导类的畅销书作者,比如他最著名的畅销书...

天意与人情:星占文化之前世今生

载《新视线》杂志2013年第5期 (标题被改为“星占:天意的传答和解释”) 星占学两大流派今昔 对于星占学(astro...

对阅读前景的乐观展望——关于电子阅读和纸质阅读

随着电子阅读的日益普及,以及纸质阅读在许多人士眼中的日益式微,关于前者是否正在侵害后者,或前者是否最终会取代后者,已经...

科学主义,才会违背科学常识——从“火星一号”闹剧说起

2013年5月份最引人注目的新闻之一,是所谓“火星一号”计划。月初荷兰一家私人公司宣布面向全球招募志愿者,准备2023...

曾让天文学家神魂颠倒的“火星运河”

“火星运河”概念的形成 在去年初的本专栏中,我已经谈到,火星在19、20世纪之交曾经是天文学界乃至科学界的大热门。这个...

《云图》:平庸的故事,创新的讲法

影片《云图》上映之后,毁誉参半,还有许多人暗暗抱怨看不懂,却又被媒体上“高智商大片”之类的说法劫持,怕说自己看不懂《云...

中国古代博物学传统发微

博物学重出江湖 现在许多人认为,博物学不过是采集、描述、分类等等,只注意外部世界“如何”,而现代“精密科学”的分析、模...

江晓原 刘兵:帝国的植物学和性联系在一起

江晓原:这本《性、植物学与帝国:林奈与班克斯》(Sex,Bota⁃ny and Empire, The S...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