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黄旦 登录

新报刊史的书写——范式的变更

(全文摘自2015年7月21日,黄旦在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中心《第十一期中外新闻传播理论研究与方法》研究生暑期学校学习班...

由功能主义向建构主义转化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传播研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不能否认的。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变化和发展,我们今天才有条件...

我与你

地铁车厢里,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挤在了一起,顷刻间视线对撞彼此相望,可他们之间又毫不相干。尽管下了车就各奔东西,但发生的毕...

报刊的历史与历史的报刊

【摘 要】以报刊为合法性主体的历史,才是真正称得上报刊史。所谓主体,就是以报刊为中心和视野,并以此展开史实、分析报刊与...

新闻专业主义的建构与消解

内容提要:关于传播者研究的历史,无论是国外还是中国,都缺乏清楚梳理。因此,本文试图在这一方面做一点努力。本文把传播者界...

学术本无涯此中有真意

●黄旦,1955年9月生于浙江温州。现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新...

城市传播:不同学科的互动和交汇

传播与城市的关系,是一个古老的命题。从西方文明历史看,古希腊等城邦国家,被视为一个“交流的社会”,是以多个面向的传播作...

舆情分析与中国社会治理

舆情分析是对意见表达结果的调查和分析,属于舆论调查的一脉。西方的舆论调查对于公共舆论的研究,主要是社会学和心理学的...

对传播研究反思的反思

【本文提要】本文以为,传播学研究不是要回归某一个唯一和本质的“家园”,相反,是要构建一个多学科多维度的研究平台;由此,...

林则徐为何不办报?

1838年底,钦差大臣林则徐奉道光皇帝旨意,急急如律令由北向南飞奔,去完成那个后来让他倒透霉的查禁鸦片之使命。翌年春甫...

重造新闻学——网络化关系的视角

就历史看,新闻学作为一个学科,总是显得有点底气不足步履蹒跚。且不说似乎一直面对有学无学的质疑,甚至不得不为这无聊的伪命...

历史学的想象力:在事与叙之间

因了报刊史的兴趣,近几年连带着涉猎一点中国史学,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更甭提什么登堂入室。好在报刊史和中国史,属...

黄旦 瞿轶羿:从“编年史”思维定势中走出来

【内容提要】就当前共和国新闻史的状况看,其最大的问题就是“编年史”的思维,即按照时间顺序,依照已有的结论按次排列所谓的...

媒介就是知识

【内容提要】中国现代报刊是在“新知”——媒介就是知识中进入人们视野的。这不仅是说报刊可以起到新知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它本...

耳目喉舌:旧知识与新交往

【摘要】中国前现代的“耳目喉舌”,是帝国政治机体上“一出一纳”之环节,由此构筑了整个帝国的政治交往关系。晚清时期的中国...

整体转型:关于当前中国新闻传播学科建设的一点想法

【内容提要】 构成新闻传播学科的新闻学和传播学,由于出自不同的社会历史脉络,从而导致其性质相异:新闻学以职业规范导向为...

对传播学的历史反思需要的是“原点”而不是“原罪”

传播学成为应对社会变化“应用之学”、之“技”。政治上,可以“帮助集团、国家树立形象,使政治趋于稳定,又能为国家提供决策依...

手拉手还是心连心:什么是交流?

一八二五年,美国邮政总局成立了一个“死信处”,专门负责处理无法投递的信件,被人称为“邮件太平间”或“无头信收容所”。据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