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江晓原 登录

怪力乱神纵横谈——如何看待超自然现象

由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主办的科教读书会第6期活动“怪力乱神纵横谈——如何看待超自然现象”于2018年3月31日下午在亚...

金庸、倪匡与戈革——再谈《挑灯看剑话金庸》

所谓“金学”,到目前为止当然还只是一个修辞手段,并不存在体制化的确认(其实“红学”、“钱学”等等也是如此)。已故戈革...

江晓原 穆蕴秋:科学出版乌托邦:从开放存取到掠夺性期刊(下)

我们已经在《科学出版乌托邦:从开放存取到掠夺性期刊(上)》(本刊二〇一八年第八期)中指出:所谓的“开放存取运动”,是西...

穆蕴秋 科学出版乌托邦:从开放存取到掠夺性期刊(上)

在我们的传统观念中,出版产业往往和暴利行业有很远的距离。事实上,一些大出版公司已将科学出版打造成暴利行业,对此不妨参照...

埃隆·马斯克、史蒂芬霍金、比尔·盖茨联手反对哪一种人工智能,充分说明什么

本文根据作者在“东方讲坛·思想点亮未来”系列讲座上的演讲速记稿整理而成。 以前我们很多读物中对科幻作品(包括电影和小说...

江晓原 刘兵:原子弹给予人类的祸福

江晓原:原子弹可能是人类迄今为止发明的对历史进程影响最大、意义最丰富、效果最残酷的武器了。围绕着原子弹的问世,当然可...

致牛顿爵士的信

皇家学会会长、皇家造币厂厂长、尊敬的牛顿爵士: 相信您还从未接到过来自中国的信件——尽管我知道您住宅的藏书中有关于去...

身体的故事是一个“罗生门”

医学与人类身体故事的不同版本 在现代科学的话语体系中,我们的身体或许已经被绝大多数人承认为一种“客观存在”了。这种...

理查·伯顿和《一千零一夜》

为“理查·伯顿译注《一千零一夜》中国影印版”写序,我首先面临一个问题:到底是以理查·伯顿为主,还是以《一千零一夜》为...

中西“博物”传统之异同

《西方博物学大系》收录博物学著作超过一百种,时间跨度为15世纪至1919年,作者分布于16个国家,写作语种有英语、法...

江晓原 刘兵:《什么是科学》:向理论深渊踊身一跃

江:在我的印象中,对科学史和科学哲学之类的学术稍有涉猎的人,通常都会避开“什么是科学”这样的论题,因为这是一个理论深渊...

干支纪年纪日及其背后的文化谜题

中国古代有干支纪年纪日之法,以十天干和十二地支循环配合,既用以纪年,也用于纪日。从形式上看,此事通常和农历联系在一起,...

“我没有背叛科学”

江老师的小图书馆 记者:您出过一本书叫《老猫的书房》,您的书房非常令人羡慕。现在有什么变化? 江晓原:那本书里面说的...

江晓原 穆蕴秋:霍金的科学遗嘱——上帝、外星人与世界的真实性

一些生命形式可能是有智慧的,并且还具有威胁性,和这样的物种接触可能会为人类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智慧生命有可能会发展到我们不...

《银翼杀手2049》六大谜题——电影文本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

科幻大片《银翼杀手2049》在中国高调上映,营销也相当努力,不幸票房惨淡,铩羽而归。1982年的《银翼杀手》上映后是“...

已见勋名垂宇宙,更留遗爱在人间 ——《席泽宗口述自传》序

转眼之间,恩师席泽宗院士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 古人云:“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席先生正是这样的人。随着时间流逝,我现在...

江晓原 刘兵:大数据时代:要安全要便利还是要隐私?

江晓原:这几年“大数据”这个字眼早已脍炙人口,成为非常时髦的话头。大部分人谈到这个概念时,通常都充满赞美和憧憬之情。在...

郑和下西洋

自永乐三年(1405)至宣德八年(1433),郑和先后七次奉命率领庞大的远洋舰队出海远航。舰队规模达到240多艘船舰,...

银翼杀手2049:人类和人工智能的相爱相杀

2017年已经不是1982年了,如今人工智能正炙手可热,《银翼杀手2049》也不想重复当年《银翼杀手》上映时票房惨淡恶评...

方益昉《当代生命科学中的政治纠缠》序

十年前,上海交大的林志新院长带着方益昉到我在浩然高科技大厦的办公室来,林院长介绍说小方是美籍华人,想以留学生的身份跟我...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