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顾昕 登录
顾昕,生于1963年,政治学博士。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吉林大学-中山大学国家治理创新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现从事社会政策、社会选择理论、治理与发展、医疗卫生政策、公立组织(事业单位)、非营利组织和发展主义的研究和教学工作。1980年考入北京大学生物学系,1997年获得荷兰莱顿大学博士。曾在美国哈佛大学与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曾在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新加坡国立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工作。2005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07年开始担任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北京师范大学方案报告(即所谓“第七套方案”)的主笔。2010年至今担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社会政策专家。出版了多部中文著作:《诊断与处方:直面中国医疗体制改革》(2006年)、《走向全民医保:中国新医改的战略与战术》(2008年)、《中国社会安全网的制度建设》(2008年)、《全民医保的新探索》(2010年)和《新医改的公益性路径》(2012年),并发表大量中英文论文。入选爱思唯尔(Elsevier)2014年和2015年中国高被引学者(Most Cited Chinese Researchers)榜单。研究领域:社会政策、医疗卫生政策、治理与发展、公立组织与非营利组织、发展主义(政府主导型发展模式)。
……

俘获、激励和公共利益:政府管制的新政治经济学

[摘要]管制国家的兴起是一个全球性现象。在新自由主义影响下的放松管制已经被重新管制所取代,社会性管制的地位在这一转型过...

中国医疗保障体系的碎片化及其治理之道

全民医保的达成无疑是一个伟大的社会政策成就,但中国医保体系与运转良好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距离。尤为显著的是,中国医保体系在组...

印度学人的科学发展观和印度梦

在我们的近邻印度,和谐发展和民族腾飞的愿景与理念,是由一位举世闻名的学人所阐发的。他就是首位,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亚裔...

价格体制改革:中国新医改的破冰之举

中国新医改已经行之多年了,医疗服务体系的改革始终进展不大。要让走火入魔的中国医疗体系重新恢复正常,政府必须改革,修炼九阴...

理性市场的迷思?

  《理性市场的谬论:一部华尔街投资风险、收益和幻想的历史》(以下简称《理性市撤)是一部奇书。乍看此书的副标...

中国医疗服务的"伪市场化"

  改革开放以来,医院的财务自主性扩大了,与其说是政府行政放权的结果,不如说是政府推卸财务责任的后果。 中国...

社会政策变革与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转型

  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亟待转型,转型的核心就是增大国内民间投资和民间消费占总投资和总消费的比重。这其中,居民潜...

“政府主导型发展”的国际神话

  近年来,中国经济学界和财经评论界热议的一大话题,就是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热议中的核心问题就一个:政府...

社会凯恩斯主义与中国公共财政转型

中国进入了新的改革时代。在这个意见多元的时代,各界精英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转型的必要性以及实现转型的大方向,有了难得的共识...

新医改难题——难以治愈的

中国新医改的各项配套文件正陆续出台,而各省也在紧锣密鼓地研拟新医改的实施方案。巧合的是,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也在酝酿新医...

政府转型与中国医疗服务体系的改革取向

中国医疗体制改革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引发了公共政策研究界对于政府职责的大思考。尽管人们的意见分歧,但是分歧中却存有一点...

中国基本药物制度的治理变革

[摘要]中国早在1982年就建立了“基本药物制度”,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一制度没有发挥其应有的功能。重建国家基本药物制...

公立医院改革能走多远

2010年2月10日,《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终于公布,改革的试点工作正式启动,16个城市...

化解医患矛盾 必须放宽市场竞争

医疗纠纷又见激化。9月15日,北京同仁医院医生徐文被以前的患者砍伤;往前一个月,东莞长安医院也发生类似惨案,医生一死一伤...

中国医疗领域中的人力资源危机

摘要]本文运用官方统计数据,考察了中国医疗领域近二十多年的人力资源增长状况,发现该领域正出现人力资源危机。一方面,医疗机...

医疗领域也要去行政化

时代周报:民生是否影响幸福感的主要方面,比如社保、医疗、教育等等?顾昕:社会保障是一方面。如果没保障,或保障不足,就没有...

教育要“去行政化” 挂行政级别才是贬低教育

政府一掏钱办义务教育就非得按照事业体系来办,就有了上下级的关系。看看世界各国,没有这几个国家按照这个体制办教育。大多数国...

以社会制约权力——达尔的多元主义民主理论与公民社会理念

以权力制约权力,这是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洛克和孟德斯鸠为人类留下的思想遗产,已经为世人所熟知。以社会制约权力,这是伟大的...

超越道德主义的慈善

中国慈善事业要取得大发展,必须开展一次思想大解放。束缚慈善事业发展的条条框框固然很多,但是最为要紧的还是套在我们头上的道...

公立医院改革不要老盯着钱

民政部相关官员近日肯定了神木免费医疗模式,并且认为,财富的迅速增长与现实民生的反差,对我们社会政策的制定者和研究者都产生...

下一页